首页 > 玄幻魔法> 我有一个魔幻世界 > 第362章 乱了,全乱了【求订阅】

第362章 乱了,全乱了【求订阅】

2024-03-16 作者: 爱做梦的勤奋虫
  第362章 乱了,全乱了【求订阅】

  对于首宰急切的吩咐,手下的专员不敢待命。

  不多时,就接通了露木浩康的电话。

  身为东瀛警务厅的最高长官,此时的露木浩康自然是焦头烂额。

  东瀛是个阁内制的郭嘉,而且还是典型的三圈分立制度。

  整个东瀛的正斧架构奠基于《东瀛国现法》。

  实施的是议会阁内制的代议民主制。

  实行立法、行政、司法的三圈分立原则。

  由国会,阁内,裁判所行使相应权利。

  主权属于国民,而添黄则作为国家象征被保留。

  其核心的阁内同样分为三个部分。

  分别大臣的辅佐机构,阁内官房。

  其次是人事院、阁内法制局。

  最后则是1府1厅11省。

  那1厅便是警务厅。

  算是整个东瀛整个警视厅的中枢机构。

  性质类似于夏国的工安部长。

  他收到相关消息的时间,甚至要比正待在大洋彼岸参加国际会议的首宰更早许多。

  差不多在宫崎县金库被劫的时候,这部分消息就传达到他那里了。

  接到首宰的电话,露木浩康自然不敢怠慢。

  他微蹙眉头,从秘书手里接过了电话。

  “首宰阁下!”

  “想必您已经知道消息了?”

  这件事的汇总不需要他操心。

  他有自己的责任要担。

  从几个小时前到现在,他都没有离开办公室一步。

  全程都在调兵遣将,同时和相关智囊分析该如何应对。

  厅内最厉害的刑侦和技术侦查部门的骨干已经成立了专案组。

  所有的视频和监控影像都经过了严密的分析。

  但却难以得出一个符合认知逻辑的解释。

  无论是谁,分析到最后,都会把推理逼入死胡同。

  直到他们放弃技术刑侦的偏执,转换了观念,以看待神秘侧事物的角度去分析,才终于豁然开朗。

  毫无疑问,那三个神秘的身影所使用的根本不是科技手段。

  而是某种超乎认知和现有科学体系的神秘侧手段!
  涉及到了空间转换和挪移的概念。

  还有三个神秘人所暴露出的强悍体魄。

  尤其是靠近北九州的那几个县金库保管所,都拍到了战斗的画面。

  除了空间移动外,那三人基本能无视班组支援级别以下的热武器攻击。

  其中三个人里,有个能凭空摄物的家伙最为神秘,全称几乎没有怎么出手。

  还有个手持长鞭,看身姿应该是女性的神秘人则负责主攻。

  那鞭子的威力极大,无论打到哪个部位都能造成严重的躯体撕裂效果。

  特别是击打脑部的时候,强悍的动能于一点破袭并释放出来。

  会使得整个头颅好似碎裂的大西瓜那样炸开。

  这样的效果绝对是夸张且惊人的。

  至于另外一个神秘人是最没存在感的。

  但也能无视乱飞的步枪弹。

  九州作为大区,七县的金库保管所内共有三十多吨黄金。

  还有数百亿日元的现钞储备。

  部分现钞甚至还未正式进入到区域流通的环境。

  本该随着银行回收老批次钞票而逐步投入社会,现在全被打乱了。

  这便是整个精英刑侦团队所得出的结论。

  可以说完全没卵用。

  找不到半点实质性的线索。

  对方也没有留下哪怕一丁点的生物信息痕迹。

  再加上那神出鬼没的空间移动能力和常人无法抵挡的力量。

  上述的任何一点要素,都令人情不自禁的感到胆战心惊。

  这样的家伙,根本无法阻止!

