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诡异复苏:我能看到人生剧本 > 第235章 突发的变故…以及…小柔的心思

第235章 突发的变故…以及…小柔的心思

2023-01-28 作者: 电影人智博
  第235章 突发的变故…以及…小柔的心思

  而在那杆古朴的“恶魔天枰”破碎之后……

  下一秒!
  罗阳便再次见到了,之前那一只,缩小版的“器灵!”

  “唰!”的一下,黑影一闪!
  它一下子就从“恶魔天枰”的残骸里,快速地飘了出来!

  见到眼前的“器灵”,罗阳紧皱着眉头,剑指猛地一动!
  紧接着!

  “嗖!”的一声!
  凛冽的破空声响起!

  一张闪烁着金光的破灵符,瞬间从罗阳的衣服兜里,窜了出来!

  下一秒!
  罗阳的剑指,顺势的指向了,不远处的“器灵”……

  与此同时,罗阳紧皱着眉头,嘴里念念有词道。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不求诛仙,但破诡神!”

  “破灵符!”

  “疾!”

  ……

  伴随着罗阳口中的“疾”字喊出!

  “唰!”的一下!
  那闪烁着金光的破空符,顿时化成了一道,足有数米长的金色月牙形剑气!
  紧接着!

  “嗖!”的一声!
  那数米长的金色月牙剑气,一下子冲开了周围的空气,向着不远处的“器灵”,疾驰而去!

  短短几个呼吸间,那金色的月牙剑气,就转瞬即至!

  下一秒!
  “滋啦~”一声!
  “啊啊啊……”

  随着那只“器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那金色的月牙剑气,直接从它的诡躯上,一穿而过!

  这一下!
  那锋利无比的金色月牙剑气,直接将“器灵”的诡躯,一分为二!
  与此同时,“唰!”的一下!
  大量的诡气,瞬间就从“器灵”的诡躯上,快速地涌了出来!

  而下一秒!
  “器灵”的诡躯,就渐渐地若隐若现了……

  ……

  “啊啊啊……”

  “啊啊啊……”

  伴随着连续不停的,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器灵的“诡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几个呼吸后,随着一大团白烟的升起!
  在罗阳的眼前,便再也没有那只“器灵”的存在了……

  见状,罗阳微皱着眉头,使出探查术,在附近的半空中,来回巡视了一翻。

  片刻后……

  直到罗阳的眼前,再也看不到任何面板时。

  他才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呼…总算是结束了…”

  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后,罗阳便转过头,看着躺在旁边不远处地面上的王文华三人,暗暗地想道。

  “很好…既然那杆天枰…已经被毁掉了…”

  “那么接下了,只要找到方法,让王文华他们,摆脱种子的身份……”

  “这样一来,《飞来横运》这部人生剧本,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想到这里,罗阳的剑指一动,“唰!”的一下,那凌空盘旋的金钱剑,顿时便化作了无数枚闪烁着金光的铜钱!
  紧接着!

  “嗖!嗖!嗖……”

  在罗阳的操控之下,那凌空盘旋的铜钱,一枚接着一枚地,一一落回到了,罗阳的衣服兜里。

  ……

  随后,罗阳微微思索了一下,接着缓缓迈动脚步,走到了王文华三人的身边……

  “踢踏…踢踏…踢踏…”

  来到王文华身边后,罗阳稍稍迟疑了一下,接着缓缓伸出手,轻轻地扒开了,王文华的眼皮……

  而下一秒!
  罗阳便见到了…王文华那双…眼神呆滞的眼睛…

  见状,罗阳紧皱着眉头,不自觉地长叹了一口气……

  “哎…目前看起来…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看来真得等我回去以后,跟夏梨他们探讨一番了……”

  在心里暗暗地感叹了一翻后,罗阳便缓缓抽回了双手……

  随后,罗阳便转过身,向着客厅另一侧的窗台走去。

  显然,这一刻的罗阳,已经准备离开了……

  ……

  而就在罗阳,刚一转身的一瞬间……

  “唰!”的一下!
  一股莫名地冷意,瞬间便充斥了,罗阳的全身上下!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无比的危机感,猛地袭来!

