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娘亲,孩儿捡来了好几个父皇 > 第58章 本公主是在命令你!

第58章 本公主是在命令你!

2023-01-23 作者: 一只可爱的子兮
  第58章 本公主是在命令你!

  当听到奶娘这么说,边潇人一愣:“王妃在哪儿?!”

  “这……老奴自然是不知道,王若是想要探知一二……”奶娘跪地行礼,“还需要王接来莹莹才行。”

  边潇瞅了一眼齐浩轩,后者上前扶起奶娘:“奶娘,现下王妃的事情是府上一等一的要紧事儿,您若是扯谎, 即便您是奶娘,王也是不会轻恕的!”

  “老奴不敢!”奶娘拉着齐浩轩的手,“皓轩,你也是老奴看着长大的,老奴自然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解。”

  看着奶娘说得有板有眼,边潇从柴房出来, 对齐浩轩吩咐道:“找来叶思莹, 尽快找到王妃!现下羌兰国对王妃已经有了杀心,只怕在外面流落越久越不安全, 你若是人手不够,就带上傅见礼。”

  “啊?”齐浩轩和傅见礼也是故交——谈不上是无话不说的好友,至少也是在战场上互相捅对方刀子的交情,“傅见礼是羌兰国的人,若是他已经叛变……”

  “不会,”边潇看了看那个守在贺烟嫣空房门前的男人,“去吧。”

  很快,两人就在桥下一个洞子里找到了瑟缩在一起的叶思莹。将她带回府,边潇坐在上座,厉子墨站在身侧,前者道:

  “叶思莹,你若是还要耍什么把戏,本王也就顾不上什么昔日情分了。”

  叶思莹自以为很了解边潇——男人嘛,都是吃软不吃硬:“王对莹莹是半分私情都不念,但莹莹对王可是念及旧情,一见到王妃就来递消息了。”

  “她在哪儿?”

  叶思莹眉眼一转, 笑了笑但没有明说:“王当真是不像和妾身说些什么?妾身为了王,这些日子还真是吃尽苦头。”

  “不想, ”边潇的脑海里全都是先前奏折上写的内容,羌兰国的暗影已经潜入到了荣边国,所有人的命令都是直接杀了羌兰国遗留在外的皇亲国戚,这不就是在暗指贺烟嫣么,“快说!”

  厉子墨拿起桌子上的一柄短刀,来到她面前轻轻俯下身:“这寒冬腊月的,最是炭火暖合。既然叶姑娘愿意雪中送炭交代我母妃的去向,那我自然是要感谢的。”

  说完,他用尖刀从炉里挑出一枚炭火,“倏”地一下递到了叶思莹的面前,滚烫的温度让她不由自主地向后跌了过去,但却靠在了傅见礼冰凉的刀鞘上:

  “说,我家公主去哪儿了?”

  叶思莹抿着唇,她本来是想要借着这个事情和边潇做个交易,重新回到王府,怎么现在成了这副模样?

  边潇看了看厉子墨,而后将目光落在傅见礼身上, 最后才望向叶思莹:“说,本王自然不会对你做什么, 你家的权贵本王也向你保证, 但若是不说……也不用本王动手,下场你应该已经看到了。”

  叶思莹紧紧抿着唇:“王妃……王妃在城郊河边的一处宅子里,安心……安心待产。”

  “城郊?”挺起身子,边潇追问,“和谁?”

  “有几个……近身侍女……想来……应该是王妃在羌兰国的女婢。”

  “不可能,”傅见礼皱眉,“王妃在羌兰国的女婢已经全都被女帝杀死,怎么会有人陪在这里?”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而后边潇从抽屉里拿出一枚扳指交给了齐浩轩:“你去。”

  “是!”

  齐浩轩转身出门,傅见礼也跟了上去。

  “我也去!”

  “子墨,你留下。”

  厉子墨刚要过去,却被边潇拦住了。

  他想要张口,但看着边潇摇了摇头,只能有些不情不愿地留下来。

  府里上下,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齐浩轩和傅见礼回来。

  而端坐在正厅,边潇品了一口茶,似乎觉得索然无味,又将茶杯放在了桌上。

  “亚父,”厉子墨看着屋里没人,问道,“为何不让儿臣去迎接母妃?齐浩轩和傅见礼再怎么说也是下人。”

  在这件事情,边潇是有自己私心的,但也有一个考虑,那就是如果有意外,遇到了羌兰国的杀手,齐浩轩可以用那枚扳指动用风吟派的力量,到时候如果厉子墨在场,给儿子解释不清楚还是小事,万一被有心之人利用,认为是边潇勾结江湖势力那就麻烦了。

  一直等到了三更,外面才有了窸窸窣窣的人声,不一会儿,傅见礼就搀扶着贺烟嫣走了进来。

  看着多日不见的女人,贺烟嫣让厉子墨推着轮椅过去,神色有些阴暗:“王妃这几日去哪儿了?让本王好生担心。”

  贺烟嫣一脸不情愿,一路上她就吵吵着不要回来,但傅见礼和齐浩轩执意如此,她也拗不过。

  叹了口气,迎上边潇询问的目光,贺烟嫣只恨自己那天晚上没有留下风吟派的掌门,商量一下起兵谋反的事情:

  “王,臣妾只是怀孕后身子不适,出去走了走。”

  边潇其实还有很多的疑问——

  为什么在空音谷?为什么会和风吟派的人说那么多?

  但终归,这些都被他的沉默掩盖了过去:“那快去休息吧,明日郎中给王妃看看身子,本王才能安心。”

  说完齐浩轩就推着边潇回房休息。

  贺烟嫣一脸不情愿,傅见礼见着自己主子不开心,建议道:“公主,我们在庭中散散步?”

  应允之后,贺烟嫣边走边问:“现下国内如何?”

  傅见礼摇了摇头:“思羽虽然想要帮助公主回国,但现下也形同软禁,公主曾经身边的人杀的杀,逃的逃,听闻女帝最近有异动,但臣下无能,并没有打听出来。”

  眉头紧皱,贺烟嫣掂量了一下自己手头封地和占据城池的情况,现在如果和皇姐正面抗衡,属实是自不量力:“母亲呢?父亲呢?可还好?”

  傅见礼摇了摇头:“这次回去虽然耽误的时间长,但有用的消息却一点儿都没有打听到,女帝一登基就是铁腕之治,容不得一点儿自己亲信之外的人插手。”

  “这可怎么办?”贺烟嫣叹了口气,“母妃呢?之前我听说母妃被软禁,甚至有人传言说已经殉葬,到底如何了?”

  傅见礼无力地摇了摇头,自己帮不上贺烟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而就在两人闲庭信步时,一个女人从花丛中冒了出来,像是邀功一般笑道:“贺烟嫣,你要是想知道你母妃的情况,倒不如来问我。”

  “你?”听声音,贺烟嫣就知道是叶思莹。

  傅见礼拔刀却被贺烟嫣制止,她挑起面前的花枝,看到了丛林中的女人:“你怎么会知道?”

  叶思莹勾唇:“你这是要和我做交易?”

  “你?”贺烟嫣转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傅见礼的刀,抵在了叶思莹的脖颈上,“本公主是在命令你!”

  牵扯到了家人,贺烟嫣是绝对不会任人宰割的:

  “快说!”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