  所以最优先级的命令是下达往各地的金库保管所的。

  尤其是县级以上的。

  至于市级倒是无所谓,那里的保管所本身也没有放多少黄金和现钞。

  其中东京都的金库保管所更是成为了重中之重。

  对方明显是奔着黄金而来,要是还意识不到这点,那他们统统可以自裁了,但就算知道了能做的事情也不多。

  原本露木浩康是打算建议财务省的那群官僚对京都储备的黄金和钞票进行转移。

  奈何那里的黄金足有三四百吨,而且保密级别非常高。

  拥有媲美阁内的权限。

  想要临时转移并非做不到,而是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尤其是要确保转移的过程足够安全,更是费时费力。

  假如只是仓储的装车运走,那就是毫无意义了。

  因为这么做,即便没有神秘人动手,也有其他不怀好意的家伙会伺机夺取黄金。

  因此商讨了许久,最靠谱的方案还是加强防御。

  这次不能靠警视厅和特种部队了。

  得正儿八经的调动自卫队精锐。

  调动第一空降旅和水陆机动团前来支援。

  地下金库兼顾了避难所的特点,拥有较为宽敞的空间。

  重炮战车都能安排上。

  这两支队伍是除了北方序列外,东瀛最精锐的部队。

  素有“天上空挺团,海上西普联”的口号。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此外,还临时加装了电网、磁拘束、红外热源扫描等等防卫手段。

  这已经是他们短时间内能做到的极限。

  要是对方连这样的阵仗都能通过。

  那么整个东瀛在对方的面前简直如同不设防一样。

  故而露木浩康几乎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停过,忙得脚不点地。

  听到他的话,首宰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他几乎是咆哮着说道。

  “露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究竟是什么人,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劫走了这么多黄金!”

  “而且还是在戒备森严的县区金库保管所!”

  “那里的防卫级别可是能够抵御核打击与钻机炸弹的!”

  首宰的话同样也是他最费解的地方。

  但面对这种质问,他也有一股无名火升起。

  “首宰阁下,请您稍微冷静一下!”

  “这件事情超过了我们的认知!”

  “对方不是一般人,甚至都未必是人!”

  露木浩康强忍着心中的火气和憋屈,不由得加大了音量解释道。

  听到他的话,电话另一头略微沉默,但是露木浩康却能听到总统阁下发出的喘息声。

  这意味着首宰的内情并不平静。

  约莫数秒后,首宰的声音才出现。

  “说说情况吧。”

  “这件事的影响已经无可挽回。”

  “我们恐怕都要引咎辞职。”

  “三十多吨黄金不翼而飞,就算瞒得住公众也瞒不住其它党派的家伙。”

  “该死,这绝对是就任史上最大的丑闻!”

  他的声音显得很痛苦。

  对此,露木浩康倒也能理解。

  因为这件事的后果一旦发酵,他也不能免俗。

  最轻的结果都是引咎辞职。

  大概率要因为职务过失而坐上十年以上的牢。

  丢的不仅是黄金,还有他们的前途。   
  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露木浩康说出了分析的结果和应对的方案。

  这让首宰又是一阵惊诧。

  “神秘的超凡力量?”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他忍不住再次抬高了音量。

  但说着说着,又变成了唏嘘。

  三十多吨黄金在几个小时内同时被三个神秘人凭空摄走。

  除了神秘侧的力量外,确实找不到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了。

  这让首宰感到非常头疼。

  “对方的目标很可能不仅于九州。”

  “从时间和行动轨迹来看,那三个神秘人的区间移动速度差不多有三百公里每小时。”

  “堪比螺旋桨飞机。”

  “但不排除那些家伙还有更高效的移动手段。”

  “毕竟他们能直接转移到金库内。”

  露木浩康毕竟是警务人员出身,不管怎样都比首宰要冷静不少。

  事情已经发生了,自怨自艾也于事无补。

  他只能想着如何降低损失,甚至是擒拿那三个家伙。

  以此来弥补过失。

  “我下午乘坐专机回京都。”

  “预计要到明天上午才能抵达。”

  首宰语气颓废的说道。

  他在留在白头鹰这里也毫无意义了。

  至于跑路,那是更不可能的了。

  他在东瀛国内可不是孑然一身,背后有家族以及顺应发展的财团。

  首宰若是选择了跑路,那倒霉的就是他的家人。

  “好的,首宰阁下。”

  “我已经让自卫队调动了第一空降旅和水陆机动团前来布防。”

