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高塔之子 > 第513章 谈(上)

第513章 谈(上)

2022-11-23 作者: 半步炼狱
  第513章 谈(上)
  前田罗密欧说了什么马尔斯不知道,马尔斯只知道石川先生再请他进客厅的时候,这位亲王的脸色非常难看,而他的夫人看着马尔斯:“请小先生带我们去新东京一次吧。”

  于是马尔斯先和书记联络了一下,老头子听说来的客人是谁之后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给了马尔斯一个坐标,于是马尔斯与涅联手开了一个传送门。

  出于安全考虑,马尔斯首先走进了传送门。

  传送门的那一头是一个很标准的小院子,书记坐在轮椅上,一个少年站在他的身旁。

  “真是胡来啊,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和那个男人面对面。”书记说到这里,与马尔斯握手,他的腿上盖着毯子,这个四岛的冬天格外的冷。

  马尔斯给了一个答案:“因为文明有同样的敌人。”

  这个答案也许有些模糊,但对于书记这样的人精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笑了起来:“是啊,文明的敌人,虽然我们和石川先生是敌人,但还是比不过那些疯子与狂人。”

  这时,椿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她扫视了四周:“东丘居,书记竟然选了这么一个好地方。”

  “我和小西先生不一样,他有他的西冰庐,我有我的东丘居,他是炼狱,我是人间。”书记说到这里扭头看向那个少年:“源宫,去给客人们准备茶水与点心,还有,告诉厨房,准备一下午餐。”

  “书记不必如此客气。”走出来的石川先生快步来到了他的面前。

  老人看着眼前的亲王:“我记得,二十四年前,我们在京都的夜里见过一面。”

  “当时您是北方主义最老成的人斩。”石川先生递出手。

  “你是王党最有意思的新人,一代新人送旧人,我的两个老朋友都死在了你的手里。”书记伸手,与石川的手紧紧相握。

  “您也一样,您在七月十一号杀麻生首相的那一夜,我原本是要护卫他的,但带我进行的师傅说简单的事情还是让老人家来做好。”石川先生笑着说道。

  石川先生笑着,而他的怀念让书记想了一下,然后这位老人笑了起来:“我想起来了,你的师傅是桃山纯,他是当时王党的剑术师范,接了我七剑,是个了不起的汉子。”有卫士端来了椅子,石川先生接过椅子,坐到了书记的身边。

  他的夫人皱着眉头,很显然不喜欢男人之间的唇枪舌剑,但良好的教育让她的不愉快只展现于她的眉头之上。

  马尔斯坐到了树枝织成的椅子上,后面跟过来的涅干脆坐到了马尔斯的腿上。

  他看着老头子面前的那面墙,墙上挂满了小小的照片:“这是……仿的高塔的那长碑吗。”

  “是啊,我们那一届,三十三个学生,十六个选了主义,十七个王党,最终,只有我与小西活了下来。”书记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满是笑意,但笑中的落寞肉眼可见:“我们那一代人,再往前,再往后,都在重复同样的道路,我们想活得像一个人,不受盘剥与伤害。”

  “我们有一样的敌人。”

  “不,石川先生,你也是,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

  对话到了这里,两人互相换了一支烟,石川点燃了烟,然后为书记点了烟。

  “我的条件,马尔斯应该都说了过吧。”石川先生抽了一口问道。

  “听说了,如果不是马尔斯小先生说的,我会以为你是在消遣我。”书记抽了一口:“瘦西湖,还是和以前那样,是好烟。”

  “呵,您给我的可是手工土烟。”石川先生一边说一边抽了一大口。

  “这里要花钱的地方多了,能省一些也好啊。”老人一边嘀咕着,一边伸出手,一只玳瑁猫跳到了他的腿上。

  “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贤者才有的品质,书记,你能保证你与你的后继者能好好守护这片大地吗。”石川问道。

  “我只能保证我自己,石川先生,就像是你只能保证你自己。”老人说到这里,注意到了在远处抱着森丸的铃兰:“那不是小西家的曾孙女吗,听说她跟着马尔斯。”

  “是啊,我拜托马尔斯,一定要让这片大地不再出现如今贵族那样的人,因为他们除了吃人之外,别无他法。”石川先生看了过来。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拜托你呢,马尔斯小先生。”相应的,书记也看向了马尔斯。

  马尔斯没有开口,只是在沉默中点了点头。

  如果这能给四岛带来和平,马尔斯可以接受自己面对任何苦难。

  “太好了,那么,四岛的女王,您怎么看呢。”

  “我丈夫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而我的意思,您也明白对吧。”

  面对来自王堂最后一位女王的疑问,书记点了点头:“真正在北方主义者从不畏惧挑战,从西陆第一公社开始直到现在,我们北方主义者一直都在对抗这个世界,包括我们自身的不足与缺点。”

  “您这样的人,自知人是有缺点与不足的,那为什么您还要……”“年轻的夫人,我的祖父告诉过我,您的曾祖父曾经也是一个好统治者,他给每一个愿意回到四岛人发田地,扩大可居住区,他说,那是我们曾经的王,但他的儿子有别的想法……”

  打断了夫人的话语,老书语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这一生没有子嗣,但我们也会有后继者,我只能尽我所能,为我们的主义与未来选一个最好的,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你们生来就是如此,而我们,生来并不如此……你们如果真要走到这一步,我可以帮助你们,而且就像是你所说的那样,愿意和你们走的人都可以走,甚至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依然可以分而治之。”

  “为什么,难道先生您不想看到革命胜利吗。”夫人出于好奇问道。

  “因为我相信我们所信仰的制度要比你们的优秀,夫人,而为什么我会这么做,那是因为我觉得有对比才会有伤害。”

  “那怕因此而错过最好的时机吗。”

  “只要贵族继续你们那么愚蠢的统治,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面对这个问题,书记的独白听起来可是真的不错。

   人都麻了最近一周……

    容我再缓缓……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