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你是我老婆,别怀疑! > 第15章 森林(上)

第15章 森林(上)

2023-07-31 作者: 熙雍光明之山
  第15章 森林(上)

  “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依;谁让我们哭泣?又给我惊喜,让我,就这样……呃?”肖尧忘词了:“相爱相依?”

  “你嗓子不错啊,挺好听的。”沈婕坐在双人自行车的后座,拍起手来。

  “我唱歌不好听的,总跑调。”肖尧有点不好意思。这个沈婕,也未免太……过于善解人意了一些吧?

  “你就别谦虚了,唱歌总跑调那是我。”沈婕坚持道。她的双手紧握着后排的扶把,用力踩着踏板:“这歌我不知道谁写的,不过有点拖累伱了,你的嗓子不适合这么沧桑的调调。”

  难道自己刚才真的没跑调?超常发挥了?
  “这是许……哎,我就是随口一唱,你有喜欢的歌吗?我唱给你听啊。”

  肖尧的心情很好,一方面是因为身后的沈婕:这姑娘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甜蜜女友,使初次约会的紧张感消散无影;另外一方面则是由于周遭的环境。

  之前他并不知道“森林公园”有什么好玩的,此时此刻,他却要为沈婕选择的这个地方喝彩。

  此时此刻,他们正身处于一片辽阔的绿色原野之中,除了正在骑行的这条道路,几乎看不到多少人工的痕迹。空气很新鲜,雨后尚湿的土地很芬芳,风也很温柔……目力所及之处,唯有远方的那些苍天巨树,在巨树之后,是起伏的……该说是丘陵还是群山?肖尧想。

  “可是,你唱的那些歌,我好像都没有听过唷。”沈婕又补充道:“都是老歌吧?”

  “也没有很老啦……”肖尧说:“我主要是喜欢这些校园民谣,不太喜欢现在的流行歌曲。”

  “校园歌曲吗?”

  “不是校园歌曲,是校园民谣,是一种音乐流派……校园歌曲可没有这么多男女的情情爱爱。”肖尧细心解释道:“代表人物有老狼,朴树,水木年华,叶蓓……刚刚唱的这首是许巍,也算是民谣吧。”

  “原来是这样。”

  这个公园好是好,就是太贵了——门票已经价格不菲了,租自行车还要钱,按小时计费,还要押金。

  放弃了抵抗的肖尧,听任沈婕支付了这所有的费用。

  中午时分,他们在森林公园的烧烤区吃午餐。

  “不用先去把自行车还了吗,还在算钱呢。”肖尧话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

  果然,沈婕摇了摇头:“不用啊,太麻烦了,而且到时候还要走过来。”

  在支棱起的帐篷里,沈婕蹲在肖尧身旁,把新串好的肉放在炭火的支架上烤。

  “我来吧……”肖尧伸手去接铁签,却被少女推开了。

  “这次我来,”沈婕的脸上带着吟吟的笑意:“好的羊肉呢,烤稍微嫩一点,口感会更好。”

  “哎嘿嘿,第一次,没经验。”肖尧挠了挠脑袋:“你怎么什么都会啊,真不像个大小姐。”

  “什么年代了还大小姐?我又不住紫禁城。”沈婕把烤好的几个肉串放在肖尧的盘子里:“我们家有时候会在后花园里搞烧烤招待客人啊。”

  后花园?真不是御花园吗?
  “话说……”肖尧的目光落到了沈婕的脚踝上——因为蹲着的缘故,她的短袜从裤腿和运动鞋的鞋帮中露了出来,原本白色的袜子已经快成为灰色了:“你袜子上怎么这么多泥……哎呀,裤腿上也是!”

  “哎?有吗?”沈婕转头看向下面:“对啊,怎么会这样?”

  “会不会是因为……骑自行车的时候,”肖尧想到了:“这车没有挡泥板,你又坐在后面?”

  沈婕点点头:“应该是吧。”

  “是我没有想到,”肖尧抱歉地说:“应该让你坐在前面的。”

  “没关系啊,这又没什么的,”沈婕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掌,走到肖尧的对面坐下:“你还挺会关心人的。”

  肖尧想了一下,这到底是正话还是反话。

  “胡椒粉要吗?”沈婕又拿起了手边的一个小罐罐。

  “好了好了,我自己来,”肖尧为沈婕在一次性塑料杯里倒满啤酒,泡沫差点扑了出来:“我先敬你一杯。”

  ——分割线——

  圣方济各业余学校的教室里——其实就是平时的班级教室,最后一节数学课结束了。一片嘈杂的教室里,同学们纷纷在整理书包。

  “颖颖,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同桌关心地问道。

  “没事……就是有点晕。”郁璐颖满面通红,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摇摇晃晃。嘴里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膻味,始终挥之不去,让人好生不舒服。

  “你是不是贫血了?……哎,慢点慢点。”同桌伸手扶住了她。

  这种类似的奇怪症状最近越来越明显了,郁璐颖暗想:不能再置之不理了。

  ——分割线——

  “南林北沈,东严西……想不起来了,还有中欧阳,对吧?”

