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赚的真是辛苦钱 > 第313章 他回来了!

第313章 他回来了!

2023-08-01 作者: 差不多了
  第313章 他回来了!

  皮利亚斯明白何夏应该没有开玩笑,因为有些事情本身并非开玩笑的题材!
  于是道:“办法肯定有,可这过程之中涉及到的问题太多,需要全方位布局,广阔的人脉关系,最重要是海量资金,并且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如果没有重创到对方,很有可能伤到自己的根本,风险很大!”

  “大概说一说怎么操作?”

  何夏饶有兴致的问道。

  布局很好说,人脉关系还是有一些,他相信应该比王家在欧洲的影响力要大,资金就更不用说了,比不上世界首富,但放在乔治史克面前已经是巨擘般的存在,心理准备则压根不存在。

  皮利亚斯深吸一口气,要是换第二个人来问这些事情,他一定搪塞过去,不过最近跟何夏玩得不错,加上两人之间多有合作,也不好推辞。

  于是便道:“价格打压一直是遏制竞争对手很好的办法,这方面需要雄厚的资本作为支撑,效果非常明显,短期内就能让对手处于被动。”

  “在价格战的同时可以辅以信息渠道的控制,霸占广告资源,这可以进一步削弱竞争对手的市场影响力,不过还是之前那个问题,需要大量的资金!”

  “应该还有进一步的行动,对吗?”

  何夏微微点头,这两件事很容易办到,不算什么。

  “当然。”皮利亚斯似乎也来了一些兴致,回想起曾经的一些事情,脸上带着古怪笑容,道:“无论什么公司,骨干人才都是基石,挖走核心的骨干人员,无论行政还是技术,统统挖走!”

  “哪怕因为竞业条款,导致那些骨干无法为自己效力,但对竞争对手的打击是巨大的!”

  皮利亚斯说的这一条让何夏深以为然,试想如果实验室那边史密斯教授被挖走,那还玩个锤子,实验项目直接瘫痪!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时不时到艾尼亚去一趟,露露面,也好让自己的被动技能影响到那些科研人员,另外也要多多注意外界动态,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接触到实验项目。

  皮利亚斯不知道何夏在想什么,似乎已经说嗨了,接着道:“一家产值数十亿欧元的大公司一定拥有非常完整的生态链,切断生态链的上下游,把他从整个链条当中孤立!”

  “挖走核心骨干是破坏内部结构,动摇竞争对手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则是从外部瓦解!双管齐下,很快就能让一家公司内外失去平衡。进行到这一步,如果都顺利的话,这家公司很快就会出问题。”

  何夏听得十分认真,脑海中思考皮利亚斯所说的可行性和可能性,缜密的逻辑分析能力让他能够很好的进行分析。

  如果真能按照皮利亚斯所说的步骤进行,哪怕是再坚实的城墙也会被渗透,可仅仅这样似乎仍然只能制造一些不算太疼的麻烦,不一定能够伤及根本!
  很快,皮利亚斯便说出了一个关键。

  “夏,在做完前面那些事情之后,我们就要把注意点放到对手的资金链上面,相信全世界没有几家大公司像H·E投资公司那样零负债……”

  “这种时候可能性有很多,一旦对资金链造成破坏,那就是致命性打击,反过来,如果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前面付出的精力、时间和资金,都将白白浪费!”

  按照皮利亚斯所说,商场如战场,很多时候出招速度比真正的战场还要迅速才能制敌于死地,不然等到对方缓过劲,或者找到援军,那就功亏一篑了。

  何夏自己的确想不到,但听别人说完还是能明白,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停留在理论层面,犹如纸上谈兵,想要搬进现实是非常困难的,每一步都有不同的阻力。

  幸好,所有阻力在强大的资本面前都会显得弱小,要是再搭配一定的基础实力,那会更加轻松。

  他相信王家父子肯定坐不住,绝不会坐视不理!

  “皮利亚斯,如果有一个让法罗里奥集团扩张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何夏觉得,可以自己入股法罗里奥集团,然后来对付王家隐藏极深的乔治史克公司。

  听到何夏的问题之后,皮利亚斯背脊忽然发凉,好似一个巨大的漩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正在询问自己,加入,还是陷入……

  “夏,你的提议太疯狂了,我想知道更多细节,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上几杯,好好聊聊?”

