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三国:汉中祖 > 第645章 身死

第645章 身死

2023-08-01 作者: 周府
  第645章 身死
  反应过来的孙权,神色惊慌,大声喊道:“速命中军及南营将士率军支援西营,务必击退汉军夜袭。”

  “诺!”

  孙权的幻想很美好,但情况却不如他所想的一样。

  在众人的注意力被西营的纪信吸引过去之时,南营更大的攻势席卷而来。

  邓艾以李骞率领二千精锐步卒手持劲弩当前,突入营内,见人便射,卒锐不可当。在睡梦中还未来得及披甲的吴军士卒见之大乱,纷纷躲避汉军弓弩。

  南营守将奋威将军,张昭之子张承,才刚刚从睡眠中惊醒,披着甲胄,头发四散,光着脚在营内来回奔走,勒令麾下士卒集合,但效果甚微。

  身旁的部曲拉着张承,劝道:“将军,今汉军夜袭击,势不可当,营内将士混乱不已,难以阻止。我等不如暂且避让锋芒,于后整军再战。”

  话音刚落,他们的周围的弓弩声不断逼近,大量的弓臂和弓弦同时震动的声响传入他们的耳内,令人身体发软。

  每次弓弦之声响起,紧接着是箭矢穿越空气的尖啸声,再而就是他们将士的中箭的惨叫声。

  强攻劲弩面对甲胄不齐,又无盾牌遮挡的吴军士卒,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给他们造成了大量的恐慌及杀伤!
  这意味着什么?
  作为从戎多年的他,怎么还不明白。这意味着汉军队列整齐,士卒精锐,虽是夜间厮杀,但仍能分辨敌我。而且在破空声中,他还听出了弩机扳动的咔嚓声响,汉军不仅有弓手,还有与之搭配的连弩。

  “将军,汉军逼近,我等该如何是好?”那部曲问道。

  张承迟疑了一下。

  如今西、南二营皆被汉军突袭入寨,局势可谓是恶劣。今自己若是后撤,汉军就可长驱直入中军。陛下又在中军,届时汉军杀至跟前,自己必定会受责罚。既然如此,当奋力一搏,拖住汉军,等待其他所部士卒反应过来,自然能够逼退汉军。

  张承带上头盔,拔出长剑,沉声道:“某不敢言勇,但亦有报国之心。诸位,随某上!”

  张承与其父张昭不同,他早些年出任文吏,但为人勇壮刚毅,曾率军讨平山越,得精兵一万五千人。又任濡须都督、被封为都乡侯,领部曲五千人。曾多次北伐,在东吴军中颇有声望。

  “诺!”

  张承南营有其部曲五千人,但在周围的他不过五、六百人。他们数量虽然不多,却是跟随张承南征北战多年的老卒,战斗经验丰富,士气高昂,可比精锐士卒。

  观察了营寨内的火光及声响情况,张承发现汉军前部的人数应该不多,大部分还未深入,甚至有些还在吴军营寨外围。

  故而,张承领着这些精锐部曲,准备率先击溃汉军前部,先声夺人。只要能打退他们的进攻,败其精锐,然后在原地高树旗帜,就能集结营内的士卒,以为坚守之用。进而能在后续吴军的士卒的支援下,逼退汉军。

  虽然身后的老卒,或披甲胄,或赤膊光脚,或仅持武器。但张承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若配齐装备,估计汉军已经涌入了营内,需要稳住阵脚也没机会了。

  夜幕中,张承等人快步奔走,距离汉军前部五十步之时。张承呼喝高喊,大步向前,麾下持盾的士卒在前,形成盾墙呼喝前行。

  李骞哈哈一笑,吩咐士卒把弓弩背负道到身后,转而双手握持长刀、利斧等双手武器,狞笑着迎了上来。

  张承透过盾墙的缝隙见没有持盾对冲,心中不由一喜。他凭借部曲的精锐,盾墙战术的出色,数次立有战功。且平定山越之时,便是使用此法。

  眨眼睛,两军便对撞在一起。李骞身先士卒,施加身体及冲击力给持盾吴军身上,然后后撤一步,双刀持剑敲打盾牌两侧。

  而挨打的吴军士卒,感受着李骞施加下来的力量,持盾的手腕酸痛,根本无法调整重心,自然也无法单手持刀透过盾牌缝隙刺向李骞。

  与李骞招式一样,无当飞军士卒持双手刃保持距离,奋力敲击盾牌两侧,让盾牌产生左右不定的翻转。前面几次吴军士卒还能抵挡,但仅凭借着人的腕力坚持不了多久,渐渐跟不上了节奏。

  李骞上前用刀柄从盾牌上沿下磕,突然起来的外力使得盾牌上扬,吴军士卒也顺势仰头。就在此时,李骞持刀从下往上挑,插入吴军士卒的胸膛。就这样让张承引以为傲的盾墙战术告破了,其余士卒无当飞军士卒或快或慢也都击破了盾墙。

  “上矛!”张承见状,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不过李骞怎么会如张承所想,无当飞军跻身而入,直插吴军军阵。双方将士互相厮杀,刀斧挥砍躯体,鲜血覆盖土地。深暗的夜色中,许多人惨叫着倒下,而绝大部分都是张承的部下。

  厮杀了半晌,吴军士卒直接溃逃。

  李骞用手摸了把脸,吐了唾沫,说道:“此法欺负蛮夷还行,妄图以此攻破我军,恐是异想天开啊!”

  李骞从白甲卫调出来后,便在无当飞军中任职,对于军队战术而言,颇是精通。破盾墙的方法颇多,用双手武器破之,无疑是最难的。

  另外一种简单的方法,就是使用标枪,将其投到盾牌上,给盾牌施加重量。这样具有重量的盾牌,无法调整方向,也难以举起,盾墙也就不攻自破了。

  就在李骞追杀南营的吴军士卒时,汉军骑卒也从营门内奔驰而出,直向孙权的中军而去。

  骑队里傅佥手持长槊,见张承被数人簇拥向北奔走迅速,喊道:“此必乃吴将,本队将士随我杀之。”

  “诺!”

  “走~”

  张承惶恐而走,他早已经失去了抵挡汉军的勇气,也彻底明白了魏军为什么打不过汉军了。因为就汉军的战斗力比魏军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无盾士卒以极高的武技击破自己的士卒,这是他难以想象的,如此勇士也就只有在陛下亲卫身旁见过。

  傅佥双腿夹马,单臂发力,长槊从背部钉死吴军士卒,反手拔出长槊,槊刃滑过张承左臂,将他带倒在地。

  身后的骑卒奔涌而至,用手中的长矛从张承的肋侧斜刺下去,长矛贯胸而入,将他扎了个通透,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流淌在汉南大地上。

  吴将张承身死,南营大破,士卒奔走而逃。

  “走!”

  一击袭杀张承成功,傅佥没有逗留检查战果,而是领着本部骑卒跟上大部队,他们的目标可是孙权呢!

  与此同时,邓艾吩咐完各部的目标后,也带着步骑朝着孙权中军杀来。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