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 > 第749章 直抒胸臆

第749章 直抒胸臆

2023-08-01 作者: 隐语不言
  第749章 直抒胸臆
  一年十二个月,三年三十六个月。

  自秦尧以黑马之姿出现,成为精英首席已经过去了三十七个月,三十七次大比,他总共接受了八次挑战。而这八次挑战的结果无一例外——几乎没人能在他面前撑两个回合。

  而他除了在月初的时候会冒一次头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待在藏书阁内,随着连希圣将他那句没有一无是处的阴阳术传出,甚至带动了一股翻书热。

  当然,这热度也仅仅是一阵风。

  过了风口,发现自己并不能从藏书阁得到什么好处的阴阳师很快又散去了,是以如今阁内仍旧只有他一人在修行。

  连希圣去看过他的静修,忠行也看过他的静修,在他们眼中,他的修行便是看看书,打打坐,极其简单,也十分适合带孩子。

  不过忠行到底是个老实人,让他干将两个累赘直接甩给秦尧的事情,他还真干不出来。

  故而告别掌案,带着两小离开主殿后,他将二人拉到自己面前,目光扫视过他们的脸,最终定格在小女孩身上:“我一人的资源顾不了你们两人,所以只能将你们之中的其中一个,交给我师兄来照顾。晴明的情况有些特殊,将他交给师兄的话,我心里过意不去。百旎,你愿意跟着我师兄吗?”

  小女孩没有丝毫迟疑,目光坚定地说道:“我愿意。”

  在她看来,情况就算再糟糕,也好过一个人在平京城内自生自灭。

  忠行暗自松了一口气,道:“走罢,我带伱们去见我师兄。”

  藏书阁。

  三楼。

  秦尧孤身一人坐在一张向阳的桌子前,桌上摆放着一本阴阳术的秘籍,其中的字符在他眼中被分解成无数术式。

  经过三年零一个月系统化的学习,他对阴阳师基础术法的了解足以胜过寮内所有弟子,甚至包括一些长老。

  “嗒,嗒,嗒……”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大两小三道身影缓缓走进阅读室,径直走向窗前木桌。

  秦尧眼前的无数术式刹那间消失不见,转身望向三人,心神微动。

  “拜见大师兄。”忠行躬身说道。

  俩小孩不知该怎么称呼,只能跟着行礼。

  “整个寮内就属你和我关系最好,这些俗礼不是都放下了吗,怎么今儿又提起来了?”秦尧彻底转过身来,笑着问道。

  忠行赔着笑,放下手臂:“这不是有事相求吗?我寻思着客气点也好说话。”

  “和这俩小孩有关?”秦尧直截了当地问道。

  忠行点点头,轻轻推了百旎一把:“他们是我在这次任务中救下的,两人都没了归处,便被我带回了寮中。

  但以我现在的时间,精力,以及资源来说,供养一个弟子还行,两个弟子就有些力有未逮了。

  因此我想求您帮我照顾一下百旎,让她可以在阴阳寮内立足。”

  秦尧看了看少女稚嫩的小脸,心中暗道:“乱了,全尼玛乱了。”

  他与忠行相处三年,忠行从未求过他任何事情,如今第一次开口,且看起来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于情于理他都不该拒绝。

  但问题是,在原著中,百旎日后是阴阳寮的掌案啊,不是普普通通一路人。

  若自己收下百旎,百旎的宿命不曾改变,那么他便与阴阳寮彻底绑在一起了。

  可转念一想,好像与阴阳寮彻底绑在一起也没什么损失,便道:“你好不容易求我一次,我若不允,将来还怎么使唤你?”

  忠行大喜,连忙说道:“百旎,快磕头。”

  “百旎拜见师父。”

  瘦小的女孩应声跪地,脑门砰砰的砸在地板上,实实在在的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秦尧抬手说道。

  “谢师傅。”百旎起身,缓缓来到他面前,转身面向忠行师徒。

  “晴明,还不赶紧拜见师伯,拜见师姐。”忠行推了推身旁的小孩,笑着说道。

  晴明如梦初醒,急忙冲着秦尧深深一躬:“拜见师伯。”

  随即又向百旎拱手施礼:“见过师姐。”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百旎咧嘴一笑,笑容纯善,至此方才展现出孩子天真的一面……

  几天后。

  黄昏时分。

  百旎与晴明背对夕阳,缓缓行走在古朴大气的建筑群中,小声交谈着彼此现状。

  “师伯严厉吗?”