  皮利亚斯没有怀疑何夏所言,因为按照他对H·E投资公司的了解,如果两人能够配合好,还真有希望击溃然后吞并一家体量相当的公司!

  或许这是法罗里奥集团再次腾飞的机会?
  皮利亚斯心中忍不住这样想。

  “哈哈哈,我能相信你吗?我的朋友……”何夏意味深长的询问。

  “当然!”皮利亚斯回答得非常干脆,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两人之间的信任度空前高涨。

  “坐坐就暂时不必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办。问伱,有没有听说过乔治史克这家建筑公司?”

  何夏没有继续卖关子,他需要让皮利亚斯入局,或者说他需要借助法罗里奥集团的能量和关系,这会让整件事变得非常简单,而且在时间上也会更加快捷!

  那些复杂阴暗的计划如果让何夏安排人一步步来,没有几个月根本无法实现,但如果联合法罗里奥集团,那就是雷霆出击!
  “乔治……史克!”

  皮利亚斯惊呼出声,前面两个字声调尤其高,后面发现引起了远处人的注意才降低声音。

  法罗里奥不安于西班牙本国的发展,第一个扩张的国家的就是英国,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家诞生于英国的基建公司。

  乔治史克公司诞生于一九六九年,是由两人共同创建,分别姓乔治和史克,这也是乔治史克这家公司名字的由来。

  经历过多次的收购和扩张,在发展的四十多年里经历了许许多多风风雨雨,就连创建人之一的史克都离开了公司,终于乔治史克公司在在二零一二年获得了一笔神秘的资金,吞并了当时另外一家非常庞大的基建公司,成为威尔士最大,英国第三的基建公司!
  “夏,乔治史克公司的老板我认识,丹尔顿·乔治,一名地道的威尔士绅士,从他父亲手上接过公司,虽然因为曾经被乔治史克截标两次,但我觉得丹尔顿·乔治的为人还不错,并不讨厌他,他怎么得罪你了?”

  皮利亚斯十分不解的询问,作为同行,他非常关心丹尔顿·乔治的动向,很多竞标会议和宴席都会遇到,公司之间的确处于竞争,但私交方面算不上朋友,但绝没有交恶。

  在他心中丹尔顿·乔治为人慷慨,谈生意的时候言辞犀利,但跟朋友之间反而不善言谈,很沉默一人,除非谈论与生意相关话题,跟他很不一样,他自诩非常热情……

  “不,皮利亚斯,你想错了。我甚至不知道你说的丹尔顿·乔治是谁,因为得罪我的并不是他!”

  在之前跟齐格佛里德通电话过程中根本就没有谈及乔治史克公司的具体情况,要不是皮利亚斯说起,何夏真不知道乔治史克的大老板是谁。

  “我不瞒你,乔治史克一名大股东在前些时候对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如果不是有朋友给我通风报信会造成严重后果,如今他居然开始骚扰我亲朋,你觉得这样的行为能容忍吗?”

  皮利亚斯面色古怪,道:“唔,这种行为的确非常令人不齿,不过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倒是很寻常,当然,既然做了就要面对后果!夏,我支持你的想法!”

  寻仇好,皮利亚斯喜欢寻仇,因为何夏如果是为了寻仇,不说完全不考虑利益的问题,至少会更在意能否达成复仇的目标,而他就能从中得利!

  “据我所知,乔治史克只有两名控股股东,大股东就是丹尔顿·乔治,二股东有些神秘,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控股的公司层层叠叠,似乎来自挪威,我没有深入调查!”

  何夏听到皮利亚斯的话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深入调查能知道二股东来自挪威?

  “你的调查结果方向没有错,不谈那些事情,皮利亚斯,对于我的提议你有没有兴趣?”

