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心痒 > 第105章 尘埃落定

第105章 尘埃落定

2023-07-31 作者: 裘晓姊
  第105章 尘埃落定
  “你不好奇受害人为什么谅解你吗?”房律师故作神秘地问道,眼睛眯着,瞄着被桎梏固定在审讯椅上的楚东。

  “为,为什么?我觉着我还是不问为妙,话多了是祸害。”

  楚东在江湖上混迹多年,别的本事没有,保护他自己的能力是一流的。

  房律师的眼帘一秒钟睁得很大,眼眸明亮得像是通了电的灯泡,直直地射向楚东的眼睛。

  “别人的宽宏大量你是不是觉得就是理所应当?”房律师高声质问,语气震慑人心。

  楚东是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混,面对和自己不在同一个社会层次上的,满身威严争正气的大律师,他吓破了胆。

  他唯唯诺诺地道:“没,没有呀,我哪里敢觉得是理所应当呢?请问这位先生为什么会如此大度,不追究呢?”

  房律师引颈仰头,长舒一口气,:“张总,也就是张嘉朗先生,爱慕你的女儿楚娅姝许久,他知道你的女儿已经嫁为人妻,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竭尽全力,保护你的女儿和她的家人周全。”

  楚东愣怔了好一会儿,解律师愤怒厌恶地看看他,看看房律师。

  解律师越看越来气,不禁怒火中烧,忍不住道:“楚东!会见的时间是有限的,不要浪费时间了!”

  “哦哦哦,对,二位到底是我女儿聘请的律师,还是我女婿,还是那位张总呢?”楚东一头雾水。

  “我是你女儿和女婿贡锦南主任委托的律师。”解律师抢先在处处强势的房律师开口之前抢答了问题。

  楚东张着嘴,嗓子里沉吟着说不出话。

  “我是你女儿就职的张氏集团的总裁张嘉朗先生延请来为你做辩护的律师。当然我也在刚刚得到了你女儿的认可。”房律师傲气十足,令人不敢亵渎。

  楚东的青色眼眸犹如两颗黑色玻璃弹珠一般,在眼眶里顺滑地大幅度转动。

  他表情的夸张程度不像是真人,倒像动画片里面的反派人物一般生动。

  “张总爱我女儿,她为什么嫁给那个叫贡什么南的了?我很久不跟她们母女联系,都不知道她们的近况。”楚东咂摸着嘴里的味道,玩味着两位律师的所说的话。

  会面结束,春节过后楚东和钱可可的案件正式开庭审理。

  他们为之前所犯下的所有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钱可可声泪俱下地交代了她在国外意外怀孕,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的情况下,设局下药,栽赃到张嘉朗的头上。

  并以此要挟勒索张明山巨额财产。

  张氏父子要求做羊水穿刺之后,她主动服下在楚东处购得的堕胎药,去到贡锦南家嫁祸给楚娅姝。

  她因为要保持身材吸引各位线上的粉色、大哥以及线下的金主、大佬,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接触了毒品。

  起初她并不知道喝醉酒后被注射了毒品。

  聚会之后的第二天,酒醒。

  她发现整整一天,她头疼欲裂地躺在床上,丝毫没有感到想要吃饭的欲望。

  平时饭量很大的她为了减肥节食受尽了苦楚。

  于是她兴奋地打电话和朋友讲述她身体的奇妙变化。

  “喂,裴裴,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饭也不觉得难受,你记不记得我以前酒醒之后都要吃一大碗拉面,如果有拍摄还要去马桶边上催吐?”

  “嗯,我当然记得。你被注射了毒品,当然不饿了。”她的朋友裴裴平静地说道。

  “什么?我吸毒了吗?是谁干的?”钱可可惊掉了下巴。

  “你就别问了,姐妹谁不吸呀,人家还免费给你的呢。”裴裴不以为然。

  “那我会上瘾吗?”钱可可惶恐地问道。

  钱可可把好朋友裴裴供了出来

  钱可可本来是被审讯民警感动,讲述了她的堕落史,却在无意之间检举了贩毒的裴裴,立了一功。

  如此一来她必须将收的张家的钱如数奉还。

  其中的两千万她已经全款购置了一套一百八十平米的平层公寓,正在装修。

  张嘉朗将决定对那套房子不再追究,让钱可可出狱之后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阿花也是我找来害楚娅姝的,我叫阿花给她下避孕药,让她假孕,并且无法正常怀孕,让她老公和她离婚,我想看她惨遭抛弃的样子。”钱可可掩面哭泣。

  “我还买通过张嘉朗别墅里的唐阿姨,她也帮我做过事情。”钱可可相信坦白从宽。

  “唐阿姨已经把她做过的事情都说清楚了。”民警道。

  “什么?是她举报的我吗?是不是她!”钱可可激动得要从审讯椅上跳起来。

  “钱可可,你触犯了法律迟早都要接受制裁,谁报的案,结果都是一样,你知道吗?”民警郑重地警告她。

  “是,我知道了。”钱可可被站在身后的两名女警按住身体,听审讯的民警如是说道,整个人冷静了许多。

  除此之外,钱可可为了缩短刑期,将她在饭局上听到的一些轶事全盘托出。

  最终钱可可和楚东都获得了他们应得的有期徒刑。

  他们有足够漫长的时间,在铁窗当中反省他们千疮百孔的上半生。

  这天楚娅姝坐在沙发上,轻声对贡锦南道:“爸爸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吧。”

  “是,过去了。”贡锦南道。

  楚娅姝叹了一口气,很是忧愁的模样。

  他明白她心里的烦恼,张嘉朗作为受害人不但不追究责任,还出人出力帮助解决,她难以报答。

  “我请他吃个饭,算是感谢吧。”他道。

  “请,张总吗?”她为他的计划感到震惊,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