  “他们会围绕金库外的大厅布置防御。”

  “同时金库将会处于开启状态,内外都会有士兵驻扎。”

  “还会布设大量的重火力。”

  “不过根据对方的行动规律来看。”

  “下一站应该不会是东京。”

  “大概率会轮到四国遭殃,稍后我会和财务省讨论出一个更有效的方案,不排除会对黄金进行转移。”

  “比如把它们运往冲绳。”

  “那里是霉菌的地盘。”

  “这两套计划同时进行。”

  “第一空降旅和水陆机动团驻防同时,安排一个有效的转运方案。”

  “只要能争取到10个小时,我们就有把握进行全面且安全的转运。”

  “不过从九州的最后一处金库被劫掠,已经过去了1小时29分钟。”

  “对方按道理已经抵达了四国地区。”

  “但我们却没有受到后续的消息。”

  “说不定对方暂时休整了,也说不定选择了罢手。”

  “三十多吨黄金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化掉的。”

  露木浩康几乎理性分析着。

  现在东瀛高层几乎全都乱套了。

  但乱是于事无补的。

  这番有理有据的安排和分析,让首宰稍微冷静些。

  最重要的是,他也差不多认命了。

  如今做的只能算是亡羊补牢。

  最关键的是,这种离奇的事情根本就是防不胜防的。

  现阶段,谁不能拿出一个有效的反制手段。

  略微沉吟后,首宰才接着说道。

  “要把这件事汇报给米国吗?”

  “算了,CAI的人肯定已经知道情况了。”

  “米国人对于这种超自然力量的研究从未停止过。”

  “相关实验室每年仍拿着大笔的专门款项。”

  “辛苦你了,露木君。”

  “稍后我会亲自给财务省打电话。”

  “现在迫切需要商讨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弥补方案。”

  损失是实实在在的。

  这个窟窿怎么补?谁来补,都需要提前做好预案。

  东瀛的经济体量不小,这批黄金损失虽大,但还不至于伤到根本。

  咬咬牙的话,还是能够解决的。

  只是这种解决方式注定不彻底,但至少能将影响力降到最低。

  但若是东京都的金库保管所遭殃。

  那后果可就很严重了。

  露木浩康正欲回答。

  突然办公桌上的另一部电话响了起来。

  那部是对接情报科的专线。

  这个时候拨打进来,意味着情报科找到了某些需要直接向他汇报的关键线索。

  于是露木浩康言简意赅的说道。

  “首宰阁下稍等。”

  “这里有情报科的电话接入。”

  “好,你先接听。”

  首宰倒也不含糊,连忙让他先接情报科的电话。

  另一边,露木浩康把首宰的电话转入接听等待。

  这才拿起了那部专门的电话。

  “我是露木浩康。”

  他开门见山的说道。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急切的声音。

  “露木厅长,我们发现了新的线索!”

  未等露木浩康回答,拨来电话的情报专员就接着说道。

  “今天清晨6点多钟,鹿儿岛市的警视厅接到报警。”

  “郊外的某个高档别墅区发生严重命案。”

  “死者超过15人。”

  “皆为当地的极道组织春下组的成员。”

  “另有一人始终。”

  “死者的被外力爆头,经过分析,手法与劫掠金库保管所的神秘人完全一致!”

  “这意味着鹿儿岛命案和后续劫掠金库的是同一伙人。”

  “我们正在紧急筛查周边的监控录像。”

  这个消息让露木浩康眉头一皱。

  两件事的产生了关联倒是他没想到的。

  只是对方为什么会对一个区区的极道动手?

  难道春下组认识那些家伙?
  想到这里,他蹙着眉追问道。

  “失踪者是谁?”

  “联系上春下组的组长了吗?”

  “立刻找到并将他控制起来,半个小时内我要知道前因后果。”

  电话的另一头,情报专员连忙答应。

  “嗨伊,卑职立刻去办!”

  “失踪者是小山千贺子,她的父亲小山昌幸正是春下组的组长。”

  专员连声汇报道。

  对此,露木浩康在电话前点了点头。

  “嗯。”

  “也许小山昌幸知道些什么!”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