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娘亲,孩儿捡来了好几个父皇 > 第52章 王妃不见了!

第52章 王妃不见了!

2023-01-21 作者: 一只可爱的子兮
  第52章 王妃不见了!
  贺烟嫣莫名其妙地就被扔到了小轿上,而皇上随后也上了轿,两人一道离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

  贺烟嫣沉了口气,好在前几日上了风寒,今日出门的时候妙娘又给了自己变声的药丸,以防被人盯上,这才放心张口:
  “小人叫……李二狗, 是李家村屠户家里的小儿子。”

  “……”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长得细皮嫩肉,还留了一个精致的小胡子,但是话一张口,粗狂的声音实在是和样貌不搭,而且这名儿也很不考究,想来不应该是什么大门户人家的公子。

  有些想要将他“他”中途从轿子上放下,但皇上想起来,自己被人砸晕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在自己隔壁房子, 说不定看到了什么,于是张口问道:

  “方才在怡红楼,你可有听到什么,看到什么?”

  贺烟嫣立刻摇头;“回皇上的话,小人当时喝了太多的酒,实在是没有听到看到什么。”

  似乎也不过是个路人,皇上感觉从他身上挖掘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轿子在进宫之前停了下来,人也被他给丢了下去。

  千恩万谢地送走皇上,贺烟嫣松了口气,在赶回空音谷的路上还遇见了被派来寻找自己的两个护卫,三人一道回去,路上说了不少:

  “公主,您这突然不见真是把妙娘也坏了,她连忙遣了咱家出来。”

  “是啊,妙娘说若是今儿寻不着公主,我们都不用回去了!”

  到不想这妙娘居然是个如此重情重义之人, 贺烟嫣颔首:“实在是本宫考虑不周,一会儿买几只烧鸡烤鸭,回去了大家喝上几盅!”

  果不其然,贺烟嫣刚回去,妙娘就拉着她的手差点儿没哭出来:“公主这是去哪儿玩儿了,倒是让妙娘好找!”

  贺烟嫣拍了拍她的手:“是我不好,让你着急了。今儿买了些好吃的,兄弟姐妹们都来吃个痛快!”

  饭桌上,没了王府的那些规矩,一个个称兄道弟,互为姐妹,贺烟嫣第一次感受大了江湖气息。

  一个杂役捧着酒杯站起来,敬了杯酒之后说道:“今儿咱家听说皇上从怡红楼带了一个面首回宫,可是真的?”

  “皇上带个什么回宫都不稀奇,”另一个护卫捧着酒杯连喝两大口,“当今若不是摄政王紧着勤政,单是皇上的那一套,恐怕早就民不聊生了!”

  贺烟嫣在一旁无意听着, 在听到这一句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转头,她看着妙娘:“妙娘,现下摄政王和皇上分庭抗礼,你也知道我的身份,现在天下,谁更适合坐着帝王之位?”

  妙娘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略略摇了摇头:“不瞒公主,虽说明面上摄政王和皇上分庭抗礼,但今日之势已非昨日。摄政王现在其实就是徒有一个空架子。”

  “空架子?”贺烟嫣突然想起之前边潇给自己的三千精兵,怎么可能会是空架子,“何出此言?”

  叹了口气,妙娘摇着头:“我呢,算是摄政王派的人,不仅是因为摄政王深得民心,还有也是因为思羽将军的缘故,因为您是摄政王妃。但现在,根据空音谷的情报来看,摄政王在沙场造人暗算,不少精兵良将命丧沙场,自己也险些丧命;
  “更有言官借着这个机会,说摄政王兵力调度有失,应当受罚,皇上乘着摄政王养病的时候将朝堂上不少他的党羽都铲除,实在是不利啊!现下摄政王手中虎符的效力明显不如从前。”

  “这……”

  一想到自己派遣到羌兰国夺去城池的兵力,贺烟嫣突然有些同情边潇——

  难不成……他是用了自己为数不多的兵权在满足自己的要求?

  不应该啊……

  边潇对于自己应该没什么情分才对,而且这些兵力……

  正说着,贺烟嫣好像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了之前他给自己虎符,上面雕刻的东西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这个印记不是荣边国的?!
  贺烟嫣心下没了主意,她万万没想到边潇其实已经如履薄冰,现在看着这兵符,倒是有许多感叹。

  “不过公主不必担心,”正说着,妙娘似乎是注意到贺烟嫣面色有变,补充了句,“虽然思羽将军说羌兰国朝中暗流涌动,但荣边国还不知情,因此皇上也是忌惮着您母家的力量,不敢对摄政王下手。”

  “但是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说着,贺烟嫣皱起了眉头——

  原以为他还是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摄政王,但没想到……

  “树倒猢狲散”,现下两人都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了!

  这儿倒是一片喜气,可在边府,气氛却格外沉闷。

  边潇一回来,就将齐浩轩叫进了书房,手重重地扣在桌上,他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来的是皇上?之前让你男扮女装混进去就是打听这个人的消息,怎么办事现下如此不利!”

  齐浩轩自知理亏,无力辩解,于是行礼请罪:“是臣下有罪,还请王宽恕臣下!”

  边潇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地敲击着:“好在皇上没有注意到是你我二人动的手,本来还想将这个混账关到禁屋好好让他知道逗弄王妃是什么下场,怎么就是……就是皇上呢?”

  齐浩轩提醒道;“王,现下朝中咱们的人越来越少,咱还是不要和皇上对着干。”

  边潇心里自然是有轻重的:“王妃呢?我去看看。”

  两人从房间里出来,郎中正从王妃的房子里着急忙慌跑出来,当对上边潇凌厉的眸子时,一下就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边潇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叫住了郎中,“你慌什么?”

  郎中嬉皮笑脸,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说:“那个……就是……”

  齐浩轩还以为是郎中给王妃喂错了药,出声责备:“难不成是王不在府上,郎中将王妃给吃坏了?”

  一脸皮笑肉不笑,郎中是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王,这个……我……”

  “说!怎么了!”边潇皱着眉,他瞧了一眼房间,而后看着只知道笑的郎中,生气地一把推开他,“本王自己去看!”

  “别别别别!”连忙拉住边潇的衣服,郎中像是下了决心似的,终于张了口:“王,王妃她……消失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