  感受到这莫名的危机感……

  罗阳的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
  而下一秒,“砰!”的一声巨响!
  罗阳猛地伸出右脚,在地面上,用力的一踏!
  在凌空跃起的一瞬间,罗阳紧皱着眉头,眼神警惕地转过头,死死地看向了身后……

  而顺着罗阳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

  在罗阳身后,原本躺在地面上,不省人事的王文华三人……

  突然间!
  竟像是在某种外力的驱使下,同一时间腾空而起!

  此刻,三人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但他们的身体,却一点一点地飘了起来!

  与此同时,“唰!唰!唰!”……

  在王文华三人的身体上,猛地散发出了,大量的幽绿色光芒!

  顷刻间……

  这漆黑阴暗的客厅,被映成了幽绿色的一片,看起来诡异无比!
  而这一次,出现在罗阳眼前的幽绿色光芒……

  不仅很快就填满了整间别墅!

  短短几个呼吸间!
  那幽绿色的光芒,便从别墅的窗户口,映射了出去,直入云霄!
  一时间!

  别墅外面,阴云密布,狂风大作!

  眼前这一副,犹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就像是在预示着……

  某种大事…即将要发生了!
  ……

  而就在罗阳,正为眼前的画面,感到震惊的同时!
  任城市新城区,深夜不打烊酒吧,二楼的居住区……

  装修简单的卧室内,小柔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浓汤,缓缓地飘到了卧室的床前……

  看着眼前躺在床上,因为上次强行使用血木剑,而变得脸色惨白的阮谵,小柔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汤药,慢慢地递了过去……

  “来,阿谵,药我已经熬好了,快起来喝了它……”

  听到小柔这话,躺在床上的阮谵,缓缓转过头,冲着小柔,脸色惨白地,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小柔,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

  “哎…明明你自己现在都这副样子了…我居然还要麻烦你来照顾我…”

  “哎…我还真是没用啊…”

  说罢,阮谵慢慢地坐起身,接着缓缓伸出手,轻轻接过了小柔递来的汤药……

  听到阮谵这话,小柔下意识地冲着他,轻轻地翻了个白眼……

  “伱还没用?”

  “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咱们阿谵,不一直都是任城的大英雄,暗中的守护者吗?”

  ……

  听到小柔这番,略带调侃的话……

  阮谵顿时脸色惨白地苦笑了一下,随后冲着她,缓缓回道。

  “嗨…你啊…你啊…”

  “小柔,你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在乎这些虚名的……”

  “现在我唯一的梦想,就是永远跟你在一起……”

  说到这里,微微地顿了顿……

  下一秒,阮谵就脸色惨白地,长叹了一口气,接着继续说道。

  “小柔,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上次自作主张,强行使用血木剑?”

  听到阮谵的询问,小柔先是愣了一下……

  但下一秒,她就冲着阮谵,轻轻地摇了摇头,接着缓缓开口说道。

  “没有…阿谵…我又怎么会怪你呢?”

  说到这里,小柔一下子沉默了……

  直到几个呼吸后,她才继续冲着阮谵,若有所思地说道。

  “阿谵…又快要过年了吧…”

  “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

  听到小柔这话,阮谵先是愣了一下……

  他有些不明白,小柔为何会突然提起这些……

  但尽管心中有些疑惑,阮谵却还是冲着小柔,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回道。

  “是啊…小柔…又快要过年了…”

  “算上今年,我们俩,已经认识整整十九年了……”

  听到阮谵这话,小柔缓缓转过头,满是柔情地,静静地看着阮谵,缓缓开口回道。

  “是啊…阿谵…”

  “既然我们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

  “耳目渲染之下,我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呢?”

  说到这里,小柔不自觉地,轻叹了一口气……

  几个呼吸后,她才继续说道。

  “我其实明白的……”

  “那些诡物们,那些怪物们……”

  “它们每时每刻,都在不停地侵蚀着这个世界……”

  “而阿谵你,作为拥有,跟它们对抗的力量的你……”

  “是无可避免地,必须要面对它们的!”