  皮利亚斯意味深长的问道:“夏,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让我加入法罗里奥集团,五个点的股份就够了,然后让我们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个顺序,给乔治史克制造一点麻烦吧。”

  何夏当然不会把真实目的告诉皮利亚斯,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五个点的股份……”

  皮利亚斯摸着下巴思索,法罗里奥集团的估值大概在八十亿欧元,真实交易的时候略有下沉,五个点的话大概价值三亿五千万欧元。

  他很清楚何夏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如果狙击乔治史克成功,到时候能够分一杯羹,完全在情理之中。

  他更清楚这件事如果没有H·E投资公司的介入,仅仅依靠法罗里奥集团根本没有可能!

  于是非常痛快道:“夏,我觉得你的提议非常棒,细节方面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即将要做的事情可不是简简单单一个电话就能决定,其中的细节太多了!

  “哈哈哈,有点可惜,皮利亚斯,我下午的飞机回天朝京城,不过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会安排律师跟你接洽,另外我希望在短时间内能够看到立竿见影的成效,不知道有没有可能?”

  何夏问道,他希望尽快让王家父子露头。

  皮利亚斯没想到何夏如此积极,狙击一家估值大概五十亿英镑的大型基建公司说干就干,这让他忽然感到热血沸腾。

  “夏,还记得上次在慈善拍卖晚宴上那位安东尼·霍华德吗?”

  “霍华德机械?印象深刻。”何夏说道。

  皮利亚斯嘴角微翘带着一抹深邃笑容:“我想安东尼一定对这件事很有兴趣。”

  何夏眼皮一抬,建筑机械公司跟基建公司之间必然有密切的合作,既然皮利亚斯这么讲,看来一定有操作空间,他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皮利亚斯,给我个地址,我让律师过去找你!”

  “哈哈哈,夏,我才不会那么失礼,把你的人落地时间告诉我,我派人去接!”

  皮利亚斯现在没在马德里,他也要往回赶……

  “行,一言为定!”

  双方做好约定,挂断电话。

  何夏握着手机暗暗思忖:“你不出来,逼你出来!”

  轻声念叨一句,何夏转身回到别墅,第一时间将张律师喊到书房,把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告诉了他。

  张律师的心理素质相当不错,或许跟他的职业有一定关系,即便听到了非常夸张的事情,心情的波动也不是很大,而且还能非常理智的帮忙分析。

  “老板,您利用法罗里奥集团协助狙击乔治史克,进而引诱王家落入圈套的办法十分不错,我这里有一个想法,可能对您的计划有帮助。”

  首先肯定对方,然后再抛出自己的想法,更加容易让人接受。

  张律师只是以为何夏打算故技重施,像当初干掉天空艺的白宗伟那样,让王家父子蒙受巨额损失。

  何夏饶有兴致的抬了抬手,示意让张律师讲。

  “老板,您已经定好了投资公司总部所在城市,设计已经有托马斯先生操刀,还有一个非常重要关键的环节没有做安排……”

  “建设!”何夏眼神一亮。

  大型工程的选址和设计固然重要,建设本身也不容马虎,一幢结构复杂的大厦绝不是普通基建公司能够胜任,那需要非常厉害的建筑技术。

  “对!我的建议是,在法罗里奥集团实施计划的同时,您这边直接展开项目招标会,按照您的说法,王家隐藏在乔治史克公司的深处,我们不知道也很正常!”

  “到时候我们主动向乔治史克公司发出邀请,当然还要同时发出一些邀请给同级别的基建公司,这样应该不会引起怀疑,如果时间节点巧合,正好赶上乔治史克的生意被抢,那么它会上赶着参加竞标会。”

  “一旦参与进来,王家如果以为您不知情有所动作,那么正好落入圈套,即便王家安安分分,我们也可以利用一些手段来请君入瓮,留下一系列证据,到时候想要洗也洗不掉!”

  具体的过程肯定相当复杂,短时间内张律师也无法考虑周全,但只要双方能够接触上,就有了无限可能。

  想要永远躲在天朝京城,躲在暗处,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除非整个公司不要了。

  “好办法……”

  何夏按照张律师提供的思路往下想,觉得这招非常巧妙,既然你觉得自己在暗中很安全,那么就让你觉得很安全,等到危险包围到身边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老张,欧洲这边的事情麻烦你跟进,跟法罗里奥集团的合作就交给你来处理了,我下午先回京城!”

