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娘亲,孩儿捡来了好几个父皇 > 第45章 怡红楼里新来的头牌

第45章 怡红楼里新来的头牌

2023-01-17 作者: 一只可爱的子兮
  第45章 怡红楼里新来的头牌

  美人在江湖,常是水中月、镜中花。

  虽说不落人手,但自己也困于楼中。

  现在的贺烟嫣就成了这等处境。

  被两个男人五花大绑到怡红楼之后,贺烟嫣就再也没有见过蓝天白云,每天被人关在房间里,学习琴艺。

  三日了。

  贺烟嫣看着腿上的疮口逐渐好转,每日都在找着逃出去的法子。

  “贺姑娘,”正想着,老妈妈推门进来,脸上涂脂抹粉,俗气但是艳丽,“今儿可是你登台的好日子,妈妈给你做了件新衣裳,快穿上试试!”

  贺烟嫣见过各色的人,这老妈妈虽然明面上客客气气,但背地里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角儿。

  换上一副笑脸儿,贺烟嫣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决定服软再说:“妈妈的好意烟嫣心领了。只是眼下……妈妈您也是知道的,烟嫣有了身孕,即便登台也不便服侍客人,还是……”

  “无妨,”走进,老妈妈用手挑起贺烟嫣的脸蛋儿,手指在其上上下摩挲,“这孩子能怀……就能打。”

  “……”

  沉了口气,贺烟嫣不愿直接撕破脸——

  是啊,现在如果还分不清大小王,直接和老妈妈叫嚣的话,说不定她现在就能带来一帮壮汉给了自己一顿毒打,直到孩子流产。

  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微微欠身,贺烟嫣接过老妈妈递来的衣服,等老妈妈转身出去后,她边更衣,脸上的神情越是凝重起来:
  “按照老鸨的说法,今夜登台,会拍卖我的初夜,到时候后天就要接客,这孩子……最长也只能留到明儿。”

  也就是说,在这期间,我必须要找到一个逃出去的法子。

  今夜登台见客,便是最好的时机!

  这个时候能够见到的人最多,如果有熟人最好,如果没有的话……

  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希望遇见个好心人吧……

  晚上,灯火通明,姑娘们都涂脂抹粉,等待着晚上接客。贺烟嫣留在房中,一时间没了主意。

  她打开门,从楼上望去,低下宾客已经逐渐坐满,守门的男人瞧见贺烟嫣开门,厉声呵斥:“怎地?老板娘说了,不到你登台的时候让你不要出来,这是不听话想要挨打了!”

  贺烟嫣赔笑道:“莫要生气,不过是好奇这热闹劲儿罢了。我这就回去。”

  回到房间,贺烟嫣叹了口气,一声沉重的鼻息就像是在哀叹她自己的命运。

  伴随着底下音乐渐起,几位姑娘在台上一曲舞罢,老妈妈赔笑着登台:“各位爷!今儿可是怡红楼的好日子!我们这儿新来了位姑娘,盘儿亮、条儿顺,今儿拍卖她的初夜,各位若是有意,就将这银子扔到缸里,哪家爷出的价高,这姑娘啊,就是谁家的了!”

  底下的人很快就热闹起来,谁人不是听说怡红楼来了位异国的姑娘,都巴兮兮等着看呢!

  而此时,台下一位靛袍碧纹的工资随手拿了一锭金子,抬手扔了进去:“老妈妈,这点子诚意可够?”

  男人傲慢的态度很快引起了周围人的不满,感觉自己似乎被小瞧了,都纷纷亮出压箱底的宝贝,一时间金器具玉佩扔满了一缸,老妈妈命人又抬来一个空缸。

  当氛围嘴热闹的时候,老妈妈望向二楼,门口的壮汉会意地打开门:“该上台了!”

  贺烟嫣看着镜中金衣红纱的自己,拿起团扇遮住了大半张脸,窈窕地从楼上走下。

  果不其然,当她婀娜的身姿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底下的人叫价更欢了,第二缸很快也被金银财宝填满。

  坐在琴前,贺烟嫣放下团扇,轻手抚琴,而台下刚刚扔进去金子的公子看到这副面孔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这不是……

  这不是边潇的王妃么?!

  台下做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万岁爷。

  皇上本来就不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要不是边潇作为摄政王把持朝政,皇上早就将荣边国祸祸成一团烂泥。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想要罢免边潇,将他手中的权利全部收回来,这样自己就能为所欲为。

  而现在,看到台上的女人,他一时间竟傻了眼,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

  边潇,把自己的结发妻子,送到了怡红楼?
  一脸震惊地对身边的太监说:“之前不是说边潇将叶思莹赶出了王府么,这王妃怎么又来怡红楼卖唱?边潇这是弄的哪一出?”

  太监也摇了摇头:“奴才不知。”

  感觉其中有诈,皇上盯着台上的贺烟嫣看了良久:“边潇果真对王妃眉宇半分情分了?要不然……朕记得王妃有身孕,怎么还能来这种场所?”

  太监瞅准时机,立刻建议道:“之前皇上不是一直想要通过王妃来挟制摄政王,这不正是一个好机会?”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皇上也不敢相信边潇这么一个百姓口中的好王爷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感觉这肯定是边潇的圈套:

  “若这是边潇想要引朕入局的圈套呢?当今身上寻花问柳,这要是被朝臣知道了,又唠叨个没完。朕好不容易拿回批红的权力,又要交给边潇了!”

  “但有了王妃在手上,摄政王也不敢轻举妄动吧?就算摄政王不在乎王妃,那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不在乎?”

  太监的话似乎也有道理。

  有些惴惴不安,但皇上又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于是点头准允了:“你去把贺烟嫣的卖身之夜拍下来。”

  “嗻!”

  “各位爷!”等贺烟嫣一曲弹罢,老妈妈重新登场,看着底下的各位达官贵人道,“这曲儿也听了,人也见了,下面就是要竞价了。谁人若是能拿到我们这位姑娘的卖身之夜,那可真就是有福气了!”

  贺烟嫣本就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能勾了魂儿似的。

  果不其然,底下的人们很快就开始竞价。

  如果一个女人徒有美貌,那美貌就会变成一场灾难。

  现在的贺烟嫣正是如此。

  她的视线扫过台下的人,希望能有熟人来帮助自己一把,可看了一圈全都是生面孔,直到最后,一个贵气的公子举起手,他身边的侍从来了句:
  “一百两黄金!”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