  “就像你说的那样……”

  “近些年来,这世上的诡物,已经越来越多了……”

  “就算我们再怎么逃避……”

  “但迟早有一天,我们终会不可避免地,遇上它们的……”

  ……

  说到这里,小柔的目光,渐渐地变得深远,她不自觉地长叹了一口气……

  “所以阿谵,上次你强行出手……”

  “我并不怪你!”

  “我明白的,上次,既然连你都露出了那种神情……”

  “这已经表明了,当时那只诡物,非常不一般!”

  “我只是…只是…有些怨恨自己罢了…”

  “我觉得自己,真的好拖你的后腿啊……”

  “在危机来临之时,我根本什么忙都帮不上……”

  “而相反的,大多数的时候,我甚至还需要你来保护我……”

  “我真的很不喜欢这样……”

  “我真的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啊!”

  听到小柔这话,阮谵一下子愣住了……

  但下一秒!
  看着眼前,眼中饱含泪水的小柔……

  阮谵就脸色惨白地,轻轻地伸出手,一下子握住了小柔,那冰冷的小手……

  “干嘛要这么想呢?”

  “小柔,你我是爱人,是夫妻啊!”

  “就算是对于普通人来说……”

  “男人保护女人,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啊……”

  “你何必要多想呢?”

  听到阮谵这话,小柔饱含泪花地,轻轻地咬了一下下唇……

  “可是阿谵…你我都不是普通人啊!”

  “你是大名鼎鼎的驱魔人!”

  “而我也是一只,存在了近十年的游魂了……”

  “我们本来就跟普通人不一样!”

  “我们身上的担子更重!”

  “同时,由于我的缘故,我们也会不可避免的,接触到其它的诡物……”

  “正因如此,我才不想让你一个人,承担下这一切啊!”

  ……

  听到小柔这话,阮谵不自觉地,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而小柔,就静静地看着阮谵,眼神中,没有一点的逃避!

  一时间,二人陷入到了,短暂地宁静中……

  直到半分钟后,看着眼前,目光依旧没有退却半步的小柔……

  阮谵这才轻叹了一口气,接着缓缓开口问道。

  “好吧…小柔…你赢了…”

  “你直接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听到阮谵的询问,小柔眼神坚定地,缓缓回道。

  “阿谵…我不想继续做一个花瓶了!”

  “我想帮到你!我真的很想帮到你!”

  “近十年来,因为你害怕我会失去理智,所以你始终让我体内的诡气,一直保持着平衡……”

  说到这里,微微地顿了顿,小柔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几分苦笑……

  “是啊,这很有效!”

  “我现在的样子,跟生前相比,几乎没什么区别……”

  “但我现在是诡啊!”

  “我已经不是人了!”

  “阿谵,作为一只诡,我现在完全可以帮到你的!”

  “只要你愿意帮我!”

  “只要你让我吞噬掉别的诡物,我就可以帮到你了啊,阿谵!”

  ……

  听到小柔这话,再看着小柔,那满是坚定的目光……

  阮谵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几分挣扎……

  这一刻,阮谵的心,真的很乱……

  几个呼吸后,阮谵眼神挣扎的看着小柔,脸色惨白地,轻轻摇了摇头……

  “不…小柔…我不想你这样…”

  “这不仅仅是为了让你保持理智……”

  “同样的,我也根本不想让你跟诡物作战啊!”

  “这种事情…真的很凶险的…”

  “你也看到了……”

  “就算是我,在有些时候,都会受到重创的……”

  听到阮谵这话,小柔连忙急切地回道。

  “那你能永远的护着我吗?”

  “阿谵,上次的事,已经让你的神魂,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按照以往的经历来看,你的伤,想要完全好,起码还要一个多星期!”

  “而在这段养伤期间内……”

  “就算是一只厉诡,都会让你感到棘手吧?”

  “既然如此,你又怎么能保证,一直都能保护好我呢?”

  “阿谵,答应我好吗?”

  “让我也能拥有一点,自保的力量吧……”

  “我不想在下次,再遇到诡物的时候,只能袖手旁观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真的很想跟你…并肩作战啊!”

   老铁们~求月票~求打赏~求全订~
    另外明天年三十跟大家请一天假,要忙活一下年夜饭~
    提前祝老铁们除夕快乐哦~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