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我的夫人是神捕 > 第642章 蜀地之变,好运的金世遗

第642章 蜀地之变,好运的金世遗

2023-05-26 作者: 贫道爱烫头
  第642章 蜀地之变,好运的金世遗
  李瑾瑜会不会被打死,向雨田暂时不能确认,毕竟李瑾瑜底牌太多,鬼知道会请来什么样的高手做保镖。

  向雨田只能确认一件事,那就是两年时间内,蒙元会有极大地变故。

  向雨田没有阻止的想法,他只是想要找乐子,什么样的乐子都可以。

  李瑾瑜被打死也好,李瑾瑜逃离追杀也罢,甚至是李瑾瑜反杀,对他而言都是乐子,对他而言没什么区别。

  善恶?

  向雨田哪会在乎什么善恶!
  退一万步,就算在乎善恶,李瑾瑜难道是正义么?蒙元难道是邪恶么?

  正义的另一个名字叫做立场。

  在辽国、满清、西域、蒙元等地也均有流传,广受各地百姓的喜爱。

  “萧秋水要重建门派,唐方也要重建唐门,他们的婚礼要耽误了。”

  不过在沉睡之前,向雨田设计了几个生物闹钟,到了特定的时间,他就会苏醒过来,去看自己推动的乐子。

  “苏先生,苏大爷,我只不过离家两个多月,就攒了这么多东西?”

  踩着主子的鲜血,薛青麟获得平南侯的爵位,在五平县作威作福。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不得不说,这些人虽然高傲,虽然有些古板,但非常具有文人风骨。

  今天的曲牌是《白蛇传》。

  向雨田喃喃几句,陷入沉睡。

  六人诬告黄国公之后,除了黄文越和薛青麟,其余的人永不见面,各自安享富贵,同时也担心被兔死狗烹。

  这些奏折有宋璟送来的岭南道路建设方案、苗疆私塾方案,也有崔玄暐送来的江南官员任免问题,还有一些是阁部的奏折,主要是询问江南之事。

  ……

  谷之华倒是走运,她想要继承先祖的基业,把邙山派发扬光大,金世遗却没有组建势力的意思,可以帮助她。

  他不想放过那个绝好的乐子。

  “信?”

  李瑾瑜道:“这是他们的选择,也是他们相互扶持、砥砺前行的目标,这两位可都不是什么凡俗之人!”

  “这是目录。”

  “密信呢?王爷看过么?”

  毕竟李瑾瑜不仅是王爷,还背着一大长串的官职,需要回京述职……

  官面的事务要询问梅长苏,江湖方面的事务自然是要询问狄飞惊。

  李瑾瑜道:“你这鬼丫头!”

  “哪位高手?我记得萧秋水得到的内功和武技,来自于张丹枫,难道海外有能够堪比张丹枫的高手?”

  三百多卷的目录?
  你这是要玩儿死我么?
  朱元璋看到这个也会肝儿颤吧?
  雍正看到这个也会心惊胆颤吧?
  这难道是“瑾瑜移山”么?

  侍儿扶起娇无力。

  狄光嗣是狄仁杰的长子,也是狄仁杰的儿子中,和他最为相似的一个,前两年调任到江州,担任江州刺史。

  他用什么方法获得荣华富贵,狄光嗣便用什么方法夺走他的富贵荣华。

  杨玉环笑道:“奴家只觉得浑身上下酸软无力,需要三郎来搀扶。”

  不知道能不能感动上天,派来夸娥氏帮我搬走这座奏折组成的大山,要不然就只能留给儿子,子子孙孙……

  造成的后果就是,佛寺给门人弟子取法号,肯定不会选择“法海”。

  既然没有立场,那就没有正邪。

  按理来说,狄光嗣虽然是刺史,但没有资格处置侯爵,可狄光嗣的老爹是狄仁杰,耳濡目染,学到诸多本事。

  李瑾瑜道:“薛青麟下狱,你难道不想去看看他么?抽一顿也好啊!”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向雨田没有任何立场,他是三百多年前的古人,生长于乱世,如果追溯向雨田的“家乡”,那甚至是大秦国。

  梅长苏道:“据说薛青麟手中有一件宝物,可以上挟君王,下镇地方,想来是一件秘而不宣的特殊隐秘。”

  李瑾瑜想好好休养的时候,九成九九的人对此都是万分支持,所以李瑾瑜安然回到金陵,然后安心的休养。

  “奴婢需要封口费哦。”