  “西赵,这种八卦东西传得就是快。”沈婕嫣然一笑:“其实就是一些外校的无聊男生在贴吧上……”

  “看来,传说是真的了。”

  “嗯,南林是林婉香,严是严晓轩,然后赵佳宜,欧阳忧忧。”沈婕喝了一点啤酒以后,也略微有些兴奋:“其实我觉得欧阳忧忧……一般,之所以把她拍中间,只不过是因为……”

  “因为她是两个字,对应中神通。”肖尧心领神会:“不过我这两天一直在想,北沈是谁?”

  “哎呀你烦不烦啦,”沈婕拿出纸巾,给肖尧也递过来一张:“都是无聊的人乱传的。其实我们学校好看的小姑娘可多了,之所以会有这个东西南北中,其实只是因为家世的原因。”

  “五大世家吗?”肖尧摩挲着自己的脸。

  “换话题换话题。”

  “那……你应该挺受欢迎的吧,以前也会和男生一起出来玩吗?”肖尧这句话问出口,便有些后悔。

  幸好沈婕不以为忤:“经常……不会吧。其实我平时各种事情挺忙的,不过以前初中和同学一起出来还是有的……你是说单独吗?”

  肖尧点了点头。

  “会……会有吧,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

  “我没谈过男朋友,”沈婕干脆地说:“你是想问这个吧?”

  “为啥呀?”

  “没为啥啊,”沈婕理所当然地说:“世界上有那么多比谈恋爱重要和有趣的事情要做呢,而且……将来我应该是会听家里的安排,和某个人联姻吧。”

  “联姻?!”肖尧差点把嘴里的雪碧喷出来:“你还说你不住紫禁城?我一直觉得这是只存在于古代或者小说里的东西,原来真的21世纪了还有啊?”

  “为什么没有?”沈婕解释道:“不过一般都没有那种强制性的,或者没见面就订婚这种事情啦……只是父母会给你划定一个范围,然后就类似相亲咯。”

  “那我这种平头老百姓,肯定不在选择范围里咯?”肖尧故作轻松地说道。

  “招上门女婿这种事情也有啦,只是我们家……”沈婕托起了自己的腮帮子:“不过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肖尧若有所思。

  “那孩子的话,我也没全都当真啦,”沈婕又说道:“虽然我确实穿过了镜子,见到了一些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而且她也确实知道我的很多事情,但还是抽个空验一下血比较保险吧?”

  “验嘛。”

  “别光说我了,也说说你吧。”沈婕顽皮地眨了眨眼。

  “说我什么?”

  “有没有要好的女同学啊?”

  “算是有吧……我在学校里有个干妹妹,陪她出去溜过冰什么的,不过她男朋友有的是,跟我就是很单纯的。”

  “你和那个什么……那天在你奶奶家一起吃饭的小姑娘,郁什么的,没来过这吗?”

  “没来过这,有去过和平公园……”肖尧承认道:“上个学期的时候还是经常……在一起玩的。”

  沈婕点点头:“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所以,你没必要因为那孩子的话——”

  “不是等会,”肖尧打断了她:“她才不喜欢我呢。”

  “你又知道啦?”

  “我们之前,关系还是很好的。”肖尧陷入了回忆:“后来我和她告白,她说什么,我是外教人,把我给拒了,后来就和我疏远了。再后来,关系一度搞得很僵,也就是最近才好一点。”

  “哦,对,我那天看见她做饭前祷告了呢,”沈婕微微一怔:“那她有可能是不喜欢你了,这种一般都是借口。我们班也有同学家里是信教的,一般都是结婚前领那个什么……洗礼?就好了。我们这一代,很少有人真的把这个当回事的……”

  “嗯……是吗?”肖尧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后来我跟她说,我也可以进教啊,她也不同意。”

  “这样啊……”

  ——分割线——

  与此同时,郁璐颖真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

  “你喝酒了?”郁璐颖的母亲是个消瘦的短发女人,目光很严厉。

  “怎……怎么可能啊,”郁璐颖大着舌头说:“我上午……一直在学……校听课。”

  “为什么不接电话?”郁母不满地问。

  “我在骑……车……没听到啊。”郁璐颖烦躁地踢掉脚上的鞋子,只穿袜子进了门。

  “穿拖鞋!”郁母拿着铲子追进门。

  郁璐颖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穿好拖鞋,脚步沉重地走到床边,一头栽在上面。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