  张律师拍了拍一旁的手提包,笑道:“不瞒您说,我还收拾好了准备跟您一起回去几天,哈哈,还好没有通知我媳妇,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不耽误事!”

  “哈哈,等这件事忙完你放一周假,走吧,安排飞机送你!”

  送走张律师之后,何夏给皮利亚斯发了个信息,然后找到管家罗伯特,交代他多多关注艾尼亚,主要是注意史密斯教授的情况。

  下午三点,夏天庄园的青草被直升机螺旋桨强风压得抬不起头,H225直升机朝着西北方向飞去,不一会功夫便降落在二十多公里之外的巴塞罗那国际机场,全程不过十来分钟,机动性无与伦比。

  何夏一行人走下直升机,随行人员比来西班牙的时候少了一名律师,多了三位保镖,一行总共六人。

  “何先生,您路上多多休息。”

  管家罗伯特前来送行,等何夏一行人起飞之后,他负责把直升机开回夏天庄园。

  作为一名顶级的管家,驾驶普通直升机是必备的能力。

  相比较来到巴塞罗那的时候,这一趟回天朝何老板携带的行李非常少,一共就提了一个包,当然不是他需要携带的东西少,而是因为有了其他的办法来进行携带。

  这让其他随行人员感觉怪怪的,老板就一个提包,而他们每个人至少都是一个小行李箱。

  一架豪华至极的空中客车A380等候在停机坪,热情的机长和空乘人员列队迎接。

  何夏站在飞机下欣赏着巨大宽体机身的霸气,大家伙给人的安全感完全不是一边那些袖珍飞机能比,跨越小半个地球的飞行,安全和舒适并重。

  心里琢磨,等处理完王家的事情,就买一架飞机来庆祝庆祝。

  到时候在海上可以搭乘嘉年华集团的游轮,虽然不属于自己,但基本全球各大港口都有航线,覆盖范围非常广泛,比自己还方便,陆地有各式各样的车辆,天空则交给H225和A380!

  海陆空全面覆盖,美哉!

  陆茜见何夏看着飞机出神,以为他有什么不满,凑到耳边道:“是觉得空客的飞机不合适吗?”

  “为什么不合适?”

  何夏听到陆茜的话后感到十分疑惑。

  陆茜一愣,被噎住说不出话来,太过显而易见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像被人问: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
  在跟航空公司订飞机的时候,双方考虑到H·E投资公司作为波音公司大股东这一层关系,纠结了好久到底是安排波音的飞机还是空中客车的飞机。

  最后陆茜做决定,她记得曾经听何夏说过A380很舒服,所以就要了A380,按照她对何夏的了解,就算知道可能会造成一些影响,也不会在意。

  何夏看到陆茜尴尬的表情,被动技能【缜密】发动,细细一想便明白其中关键,试探问道:“因为我是波音的股东?”

  陆茜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何夏心中感慨,传送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身边人的记忆进行了修改,为了证实这一点,他看向周围几人,问道:“我是波音股东?”

  众人均是一呆,这问题可太有趣了……

  就连飞机的机长和一行空乘人员都略显尴尬,脸上带着机械的微笑,心里话,大人物真爱开玩笑!

  “何先生,H·E投资公司是波音第三大股份持有者,而您是公司董事长,当然算是波音公司股东。”

  伊莉莎最先回答。

  另外一行人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机长也在一旁面带笑容的点头。

  何夏表情古怪的点了点头,道:“唔,没关系,我投资波音公司只是单纯的商业行为,不影响我搭乘A380,登机!”

  说罢,便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之中踏上了登机梯。

  何夏心中感慨,人一旦出名之后,一个小小的举动可能完全没有任何特殊意义,但却会被旁人揣摩出各种深意,就很烦。

  他完全可以脑补出一篇篇莫名其妙的新闻报道。

  《波音第三大股东在欧洲某机场搭乘空中客车飞机进行跨洲飞行!》

  《释放信号?波音第三大股东有意转投空中客车!》

  何夏觉得随着自己公司名下投资的产业越来越多,诸如此类的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明显,到时候没准搞得自己跟品牌代言人一样,一不小心碰了投资公司竞争对手的产品,就会导致投资的公司股价波动……

  “看来要想办法淡化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能把自己推到最前面!”

