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武当女弟子:家父俞莲舟 > 第27章 时光荏苒使人愁

第27章 时光荏苒使人愁

2023-07-31 作者: 广寒宫宫人
  第27章 时光荏苒使人愁

  武当七侠齐齐一怔,看向宋青书的目光都是一副欣慰,仿佛在说第三代弟子也成长起来了,这孩子堪为魁首啊。弄得宋青书心虚不已,赶紧道:“爹,各位叔父,这些都是咱们猜测,就算说给来找麻烦的江湖人听,他们也不会信啊。”

  张松溪道:“有了这个思路也好,就算说服不了别人不来为难,咱们也知道从哪里下手救出无忌和阿翘了。”

  宋青书心下一沉,心道他做了那么多,却好像一切回到原点,难道一切自有定数,他终是救不了婶婶和小师妹吗?
  还有张无忌和屠龙刀,又会给武当带来怎么样的风波呢?
  十月秋风,江水顺流而下,船上的小阿翘纵然再胆大,也是一个孩子,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发现刚刚救自己的妈妈捂着肚子,冷汗直流,面色更如金纸一般,吓得几乎要哭起来,看着掌舵的也是一个妇人,壮着胆子问:“婶子,你,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被她乘坐婶子的是个略微有些矮胖的夫人,戴着黑色的幕笠,就华创的手法看那也不是个水上生活的人,她对阿翘颇为和蔼,道:“去池州,你不要说话了,船头里有我放好的热水,服侍你娘亲喝了。”

  阿翘生病时父母也常说多喝热水,虽然这段日子她见惯了江湖险恶,但毕竟年幼,连翻惊吓之下哪里还想得了别的,赶忙颤颤巍巍爬过去给母亲找水囊,悉心喂她喝了几口,如寄像是舒缓了一些,自行运功调息,半刻钟过后,方才睁开眼睛,抱着女儿说:“阿翘乖,阿娘没事。”

  阿翘听得这一声,竟是绷不住一般哇的大哭起来,只是她已经累到极点,又兼看到母亲醒来,小孩子家只觉得她已经没事了,安心之下,竟然在这摇摇晃晃的小舟上睡了过去。

  如寄无奈叹息道:“还真是个孩子。”说罢把她扶正了位置,又盖上毯子,才对那撑船的妇人道:“慈想,你还是这样悉心,居然在水里放了姜片和红糖,不然我还要再疼一会儿。”

  眼看天光已经明亮,那妇人身上的缁衣已经非常清晰了,一看就知道是个出家人,她无奈道:“师姐,我加的是红糖水,不是灵丹妙药,你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这个时候去找杨逍硬拼,又不许我告诉掌门师姐,可不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

  如寄正色道:“我知道冒险,可是纪晓芙千真万确是被他杨逍掳走的,才有后来种种,更不必说以前的梁子,我虽然嫁到武当,仍然还是峨眉派出身,至于通知慈恩与否,我心里也没数,因为她饶不了纪晓芙和她女儿,可我实在觉得这孩子错处不大,罪不至死,偏偏她是掌门。”

  慈想无奈道:“师姐处处都为别人想好了,唯独不考虑自己,我还能说什么,要不然把纪晓芙那孩儿让我带走,收为弟子,孩子到底无辜,跟着名门正派,自然学的好了,您说的也对,幼子有什么错误?有错也是杨逍那贼子的错。”

  “这事不妥。”如寄眼看还是疲惫,遂躺下道:“一来我从来都是觉得孩子还是应该跟着父母,我等外人没有权利替他们做主。二来,万一女儿肖父,这孩子长大一些,慈恩对杨逍有多大恨意你是知道的,到时候纸里包不住火,只怕你们一起被她处置了。到时候我和她就是翻脸也无用的。”

  “可是.”

  “别可是了,前面快到渡口了,去歇一歇。纪晓芙应该在前面接应呢。我也不是要自己送死的人,何况我也有孩子。”如寄看着熟睡后还翻身的女儿,眼里柔情无限。同时又想起俞莲舟当时竟然先顾莫声谷,虽然理智上理解他们是兄弟情深,但你指望一个怀着孕情绪暴躁的母亲跟你讲理吗?
  却不知她这一个决定,于将来武林中的腥风血雨更是添了一层恩怨。

  白云沧影日悠悠,最惹人是光阴,转眼间几年功夫,就在花开花落间流逝。

  这几年武当派过得并不好,张翠山夫妇因为谢逊的事情双双自刎,留下一个半死不活的张无忌,任张三丰和武当五侠想遍了办法,也始终无法解去其寒毒,只能辗转送他去“见死不救”胡青牛那里碰碰运气,有数年没有消息,一来便是朱武连环庄的武庄主告知他不幸跌下雪山尸骨无存的噩耗,饶是张三丰百年修行,早有心理准备,也是老泪纵横,一股阴云笼罩武当数月之久。

  而凌波则是在那日江上被带走后音讯全无,连她娘亲也跟着无影无踪,峨眉派身为汤如寄的娘家自然不甘,灭绝师太来了好几封信问师姑下落,就是凌波去了何处也要过问,奈何俞莲舟几年间顺着江河,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不见妻儿一面,急的只差走火入魔。两派几乎闹出不愉快来,最后还是俞莲舟大度且理亏,任灭绝师太取走了杨如寄的所有嫁妆,才算告一段落。

  而纪晓芙,也如露水一般消失于莫大的江湖,任是杨逍还是殷梨亭都找不到她,自然也成了个无解的迷。

  从那之后,峨嵋女侠就似乎成了武当派的禁忌,不仅没人会在白发悄然滋长的俞莲舟面前提及,更不会在练武已经到魔疯地步的殷梨亭耳边响起。

  终于到了六大派联合起来讨伐明教的时候。

  少林以找出谢逊给空见报仇为由,同时也大义凛然地表示这是为了平息正邪多年的纷争;武当因张翠山被连累身死,殷梨亭未婚妻纪晓芙一事而无法拒绝参与围剿光明顶;崆峒是为报七伤拳谱被盗之仇;峨眉派则因孤鸿子和纪晓芙之死深恨明教;华山派是为了报白桓之仇——说起来这几派的理由全和谢逊有关。至于昆仑派的理由则更是追溯久远,乃是因上位掌门白鹿子死于明教人手中一事去讨说法——可这事早已过去几十年了,凶手是谁昆仑派自己也说不清楚。还不如说何掌门夫人班淑娴死在杨逍手上有说服力,不过这几年间马不停蹄续弦加纳了十几个妾的何太冲估计没底气说这话。

   我回来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