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娘亲,孩儿捡来了好几个父皇 > 第38章 他要剖她的腹

第38章 他要剖她的腹

2023-01-15 作者: 一只可爱的子兮
  第38章 他要剖她的腹
  贺烟嫣不知道叶思莹这是闹的哪一出,但也知道,她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将腹中孩子生下来,毕竟这样会让她在王府更没有地位。

  站在厉子墨身边,贺烟嫣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这是谁?”

  叶思莹冷笑一声:“怎么?王妃这是连自己私通的男人都不认识了?当然是你腹中孩子的父亲了!”

  “啪!”

  一巴掌扇在叶思莹脸上,贺烟嫣眯眼睛:“一个未过门的妾室,哪里来的这么多闲话?”

  叶思莹伸手要还击,可手刚抬起来,就被厉子墨擒住了腕子:“看来,叶姑娘还没有在皇宫里学好规矩尊卑啊?儿臣应该再向亚父提议一下,让叶姑娘在皇宫里多住两天。”

  “你这个野种,也敢这么和本姑娘说话!”

  “闹够了没有!”

  听到边潇的声音,叶思莹胡搅蛮缠的样子收敛了许多:“王,王妃做了对不起您的事儿,莹莹咽不下这口气啊!”

  “对不起本王?”

  边潇被齐浩轩推着靠近,他的视线扫过贺烟嫣和厉子墨,本来还以为是这两个人有什么猫腻,但最后看到跪在地上的男人,挑了挑眉毛:

  “这是何人?”

  叶思莹来到边潇身边,眼睛中的贼光在贺烟嫣和那男人之间来回流转:
  “王,您出征之后,有不少人都看到王妃和这个男人私下里有所往来,而不久之后,王妃就有了身孕……”

  “放肆!”

  一把扼住了叶思莹的脖颈,边潇眼眸中全是怒不可遏的火气。

  齐浩轩吓了一跳,他都担心边潇会直接扭断叶思莹的脖子:“王,您消消气!”

  连忙拉开边潇的手,齐浩轩皱着眉看着叶思莹:“叶姑娘可不能乱说,这事关王的名誉和王妃的清誉!”

  奶娘也没想到边潇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她连忙上前将女儿护在身后:“王,莹莹怎么会骗你呢?我们母女两在王府伺候了半辈子,只忠心王您一人啊!”

  目光凌厉地落在贺烟嫣身上,边潇没有说话。

  贺烟嫣微微扬起下巴:“臣妾没有。”

  闭上眼睛舒缓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边潇相信贺烟嫣,而且他也知道,以贺烟嫣的身份,别说在羌兰国,就算是荣边国,有多少想要攀附羌兰国公主的达官贵人愿意和她发生关系。

  只要她勾勾手指,恐怕皇上也愿意送自己的皇子来,好掌握羌兰国的力量,来牵制自己这个摄政王。

  可叶思莹想不到这一点,在她的眼中,边潇与贺烟嫣的成亲只是一时兴起,全然看不到背后的两国利益和兵权相争,还在为自己辩驳:
  “王!王妃对不起您,莹莹怎么会骗你?莹莹知道,相比于王妃,莹莹才不如人,貌也逊色,但莹莹的忠心绝对在王妃之上!”

  “是啊,王!”奶娘在一旁帮腔,“王您不在府上的时候,王妃不愿和我们住在一起,自己搬去了柴房。那个时候,就总有一个黑衣人出入柴房,可疑得很!”

  黑衣人……

  齐浩轩有些诧异地看着边潇,而后者瞪了他一眼,有些尴尬地咳嗽两声:
  “王妃贵为公主,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是叶思莹不罢休,踹了一脚身边的男人:“王何不听听这他的话呢?”

  男人心领神会,连忙爬到边潇的脚边:

  “是小人对不住摄政王!小人之前在街角卖糖葫芦,一日王妃在柴房唤小人过去,说是想要吃糖葫芦,可谁知小人将东西拿过去之后,王妃吃了两口就拉住小人的手,说什么都不让小人离开,还给小人灌了一壶暖情的酒,小人一时没忍住……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边潇嫌恶地将脚边的男人踹倒一边,抬眸看了一眼贺烟嫣。

  贺烟嫣直勾勾盯着他,毫不心虚:“本宫怎会看上你这种小人?本宫倒是好奇,是谁命你这样说,难道不怕丢了性命?”

  男人瞧了一眼叶思莹,后者微微点头,男人就明白了——

  他用自己的命从叶思莹这里换了百两银子供老娘和妻子生活。

  开弓没有回头箭!

  他一狠心:“小人说的都是实话!小人说的都是实话!”

  边潇点了两下头,皮笑肉不笑:“王妃,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贺烟嫣对着边潇行礼,而后只说了一句:“王可能不知道,妾身对山楂过敏,吃一口就会咳喘不已,怎么会想要吃糖葫芦呢?”

  不等边潇说话,叶思莹插嘴道:“这话说的不对。现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王应该查验一下,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查?怎么查?”

  叶思莹迎上边潇凌厉的眸子,有些心虚,但已经没有退路:
  “剖腹取胎。现在王妃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虽然未足月生产,但六月早产儿不过是身体弱些,也无妨!滴血验亲之后,再做打算也无妨。”

  边潇手指一颤,他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叶思莹——

  那个曾经白净天真的女孩儿,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他望向贺烟嫣,而后者微微皱眉:“王,这可是您的亲骨肉啊!”

  边潇叫来郎中,眼睛虽然盯着贺烟嫣,但话却是对郎中说的:
  “这个法子是否可行?”

  郎中愣了一下,瞪大眼睛先看了看齐浩轩,发现对方也是同样的表情只有,他将视线落在边潇身上:“王说的是……”

  “剖腹取胎。”

  边潇的声音如此冰冷,以至于郎中都感觉要剖腹的这个人不是他的王妃,而是一个千古罪人。

  连忙摇头,郎中虽然医术绝尘,但也不能起死回生啊:
  “且不说剖腹取胎对于孩子的影响,光是对于母体,恐怕王妃就承受不了这般疼痛!”

  “那剖腹之后……滴血验亲呢?”

  “……”

  郎中愣住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还以为是边潇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又重复了一遍,而后补充道:“王妃……可能会死的啊!”

  “本王在问你话呢,”边潇面容冰冷,“剖腹之后滴血验亲,是否能验出来?”

  郎中重重地咽了口唾沫,感觉他是势在必行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