  随着投资的规模越来越大,适当低调会对平时的生活更有利,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媒体盯上,狗血的报道让人烦心!
  “老板昨天到底干嘛去了?”

  杨自诚偷偷摸摸问陆茜,怎么一天时间不见,变得奇奇怪怪。

  “老板的事情少打听比较好!”

  陆茜抬头看着何夏的背影,她怎么可能知道答案。

  庞大的A380从巴塞罗那国际机场起飞,翱翔于蓝天,朝着东方飞去。

  与此同时,张律师和皮利亚斯在马德里法罗里奥总部见面。

  按照何夏的意思,张律师自然不是空手而来,他带着收购股份的资金,在商讨了一系列的细节之后,双方进行了股权的交割。

  法罗里奥集团股份高度集中于蒂诺家族手中,确切来说是皮利亚斯和他的父亲,两人加起来持股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还有百分六的股权分成三份,在家族的几个旁系手中,作为参与公司的奖励。

  最后的百分之四则分散在公司内部高管手上。

  何夏购入法罗里奥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来自于皮利亚斯和他的父亲,共出资三亿三千万欧元。

  由于法罗里奥集团并非上市公司,股权交易根本不需要进行任何披露,也就是说何夏成为法罗里奥集团股东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H·E投资公司成为法罗里奥集团股东之后,特定范围圈子内关于H·E投资公司总部建设基建公司招标的消息便传开了,同一时间,一系列围绕乔治史克展开的狙击计划同步进行,一分钟都没有耽误。

  强大的人脉关系、健全的商业版图、雄厚的资金支持,完善的信息收集,短短几个小时时间里,就对乔治史克公司造成了第一波实质性打击!
  英国斯旺西,威尔士高尔半岛东部布里斯托尔湾畔,威尔士地区第二大城市,西格拉摩根郡首府,同时也是威尔士的重工业中心。

  斯旺西是英国威尔士南岸重要港市,几个世纪之前是著名的煤炭港口,如今以金属冶炼为主,还有炼油、滑雪和造船等工业!
  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威尔士最大的基建公司,乔治史克公司的总部也设在斯旺西。

  夜幕下,这座重工业城市只有点点灯火,仿佛陷入了沉睡,位于城市西北角,一幢建筑风格十分独特的八层建筑顶楼仍然有人影晃动。

  乔治史克公司一间办公室内坐着几人,脸上都带着各种负面情绪,疑惑、气愤、无奈……

  明明已经谈好的工程,莫名其妙被截胡,而且还不止一个项目被截胡,前前后后有三个大小不同进度不一的项目出了问题!
  合作方给出的理由千奇百怪,而抢走项目的公司也不止一家!
  “这未免也太巧了……”

  一名络腮胡子的白人男子皱眉说道,他是乔治史克公司大老板丹尔顿·乔治的高级助理。

  “不用怀疑,肯定有人在暗中勾结要跟我们抢市场,这些年来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案例,体量大了,容易倾轧小公司的同时,也容易成为其他人攻击的目标!”

  一名公司的高管回应,他为乔治史克效劳二十年,发展过程之中各种酸甜苦辣都尝遍了,较为镇定。

  又一名稍微年轻一点的中年男子敲击着文件夹,说道:“核算部门已经给出数据,即便拿到了三百万英镑的赔偿金,三单项目仍然会损失超过三千万英镑的利润!”

  三千万英镑的利润对于乔治史克来说已经不低了,因为这是纯利润,并不是营收,公司在第一季度的利润也只有区区三千五百万英镑!
  也就是说,这一下整个四季度等于白干!

  而这还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黑云压城。

  “无论曾经是否经历过类似的事件,基本情况还是要调查清楚,两位拜托了,把敌人确定好,也让我好跟乔治先生有个交代!”