  借着李瑾瑜清算权力帮的东风,扯着李瑾瑜的虎皮,联合对薛青麟深恶痛绝的崔玄暐、诸葛正我,在名单上填了几个名字,薛青麟便被送入牢狱。

  他要在那年再次醒来。

  十多年前,武则天登基,对李姓宗室展开屠戮,捕风捉影的罪责,便会抄家灭门,宗室死伤不计其数。

  还有五人与他狼狈为奸,分别是五平县令黄文越、江州司马葛斌、江州长史冯万春、银曹张贤拱、法曹吴顺。

  “帮助谷之华重建邙山派,毕竟曹锦儿死的时候,宣布把谷之华重新收回邙山门墙,并把掌门之位传给她。

  不想前些时日,江州连发血案,黄文越、葛斌、冯万春、张贤拱、吴顺先后被重锤击杀,狄光嗣抽丝剥茧,确认凶手是“薛青麟”,已经把他下狱。

  辛辛苦苦二十多天,终于把积攒的公务处理完毕,李瑾瑜只觉得浑身上下无比疲惫,想要好好地放松放松。

  “前边那个词。”

  法海和白素贞争抢仙丹,狗咬吕洞宾之类的传说,也逐步流传开来。

  “棋王洞……”

  “薛青麟收藏的密信,此物可以让他免遭兔死狗烹,富贵十年,而薛青麟获得的富贵,全都在于黄国公案。”

  梅长苏抬了抬眼皮,看着好似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便秘的李瑾瑜,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再次补了一刀。

  李瑾瑜看到一份奏折,这个不能算奏折,而是江州刺史狄光嗣的密信。

  江玉燕红着脸说道:“王爷,奴婢本就该为您分忧解难,不过您偷偷跑出来听戏,不想被苏先生知道吧?”

  李瑾瑜心说你们不怕死么?
  我回京述职?
  你们敢让我回京述职?
  “平南侯薛青麟下狱?”

  提到江州,不得不提五平县,提到五平县,不得不提平南侯薛青麟。

  青城派洗刷了余沧海的污名,很多人慕名而来,想要看看青城山下是否有白素贞,能不能遇到黎山老母。

  李瑾瑜喃喃自语,江玉燕忍不住跟着说道:“王爷是在说官御天么?”

  清晨的阳光洒落的时候,李三郎变为李瑾瑜,杨玉环变为魔门圣女。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春寒赐浴华清池。

  温泉水滑洗凝脂。

  已知这些奏折,李瑾瑜每天能够批阅四分之一,又会送来五分之一,请问李瑾瑜需要多少天能够批阅完毕?

  李瑾瑜一边胡乱发散思维,一边翻看奏折,那些当然不是目录,怎么会有三百多卷目录呢?又不是永乐大典!
  ——只有一半是目录!

  这才是做学问的人啊!
  李瑾瑜本想看看笑话,但如果继续看下去,那个笑话就是自己,转身去了金陵剧院,打算看看今天的曲目。

  经过长时间的宣传,《白蛇传》已经是全中原最火的戏曲,各地均有根据本地文化、本地方言的改编。

  狄飞惊道:“没什么事,主要就是萧秋水从塞外返回,要在浣花剑派的旧址重建门派,这倒有些可惜了。”

  比如……去一趟文化街!

  戏台上,小青正在训斥许仙,李瑾瑜忽然心有所感,好似把握住什么。

  “魔剑遗族五百年的宝藏,就是存在棋王洞的那个五百年大宝藏……”

  ……

  “那就好。”

  西域之地的事情,终于已经完成的差不多,即便是李瑾瑜,也有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想要好好地休养。

  长歌门那些老古董,还有姬家那些老古董,最近全都成了小学生,向水木二位长老讨教古文字和先秦史料。

  梅长苏道:“王爷这么说,想来那件东西真的存在,而且在王爷手中。”

  “我#¥%βδ&哔哔哔……”

  李瑾瑜道:“你应该听说过,连云寨有一件秘宝,记录着皇室隐秘,那东西可能是传说,也可能是真事。”

  “金世遗回来做什么?”