  “一点也不严厉,相反,很好说话,很讲道理。”

  “真好。”

  “忠行师叔很严厉吗?”

  晴明点头:“我现在很怕师父……”

  百旎拍了拍他后背:“这是另外一种好,万不可生出怨怼之心。”

  “我知道的……”晴明轻声开口。

  “就是你吧?”

  突然,一名黑衣长发的半大少年闪身至二人面前,盯着晴明问道。

  晴明一脸愕然:“什么?”

  “我的意思是……杂种。”黑衣少年说道。

  晴明面色瞬间涨红,狠狠瞪着对方:“你说什么?”

  “人妖结合产生的怪胎,不叫杂种又叫什么?”黑衣少年冷笑道。

  晴明默默握紧双拳,竭力忍耐着愤怒。

  百旎挺身而出,挡在晴明身前,冲着黑衣少年怒斥道:“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黑衣少年目光狠戾地说道:“我爹娘都是被妖怪害死的,我骂一个妖怪杂种怎么了?”

  “晴明不是妖怪!”百旎大声说道。

  “妖怪的孩子,不是妖怪是什么?”黑衣少年针锋相对地说道。

  “他是我的式神。”情急之下,百旎大喝道:“你敢说式神是妖?”

  式神从本质上而言就是妖,但黑衣少年却并不敢这么说。

  概因在这阴阳寮内,大部分阴阳师都在修炼式神。若他口无遮拦的说出这话,一场大祸便在眼前。

  “牙尖嘴利。”

  黑衣少年狠狠剜了她一眼,说道:“你说他是你的式神,那么我问你,侍神令何在?”

  百旎:“我们之间的关系,不需要侍神令来约束。”

  “笑话。”黑衣少年哈哈大笑:“没有侍神令,算什么式神?”

  “百旎,我们走罢。”晴明伸手拉了拉百旎的衣角,有些怯懦地说道。   
  百旎不太清楚师父与师叔在寮内的份量,故此不太敢惹事情,牵着晴明便欲离开。

  “唰。”

  黑衣少年抬手拦住二人,目光森寒地望向晴明:“这就想走?你以为我过来拦你,就是单纯的为了骂你两句?”

  “你还想干什么?”百旎不干了,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黑衣少年一把将其拨开,呵斥道:“有你什么事情,在这里给我叽叽歪歪,叽叽歪歪。”

  秦尧这两日虽已开始传授百旎术法,但仅仅两三日功夫,少女连术式都没记全,更遑论炼体了,是以被粗鲁的推倒在地,脑袋磕在青石上,当即一片淤青。

  “师姐。”晴明惊呼一声,纵身飞扑向对方。

  “嘭。”

  黑衣少年一脚踢在他肩头,将其踹倒在百旎身旁,嘲讽道:“英雄救美?你也配!”

  百旎出离的愤怒了,手结法印,对着黑衣少年使出自己尚未掌握的攻击法术。

  一束蓝光自其贴合在一起的双手食指冲出,然而还未攻击到黑衣少年身上,便自行消融在天地之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衣少年不加掩饰的嘲笑,嘲讽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能打出什么攻击呢。”

  百旎脸色被笑的通红,无地自容;晴明脸色也很红,不过比脸更红的是眼睛。

  黑衣少年就喜欢看到他们的这种反应,这给他带来了一丝宛如大仇得报的快感。

  哪怕他知道眼前这半人半妖的杂种与自己父母的血仇无关,但谁让他是妖呢,是妖就该是这种下场。

  “砰。”

  少焉,黑衣少年抬脚踩在晴明头上,居高临下的威胁道:“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打你的事情,否则从今往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打你一顿。”

  “啊~”