  高级助理捏了捏太阳穴,说道。

  高管点头答应,同时道:“给其他股东打个招呼,今年的归母净利润会下降大约百分之三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安特拉那边我来负责通知,其他人你们通知。”高级助理敲了敲桌子,提醒另外几人。

  他所说的安特拉是一家公司名字,是乔治史克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百分之三十四。

  安特拉公司表面上的拥有者是一名挪威人,整个乔治史克只有大老板丹尔顿·乔治和这位高级助理知道,安特拉真正的老板根本不是挪威人,而是来自东方天朝。

  另外两人不疑有他,纷纷表示没有问题。

  “关于H·E投资公司总部大楼招标,打算怎么做?”高级助理问道。

  利润减少令人叹息,但这是在运营过程之中不可避免的事情,坎坷在所难免,解决好了再次向前迈进。

  “托马斯操刀设计,鬼才脑袋搞出来的方案肯定不简单,可以挤掉一大堆技术方面不过关的竞争对手!”

  中年高管面色轻松的说道。

  “也正因为这样,到时候参与竞争的公司都具有相当的实力,会有一场恶战!”

  另外一名高管不像前辈那么乐观。

  “无论如何这是必须参与的战役,我觉得可以提前跟托马斯取得联系,或许会有一些帮助。”

  高级助理提议。

  中年高管点头赞同:“没错,公司跟托马斯有过一次合作,不算陌生,加上大家都是英国人,相信会有不错的回馈。”

  建筑设计师不能决定由谁来承建,但在提供设计方案的过程之中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左右结果,很多时候顺嘴提一提就有很大的帮助!

  “好,那就这样,我也该回去跟乔治先生回复了。”

  高级助理没有任何拖沓,直接结束了会议。

  ……

  天朝时间第二天下午,何夏一身休闲装站在锦兰园别墅小院中,正在视频通话。

  “妈,你们在夏威夷玩得还好吧?”

  京城时间比夏威夷早十八个小时,夏威夷这会正是上午九点的样子,王弘霞、何大炜还有潘兰昕三人刚从酒店吃过早餐,正准备出发去景点就接到何夏的视频通话邀请。

  “夏夏,你这是,这是回京城了吗?”

  王弘霞看着从何夏身后走过的保姆张姐,一下就认出这是京城的院子。

  “回来办点事情,住不了几天,然后还得赶去欧洲……”

  “来回飞累坏了吧,要多注意休息和饮食……”

  一家人聊了一会天,何夏忽然话锋一转:“爸妈,你们找个时间去一趟瑞士,到那边给你们办一下移民手续。”

  ???

  王弘霞和何大炜对视一眼,心中疑惑万分。

  “儿子,移民干嘛啊?”

  移民这个词汇在老一辈人眼中十分的生僻,对这个概念极其陌生。

  何夏笑道:“如今生意大部分都在海外,以后我估计长期都在海外生活,你们难道不打算抱抱孙子?”

  “抱孙子?”

  王弘霞眼睛一亮,什么旅游、移民的都抛到了脑后,问道:“夏夏,你准备结婚啦?”

  不远处,潘兰昕心中猛跳,竖着耳朵十分紧张的偷听。

  何夏嘴角抽动了一下,故作思索道:“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我的意思是以后你们要带孙子难道两头跑吗,会很麻烦,特意挑了一个护照免签比较多的国家移民,主要是方便。”

  瑞士以一百八十六个国家免签,在亨利全球护照指数中排名第七。

  “好,就按你说的来!”

  王弘霞答应得特别快。

  这一趟出国玩,她见识到了很多事情,一些曾经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加上“抱孙子”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何大炜对于移民本身也没有太深刻的概念,王弘霞已经做了决定,他也不无不可。

  解决了大事情之后,何夏松了口气,随后单独跟潘兰昕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挂断视频聊天。

  与此同时,古拉夫等三位保镖在别墅和院子到处转悠,脸上神色比较凝重。

  “要不要跟老板申请资金加强防护?”

  “如果按照计划只住几天就别费劲了,设备都没运到,还是我们多加小心吧!”

  在他们看来,锦兰园别墅小院的安保级别太低了……

  “张姨,我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吃饭。”

  何夏跟父母那边通完话之后准备先去公司一趟。

  夏天文娱在他的安排下成功“瘦身”,公司的大部分员工根据各自不同诉求得到妥善安排,他觉得很有必要去关心一下留在公司的员工!

