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家宴

2023-07-31 作者: 熙雍光明之山
  第22章 家宴
  肖尧心里也知道,朋友这种东西,亦是强扭的瓜不甜的。

  在教堂的会议结束后,他本想顺理成章地和郁璐颖一起回家,却被郁神父的“有要事相商”给留了下来。

  结果就是说废话说到郁璐颖差不多到家的时间,才放他离开。

  到家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时分。

  奶奶去“那老头”的家里了,留了一点钱也就够出去吃碗葱油拌面。

  肖尧不想吃葱油拌面,那玩意吃多了抑郁。

  鬼使神差地,他打开了冰箱。

  说鬼使神差,是因为肖尧不仅不会做饭,冰箱里也从来不会有现成吃的。

  跟往常一样,冰箱冷藏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鸡蛋,一些瓶瓶罐罐,一根发蔫的小葱,几根胡萝卜,半袋……呃,很小的干虾?对,这叫海米,和一大碗剩米饭。

  不过这次,肖尧并没有晃晃脑袋把门关上——一些不一样的想法从思维深处探出头来,冰箱里这些破玩意儿看起来也不再那么没食欲了。

  海米泡水,萝卜切丁葱切段,鸡蛋打散油烧热,先炒鸡蛋再海米,蔬菜断生下米饭,轻拨快颠铲复挑,海鲜炒饭出锅了。

  一切就好像已经操练了十几年一样,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让我们来看看,郁璐颖同学的厨艺究竟如何吧。

  ——分割线——

  晚餐时分。

  “好吃哎,太太太好吃了!”肖尧一边扒饭,一边连连点头:“我炒的饭真是太好吃了!这是家的味道,这是幸福的感觉!”

  “……”沈天韵有些无语:“虽然确实是还可以……但是谁会吃自己的做的饭这么赞不绝口啊,好像第一次吃一样,而且你不觉得淡吗?”

  “你懂什么?少油少盐才健康。再说你就不能给我点正面反馈吗?”肖尧不满道。

  “好好好,没想到伱这么年轻厨艺就这么棒,天生是当上门女婿的料。”沈天韵竖起了大拇指。

  肖尧故意把脸一沉。

  沈天韵此时的满不在乎,让他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看到的小学生作文,会不会完全是个一厢情愿的误会。

  与其天天猜来猜去,倒不如正面摊牌,眼下似乎就是个不错的时机?

  是说,要从哪里开始切入呢?

  “哎呀,我开玩笑的……”沈天韵拍了拍肖尧的胳膊,后者却把手臂一缩。

  “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肖尧眯缝着眼,正襟危坐,切换到“严厉的好父亲”模式。

  “我还以为你比较开明呢。”沈天韵抬了抬眼皮,伸筷去夹上一顿吃剩的奥尔良鸡翅。

  “我开明不开明,你总不会是到今天才知道吧?而且开明就能连夜不归宿都不问吗?”

  “什么叫夜不归宿?我同学过生日一起去唱个k嘛,不参加集体活动会被孤立哦。”沈天韵嬉皮笑脸道。

  “谁被孤立了?”肖尧被这反戈一击顶得不轻,也不知她是有心还是无意:“咳……我说,你这头发的颜色,染过了吧?”

  “天生的天生的。”

  “放P,我和沈婕都是乌黑的秀发,”肖尧竖起一根指头:“你这是基因变异呢?赶紧给我洗了,读读《中学生守则》《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

  “来劲了是吧?”沈天韵有些不耐烦了:“我爸爸都没管过我头发——”

  “你爸爸在这呢。”肖尧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尖说:“脚放下来,跟谁学的,架旁边椅子上?”

  “跟我妈,怎么啦?”沈天韵依旧维持原先的坐姿。

  “你妈才不这样呢!”

  “你跟她又不熟。”沈天韵嘟哝了一句,翻翻白眼。

  “我……和她不熟?”肖尧有些噎住。

  沈天韵扬了扬眉毛,露出一副“不然呢?”的神情。

  “那个……”沉默了几秒,肖尧有些讪讪地从炒饭里把虾仁挑出来:“跟我说说,未来的沈婕是个什么样的……妻子?还有还有,”他顿了顿,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未来的我,怎么样了?”

  “沈婕啊,”沈天韵伸出筷子,把肖尧筷子上的虾仁夹走。

  肖尧意识到自己破功了——说好的严厉呢?
  “你怎么这么夹菜!”肖尧斥责道。

  “其实我妈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对你太强势了,”沈天韵没有理他,继续把虾仁放到嘴里:“有点说一不二,有时候你会抱怨她像个老妈或者老师。”

  这就是赘婿的宿命吗?一星期以来,肖尧第一次对这种未来产生了不甘心的感觉。

  “小时候她对我也挺严厉的,后来……等我长大,慢慢就好了。”沈天韵继续说道:“你的话……你是个慈父,总是替我说话,护着我,所以咱俩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唯唯诺诺的家庭煮夫咯?”肖尧自嘲地笑了笑。

  “不要说得这么吓人,没那么夸张,”沈天韵把空碗递了过来:“反正不会现在跟你一样,玩过家家演爸爸上瘾,管头管脚的——帮我添碗饭!”

  “……没了!”