  晴明双眼彻底变成了赤红色,仰天长啸,一股强大气浪骤然自其体内冲出,重重轰击在黑衣少年身上,瞬间将其弹飞而起,抛了很远很远。

  与此同时,这股强大妖力也吸引来诸多目光,两道身影几乎同时破空而来,分别站在晴明与黑衣少年身旁。

  “天福。”国字脸,剑锋眉,额头上绑着一条黑色扎带,身上穿着一套暗红色祭祀长袍的男子将黑衣少年扶起,目光关切地唤道。

  “师……师父……”瞿天福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脑袋一歪,彻底昏死过去。

  红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缓缓将人放了下来,抬头望向正在封印晴明体内妖力的忠行:“此事,你需给我一个交代。”

  忠行封印了晴明外泄的妖力,扭头向百旎问道:“百旎,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衣男子顺势望向少女,强大的压力令其身躯微颤。

  忠行默默站到百旎身前,替她挡住了所有压力。

  百旎长长松了一口气,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每一句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瞿长老,现在你是不是要给我一個交代?”听完陈述后,忠行抬目望向瞿义安。

  “和我要交代?”

  瞿义安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要交代?何况,我徒儿说错什么了吗?人和妖生的孩子,难道不叫杂种?”

  忠行握紧双拳,眼欲喷火:“瞿长老怎可如此蛮不讲理?”

  瞿义安:“你还有脸怪我?此事难道不该怨你?若非是你将这杂种接入阴阳寮,又怎会有今日之争端?”

  忠行心里像是燃起了一把火,愤怒地说道:“我要向你发起挑战!”

  “昏头了你,挑战是在月初,不是今天。不在规定时间内向门内长老挑衅,我可以治你不敬之罪知道吗?”瞿义安说道。

  这话宛如一把尖刀深深刺进忠行心里,刺伤他的同时,也将他郁郁于心的邪火全部泄露出来,苦笑一声,再无脾气。

  “长老好大官威啊!”见忠行无法解决问题,默默关注着此间动态的秦尧只好化光而来,站定于百旎身前。

  瞿义安皱了皱眉,道:“秦尧,这不关你的事情,别乱掺和。”

  秦尧伸手指向百旎,淡漠道:“瞿长老难道不知道,她是我的弟子?”

  瞿义安心中恼怒,冷喝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秦尧一步步向他走去,边走边道:“知道她是我弟子,还纵容门徒打伤她,那你就是其心可诛。不知道的话,连这点情报都没有,就说明你瞎。”

  “你放肆。”瞿义安大怒。

  秦尧在心中默念了金刚伏魔咒,平静说道:“阴阳寮第十一号弟子,向第八号长老发起挑战。”

  “你怎么和忠行一个德行,不知道今天是几号吗?”瞿义安训斥道。

  秦尧冷冷一笑,身躯骤然化作一道白光,刹那间出现在对方面前,拳出如龙。

  不。

  他是真打出来一条金龙虚影,重重砸在毫无防备的瞿义安胸口,将其胸脯直接打塌陷了,身躯更是不受控制的倒飞而起,人在半空中喷出带着内脏碎片的血渍。

  “唰,唰,唰……”

  自此,事情彻底闹大了,以掌案为首,诸多高层迅速集结而来。

  “嘭。”

  瞿义安身躯砸落在地面上,抽搐不止,呼吸犹如风箱般沉重。

  “何至于此?”连希圣驻足在瞿义安面前,伸手释放出一团光辉,护住对方性命。

  秦尧怡然不惧,直视对方眼眸;“他徒弟打我徒弟,我打他,有什么不对吗?”

  连希圣:“好像是他徒弟吃亏更厉害一些。”

  “他那徒弟主动挑衅在先,吃了亏,就有理了吗?”

  秦尧道:“何况,我怀疑这厮就是受了瞿义安的指使过来找麻烦的,否则他怎会知道晴明是半人半妖的事情?”

  连希圣低头望向瞿义安,却见对方努力挣扎着说道:“掌案,冤枉,冤枉啊,我只是曾随口向天福提过一句,压根就没指使他做任何事情。”

  “你说没有就没有啊,我还说你肯定有呢。”秦尧冷笑道。

  瞿义安被气的血气上涌,张口又吐出一股赤血来,面色煞白。

  “够了。”连希圣沉声说道。

  秦尧不再言语,静静等待着对方判决。

  假使判决不如他意,离开这阴阳寮便是。

  以免再有什么傻逼对着他狺狺狂吠,还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呸。

  什么东西。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