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的选择

2023-01-13 作者: 一只可爱的子兮
  第21章 他的选择
  郎中一看贺烟嫣的腿,第一件事居然是感叹一下——

  不愧是夫妻俩,两人这腿基本上都没法看了。

  看着郎中为贺烟嫣包扎伤口,边潇将傅见礼叫到了一边:
  “羌兰国到底有什么异动?为何王妃如此在意?”

  担心羌兰国的事情会影响贺烟嫣,不希望她被人抓住小辫子,傅见礼“哼”了一声:
  “羌兰国是大国,若有异动天下皆知。想来是摄政王多虑了!”

  傅见礼的样子让边潇很难相信自己想多了,但这个男人死活就是不张口,他也没有办法。

  不甘心地走出来,边潇转头就遇见了齐浩轩。

  “王,臣下打听到了一些事情。”说完,齐浩轩看了一眼傅见礼。

  边潇点点头:“来本王书房。”

  等边潇在书房落座,齐浩轩行礼后道:“王,臣下和郎中从皇宫出来的时候,臣下遇见一熟人,是曾经的三边总督。”

  有关军情的事情,边潇一向很关注,齐浩轩口中的这个“三边总督”他也知道,是一个忠义之人。

  “他告诉臣下,今日皇上屡屡召见兵部尚书,而且经常有人打听有关王身边人的事情……由于臣下是王的人,所以他也被兵部尚书叫去问过话。”

  “身边人……”边潇琢磨道,“皇上在战场上布下陷阱堵了我军撤退的路线,死伤无数,后来又软禁宫中,现下打听身边的人动向……”

  他眼睛一转,而后盯着齐浩轩:“是不是颇有一种想要挟持某人来号令本王的意思?”

  一听到这儿,齐浩轩倒吸一口凉气,而后压低声音:“可现下王妃有了身孕,若是被皇上发现了……”

  边潇点了点头:“本王担心的正是这个。王妃现下又有重伤,皇上抓去要是软禁也罢了,但凡受刑,她的身子都受不了。”

  “那王的意思是?”齐浩轩脑海中已经脑补出了将贺烟嫣囚禁在王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场景。

  但边潇却不想这样:“只要让皇上以为本王并不在意王妃就好了。”

  齐浩轩:……

  他皱眉,不明白边潇是什么意思:“这要如何以为?”

  边潇想到一个转移皇上注意力的好办法,但只是这样做,多少有些对不起奶娘:
  “若是本王迎娶了一个新侍妾,你觉得皇上会怎么想?”

  倒吸了一口凉气,齐浩轩瞪大了眼睛:“王……您的意思是……找人转移皇上的视线?”

  点了点头,边潇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你觉得如何?”

  齐浩轩总觉得这招儿不靠谱:“王,你打算……迎娶谁?”

  “叶思莹。”

  齐浩轩:你杀了我吧!
  一脸无奈,齐浩轩都替贺烟嫣委屈:“王,您不是不知道叶思莹对王妃做的那些事情,怎么可以这么做?这样子,王妃会如何想?”

  但边潇不以为然:
  “作为王妃的代替,转移皇上的注意力肯定是要以生命为代价,你还能为本王介绍哪里来的姑娘,既能让皇上信服,也不引起别人的怀疑?”

  “……”

  如果这么说,叶思莹的确是不二人选。

  就凭她在边潇婚礼上大闹一场,现在嫁进王府,皇上也不会怀疑。

  “有人代替了王妃,王妃就能安心待产了。”边潇收回视线,十指交叉,如释重负。

  齐浩轩有些不甘心地抿了抿唇:“王,臣下有句话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你先说。”

  “王,您在意的……是王妃,还是王妃的腹中子?”

  当听到齐浩轩这么说,边潇愣了一下,显然,他自己也有些困惑,愣了半天之后才反问:“你为何这样问?”

  齐浩轩撇过头,自知已经以下犯上,但还是为贺烟嫣鸣不平:

  “王若是真的在意王妃,那臣下认为,对待自己喜欢的人,就去爱她护她,用自己一切去守护她;而非以接近一个曾经虐待她的人为由头……王妃若是知道王要迎娶叶思莹,恐怕……”

  不知不觉就已经咬紧牙关,齐浩轩的话句句都说在边潇的逆鳞上。

  他一拍桌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齐浩轩已经住口。

  嘴角一抽,边潇挥动衣袖:“你且下去,叫奶娘进来。”

  齐浩轩瞳孔微颤:“王,您真的执意如此?”

  边潇眉眼一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意什么。

  如果贺烟嫣没有身孕,自己还会想着怎么在皇上面前保她么?

  不一定!
  因为她本就不是自己中意的女子!

  点了点头,边潇长出了一口气:“快去!”

  一想到那天贺烟嫣在柴房中晕倒的场景,齐浩轩就一阵心塞,他不情愿地叫去了奶娘,而后站在贺烟嫣门前看了良久。

  “小将军也是摄政王派来监视我家公主的么?”

  傅见礼语气不善地说。

  傅见礼从来不曾叫过贺烟嫣“王妃”,在他的心目中,她永远是羌兰国的公主。

  齐浩轩摇摇头:“臣下只是感念王妃曾经礼遇,有些难过罢了。”

  傅见礼冷哼一声:“若不是府上的好王爷,我家公主境遇怎会如此?”

  傅见礼的话让齐浩轩无从辩驳,扭头离开时,他正好看见奶娘笑嘻嘻地从书房里走出来,张罗道:

  “你们几个,都过来!过几日王爷要娶我家莹莹,你们快去准备!”

  “果然!”

  “……”

  齐浩轩身后传来傅见礼不屑一顾的声音,而后他狠狠地朝着地下啐了一口。

  在郎中的妙手回春下,贺烟嫣感觉好了许多,她起身准备下地,却被郎中拒绝:

  “王妃,依我拙见,您还是泡一会儿药澡的好。药澡药力更甚,腿疾也会好的快些。”

  “好。”贺烟嫣没有拒绝,不一会儿药筒就摆了上来,在芝心的伺候下她躺坐进去,而侍女看着王妃病殃殃的样子,不平道:

  “王妃,王现下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了?”

  “王说要娶叶思莹入王府做侍妾,这不是看着您毁容残疾之后,故意为难王妃!”

  贺烟嫣躯体一怔,而后像是无事发生一般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是刚才!王妃,您还不评评理儿,王怎么会娶这种野丫头?”

  想到刚才边潇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贺烟嫣大概也明白一二了:

  “王正直壮年,再娶一房又如何?”

  “……”

  贺烟嫣的话和她刚入王府时说得根本就不一样,芝心有些不解:“王妃,您……”

  而此时,贺烟嫣根本不像管边潇的事情,她只想等自己恢复之后回国,从皇姐那里夺回王位!

  一个从未爱过自己的男人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在羌兰国,等着入自己后宫的男人多了去了!

  贺烟嫣一摆手:“本宫说了,无妨。”

  要迎娶叶思莹的事情已经在府里上下传开,边潇本来对贺烟嫣心存愧疚,想要来试探一下女人的心思。

  悄咪咪进来,遣走芝心之后,他代替芝心站在男人身后,轻轻按摩着她的肩头。

  贺烟嫣听着“芝心”半天不说话,解释道:“你若真是为本宫鸣不平,倒不必为了一个王爷而如此心伤。男人而已,本宫还不缺。”

  “……”

  “嘶——疼!”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