  “骗谁呢?”沈天韵拿着空碗站起身来。

  “给你添我就不够了。”肖尧嘴上说着,却并没有去拦她:“小姑娘家家到底要吃多少啊?30年后是唐朝吗?”

  “你管我,我长身体!”

  “谁还不是在长身体了,我吃的都没你多!”

  “你是体育生吗?我要训练啊,跟你似的家里蹲?饭也不知道多做点。”

  “好的吧,”肖尧嘟哝道:“我就是怕你吃太胖,到时候嫁不出去——”

  “我比你瘦好吧,”沈天韵抢白道:“追我的人可多了!”

  “是吗?”肖尧一怔,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你,谈恋爱了?你那过生日的同学,男的女的?
  ”

  “谈恋爱,不行吗?”沈天韵添完饭回来,调皮地歪了歪头。

  “我说啊……”肖尧把手里的碗放在桌上,再次正襟危坐。

  “说啥呀说,只许州官这啥不许百姓那啥是吧?”

  “不是……”

  忽然,沈天韵吃吃地笑了起来。

  她睁着囧囧有神的双目看着肖尧:“呐,老爸,你吃醋了?”

  “我吃……我吃什么醋!”肖尧觉得脸颊一烫。

  “行了,我逗你的,”沈天韵正色道:“我没谈恋爱——现在还没有。”

  “那就好,”肖尧拍拍自己的胸膛:“我后来也在想这事,你妈这么生气是有道理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和哪个男生——”

  “我真的是和大家一起去KTV了。”沈天韵放下筷子,举起右手做发誓状。

  “谈恋爱可以,”肖尧语重心长地说:“但你是女孩子,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

  “哦~~~~~~~我懂了!”沈天韵向肖尧摊开手掌:“这些话,是不是沈婕教你说的?手机拿来!”

  “不给!凭什么给你看!”肖尧把手机揣进兜里。

  “哦——”沈天韵拉长了语调,仿佛证实了自己的猜想:“那你以后也别玩我的手机。”

  “别闹,”肖尧怂了:“考完试,我还要继续看《叁体》呢,这都还没看完。”

  “我给你买来了,”沈天韵朝着自己房间那绿色的沙发努了努嘴:“精装版的喔!”

  “靠,真买了。”肖尧扭头向沙发看去:“谢啦。”

  “哼~~哼~~~”沈天韵得意地笑了笑。

  说好的严厉呢?肖尧在胸中暗暗叹了口气,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哎,我跟你好好说呀。”沉默了一会,肖尧把筷子掉了个头,戳了戳沈天韵的胳膊。

  “嗯。”

  “你得考虑奶奶的感受吧?你不把头发染回来,然后穿成这样,奶奶受得了吗?她发了好几次牢骚了,以为你是不良少女,到时候她不许我和你来往了,要怎么办?”肖尧语重心长道。

  “我穿成哪样了我?”沈天韵惊异地低头看了看自己。

  “你不觉得裤子太短了一点吗?”肖尧无奈道。

  “管头管脚还不够,现在又来了裤子,是吧?”沈天韵有点生气了:“爸爸同学,你今天到底想说什么?准备挽救失足少女?

  “不是我,是你太奶奶她——”

  “我跟你说,我去学校训练都这么穿,这么热的天,我要在操场下面跑,太奶奶古板站着说话不腰疼——”沈天韵撇了撇小嘴:“她不满意,那我就不去你那边了呗,你来我这边不就好了?”

  您这是软硬不吃啊,女儿同学。

  肖尧在桌子下面捏紧了拳头,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

  “啊咧?虾呢?”

  “虾,虾都被你吃完了,”肖尧没好气道:“你也吃点蔬菜吧,不然长不高的。”

  “你不也一口蔬菜没吃吗,还说我?”沈天韵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这点倒是挺像是我女儿的。”肖尧和沈天韵对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肖尧,我走啦啊。”

  “大晚上的,你又要出去啊。”肖尧见沈天韵在衣橱里翻出一条中裤。

  “是啊,去跳广场舞。”沈天韵把那条裤子在身上比划:“这条裤子够长了吧,爸爸?”

  肖尧假装没有听出“爸爸”两个字的揶揄语气:“早点回来啊——广场舞?你这是什么老年人爱好?”

  “什么老年人啊,你落伍了吧,”沈天韵穿好裤子,又拿出一双绿色的袜子:“现在最流行的呀,30年代新风尚!”

  潮流果然是一个循环啊——看着沈天韵轻盈地摆了两个POSE,肖尧在心中暗想。

  “是说……你这是什么袜子啊,怎么都没袜筒?”

  “啥?”沈天韵坐在床沿,把另一只袜子拉到脚踝以下:“这是船袜啊,也叫隐形袜,现在谁穿那种长的啊,土死了。”

  肖尧怒道:“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才丑死了!”

  沈天韵把运动鞋穿好,轻轻跺了跺脚:“不把袜子边边露出来,这样显得腿长,懂不懂啊你?”

  “过马路不要看手机,出去当心一点!”肖尧叮嘱道。

  “晓得咧晓得咧,走了啊。”

  “真是头痛啊……”肖尧双手捧住头,趴在桌上:“不是,等等,我不是要摊牌的吗?”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