  西域之地的《白蛇传》,是琵琶公主亲自改编的,以龟兹国为核心,向西域各国传播,已有七八个不同版本。

  薛青麟本是黄国公李霭家臣,却诬告黄国公谋反,使得黄国公一脉被武则天灭门,三千宗室惨遭屠戮。

  “人才辈出的时代,也是最为精彩的时代,巍巍宫阙接天长,九阍帝子欲开疆,东城健儿备鞍马……”

  出门怕挨揍!
  法海化缘,多半是化不到的!

  “五百年大宝藏……”

  李瑾瑜拉过江玉燕,对着她的俏脸重重亲了一口:“玉燕,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我怎么就忘了这个呢!”

  道门当然也有一些影响,毕竟蛤蟆精王道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瑾瑜叹道:“那是一封信。”

  另外,金世遗在海外历练,获得了一位绝世高手的传承,他的运数也是非常不错,比萧秋水都不算差了。”

  这次是彻底的沉睡,彻底失去对外的一切感知,进入到完全的沉睡。

  李瑾瑜道:“你不想动手,密信怎么送来的?你就没有任何好奇么?”

  “苏苏啊……”

  不是李瑾瑜处理的慢,而是一边处理一边有人送,处理十本送七本,就像是小学的时候做过的应用题。

  “飞惊,蜀中有没有发生大事?”

  蛇→蟒→蚺→蛟→螭→虬→龙。

  “我在幽州的时候,遇到一位名叫岳飞的小兄弟,把宝剑送给了他。”

  狄飞惊接着说道:“最近江湖中最大的事情,是金世遗返回中原。”

  向雨田砸了咂嘴,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随即闭上眼睛,暗暗推算接下来的乐子,会在哪一年彻底爆发。

  “你……你刚才说什么?”

  梅长苏道:“需要的人,拿到了也无法用到实处,只会弄巧成拙,不需要的人,这东西只能够锦上添花。”

  始是新承恩泽时。

  李瑾瑜兴致勃勃的听戏,发现名角改了词,这很正常,真正的名角不可能一板一眼念词,会根据观众反应,临时做出一些调整,有诸多即兴发挥。

  毕竟,没有他推波助澜,哪有这么有趣的乐子,不看岂不是太过可惜?

  “咳咳~~”

  “五百年……五百年……”

  李瑾瑜继续翻看奏折,花费了足足二十多天,才把奏折处理完毕。

  “当然不是这么多。”

  “可惜什么?”

  李瑾瑜:(╯°Д°)╯︵┻━┻

  梅长苏道:“我明白了。”

  “蛇五百年成蟒,蟒五百年成蚺,蚺五百年成蛟,蛟五百年成螭,螭五百年成虬,虬五百年成应龙……

  “什么官御天?”

  呃……哪有那么多的安闲时光?
  休息了不足三日,便被梅长苏叫起来处理公务,江南官员任免,岭南和苗疆的商队,还有蜀地的神话传说。

  这些发挥或许不完美,但却绝对新奇有趣,再加上名角扎实的基础,也是精彩纷呈,远比一板一眼有趣。

  李瑾瑜道:“先忍着吧!”

  “绝灭王?”

  你可知我家姐姐为了成仙,付出了多少辛苦,为你这负心薄幸……”

  就算李瑾瑜回到这里,以天子望气术观察,那只会觉得这是木桩子。

  李瑾瑜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这东西用处并不算大,毕竟想要把一封信昭告天下,难度实在是太高。”

  不过两人并没有说太多,合作事宜早就已经商谈完毕,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推行,最忌讳的便是胡乱指挥。

  “对了,就是棋王洞!”

  看着梅长苏让人搬过来的,足足有三四百册,堆成小山一般的书卷,李瑾瑜有一种从窗户逃跑的感觉。

  向雨田彻底沉睡之时,李瑾瑜忽然心有所感,笑道:“我忽然感到全身心的放松,玉环有这种感觉么?”

  梅长苏摆了摆手:“我不是黄国公的后人,对薛青麟只是鄙视,我若是想要杀死他,他不可能活到现在。”

  梅长苏眼中闪过一抹感叹,随即隐藏在心中,询问道:“宝剑呢?”

  “数年前,绝灭王楚相玉从薛青麟府上盗走那封信,但他觉得盯着自己的人太多,便把此物交给了戚少商。   
  当初我护送公主去辽国,戚少商半途拦路邀战,输给我一把宝剑,那封绝密的密信,就在逆水寒的剑把内。”

  “沈浪!”

  李瑾瑜:(`Д)!!
  金世遗寻到了沈浪?

  这家伙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