  张姨停下手上的活,道:“刚回来不休息一下吗?”

  “在飞机上一直在睡觉,都快生锈了,不用休息,先走啦。”

  何夏从007世界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已经忙碌了一整天,紧接着又熬了五六个小时,在飞机上正好补了个觉,只是时差问题有点严重,估计晚上要熬到半夜才能睡着。

  “欸,那您路上注意安全。”

  何夏摆摆手,朝着地下车库走去,他让杨自诚去休息了,好不容易回国一趟,让他自己安排时间,自己这边开个车没啥问题,再者说也根本轮不到他亲自动手……

  三名保镖在听到老板要出门,已经第一时间等在地下车库。

  “何先生,请……”

  古拉夫打开奔驰V的车门,站在一旁抬手示意。

  “让你们去到处玩玩,你们怎么不听呢……”

  何夏有些郁闷,他的原意是让跟着自己回来的人都自由活动,陆茜和杨自诚已经走了,可三位保镖始终不离不弃!

  “何先生,保护您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请不要试图甩开我们……”

  格雷克像一头熊,脸上略带郁闷,他想起几天前何老板从夏天庄园一溜烟跑掉的事情。

  何夏十分无语的看着格雷克,要是其他两人这么说也就算了,毕竟不了解情况,格雷克跟自己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吗?
  好像看懂了何夏的眼神,伊莉莎笑着道:“何先生,格雷克跟我们说过您英勇制敌的行为,不过我们依然是您的保镖,请不要否认这一客观事实,好吗?”

  容貌不错的女性问“好吗”,就让人很难有抵抗的意图。

  何夏无奈的耸了耸肩,算是妥协了。

  古拉夫驾车,何夏坐在老板位,副驾驶是伊莉莎,格雷克喜滋滋的开着宾利跟在奔驰V后面。

  同一时间,一间看似朴素的办公室内,王在野正在听手下汇报消息。

  “王先生,收到消息,何夏搭乘的飞机下午两点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根据消息说,他是从西班牙飞回来的,包下了一架阿联酋航空的飞机。”

  “下飞机后他哪里也没去,直接回锦兰园的别墅了!”

  王在野停下手上的钢笔,摸了摸鼻梁,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以他的能量,调集一些力量对何夏那种级别的人物进行监控十分容易。

  等手下离开办公室,王在野站起身走到窗户边看向院中飘零落叶的老树,心中有种不太安宁的感觉。

  就像当初何夏笃定暗中想要对付自己的人是王家那样,王在野心中肯定这会在针对自己的人就是何夏,双方都没有承认,但这并不影响存在的事实!

  “这个时候跑回来是要亲自动手做点什么吗?”

  王在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带思索的神色。

  最近这些天,造纸厂也好,锂电池厂也罢,全部停工停产,问题实在太多了,刚解决完这边的投诉,那边又有人举报……

  普通人根本不会被王家放在眼中,哪怕是一群普通人也翻不起风浪,但如今作对的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只是枪,握着枪的人不好惹!

  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停产整顿,避其锋芒!
  王在野不怕,厂子能长期维持且运营靠的不是商业头脑,只要关系在就能长长久久,一旦何夏的打击停下,厂子立刻就能恢复活力!
  全方位打击很耗费财力人力,他知道何夏有钱,但再有钱也不可能为了出一口气不计成本的进行报复,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就会停手。

  “两败俱伤啊……”

  王在野郁闷摇头,的确是自己错在先,何夏抛售资产的损失他大概知道,如今又砸钱来对付自己公司,双方的损失加起来已经相当可观!
  可惜事情已经发生,王家摁下“开始”按钮,如今却没有能力摁下“停止”按钮!
  正在这会,王在野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共有四部手机,口袋里一部,公文包里有一部,办公桌上有两部电话,分别有不同的用处,各不相同,此刻响起的手机专门用于家人之间联系,而且是非常亲近的家人。

  拿出来一看,果然亲近,自己儿子……

  “爸,何夏回来了你知道吗?”

  王汉博开门见山的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慌张。

  “他一个大活人,愿意回来就回来,愿意走就走,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王在野滴水不漏的说道。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