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揣崽跑路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白月光 > 第205章 不知该说单纯还是笨(4000字)

第205章 不知该说单纯还是笨(4000字)

2022-06-27 作者: 我爱肌肉猛男
  第205章 不知该说单纯还是笨(4000字)
  “万生门。”

  叶烟思索一阵后,望向窗外的那些人,轻声说道。

  希望她一手创办的宗门未来能够拥有万万弟子、万万信徒,每人能在此地灵找到自己生存与修炼的意义,这便是她建立这个门派的初衷。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考核,百人当中脱颖而出二十七名优秀的弟子。

  实力最强的来自槌金宗的牧茂勋,已是金丹后期。

  大部分弟子则是筑基期。

  还有几个年纪小的弟子尚还是练气期, 但他们的天赋和根骨极好,掌握的炼器知识丝毫不比其他人差,看模样应该是某些炼器家族出来的子弟。

  考核通关的二十七人皆是喜气洋洋,而被淘汰的八九十人则垂头丧气。

  叶烟安慰他们也不必气馁,等三个月后,她会再次安排一场大范围的考核,招生范围扩大到整个修真界,招收有意向的散修或年轻弟子。

  谁去打广告?
  自然是让锻器宗那些弟子重拾“老本行”了!

  而她也正式在公众面前表明[叶乙伯]的身份,并许诺参加宗门考核取得前三甲优异成绩的修士,将可以得到自己亲手炼制的一把本命灵器。

  此事在整个修真界激起了轩然大波。

  尤其是蓬莱仙岛那群老家伙们全都傻眼了。

  他们这群老姜虽然早就猜出来当年见到的那位青年才俊或许是用了人皮面具和隐藏修为等法器,但也万万没想到是一个如此年轻貌美的女修!

  看起来跟他们的孙子孙女辈差不多大?!
  这、这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老死在沙滩上啊!
  不仅如此,叶烟还安排了佟金嘴在材料行和他收购的那些酒店酒馆,还有他麾下的各种渠道商铺内派人散播招生广告……如此一通安排下来,三个月后前来参加招生试炼的修士,居然也浩浩荡荡的有千人之多,丝毫不输于那些建宗千百年的中流门派。

  而且这还只是万生门名声刚打出去的成果。

  修真界大部分地区都还不知道有这个新宗门的诞生,等假以时日,每年参加招生的人数突破万名并非难题。

  最后通过试炼的修士有152人,加上三个月前招生的27名弟子,如今万生门一共拥有179名弟子。

  作为开宗第一年的招收情况,叶烟对于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这些弟子暂时只有外门弟子身份,等半年之后,叶烟会再次设立一次更加严谨困难的内门弟子考核, 来选拔新一门的内门弟子。

  和当年的五绝宗一样,宗门每年都会设置多门考核,来考察弟子们一年的学习收获。

  而职务越高的弟子,所能得到的资源和教育也更上一层,此举意在提升弟子们之间关于修炼的积极性和竞争力。

  不久之后,叶烟再一次内视灵府,便发现神源石的裂缝又变浅了一点点。

  这是个好兆头。

  至少说明她选择这条路是正确的。

  *
  “莫云寒最近可有什么动静?他最近两年可在吾剑派好好待着?”叶烟这几年光顾着和她家小妖腻歪去了,对修真界的事情所知甚少,而且莫云寒这个心头刺最近几年也是行踪诡异,她几乎没怎么见过他了。

  “你问他做甚?”

  燕睢皱了皱眉,看出他对这个名字分外不喜,不过毕竟是叶烟主动出口,他还是老实巴交回答道,“当年,他跟你离开宗门的时间差不多,好像是要去寻找一个什么秘境,听说是去了魔域,好几年音信全无。”

  “我倒是前几天在宗门见到他了,想来他应该也是刚回来不久,你找他什么事?”

  “没事, 只是突然想起来, 随便打听一下。”叶烟淡淡道,手指摩挲杯面,眸底闪过一抹深思熟虑。

  莫云寒最近几日才回宗门,那他消失的那几年去干什么?
  莫非跟上界的那群人神有关?

  他如今修为几何?自己还是他的对手吗?
  重重疑虑在心底发酵酝酿。

  叶烟眉头越皱越紧,不知为何,她近日心头总有种坠坠不安的感觉,似乎将来要有什么难以预料的灾厄大事要发生。

  燕睢自然是不信她的随口一绉。

  他看了一眼窗外,天色不早了,便起身拱手打算先行告退。

  “不再呆一会儿吗?喝完这杯灵润茶再走?”

  叶烟骨子里作为热情好客的华夏人,下意识地客套了一句。

  燕睢摇摇头,长叹了口气,满脸愁色,“我先回去了,父亲近日来病重,还需要我回去打点宗门上下。”

  他能在百忙之中挤出这么一点时间,也还是看在叶烟的面子上。

  “二师傅病了?”

  “他老人家身体不是一直挺健朗的,怎会突然病重?”

  叶烟心生疑惑,燕睢的父亲燕弘方乃是吾剑派的掌门,更是强大如斯的合体后期修士,离渡劫期只有一步之遥,强悍的身体素质可并非孱弱凡人,怎么会突然生病?
  燕睢犹豫了片刻,四下张望。

  确定屋外无人。

  他才小声道,“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烟见他这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样子,心底更是疑惑,也不免着急了起来。

  “我父亲前段日子闭关,打算冲击渡劫,却不知为何失败了……”

  “父亲因此根基受损,日日瘫痪在床,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如今他无法行动,就恍若那植物木头一般,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康复。”

  “为了避免宗门上下人心惶惶,或者被我们宗门的仇敌知晓借此做文章,所以此事被我们封锁了消息,只有宗门高层的几位长老和我知道。”

  “私底下,我们也寻找了不少名医丹修,却无人知晓父亲的病症究竟结在何处,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办法医治……”

  叶烟越听越不对劲,敏锐捕捉到他话中的几处关键,嗓音微凉,“此事只有你和宗门几个长老知道?”

  “哪几位长老?”

  “具体是谁?”

  叶烟来到修真界已有三十余年,其中关于原著的许多细节都已记不清了,但大致几个重要情节还是有印象的。

  方才听见燕睢所说的这番话,她蓦然想起,原著中一个还算重要的剧情点。

  莫非……

  “只有我和大长老、二长老,五长老知道,我们四人当时为父亲护法,所以第一时间知晓父亲发生了意外,并紧急封锁了消息。”

  “三长老又去魔界报仇了,所以不在宗门,而四长老则是个云游四海的散漫性子,也好几年没回过宗门,除此之外还有个从百春堂请来的医修,不过他和父亲是几百年的至交好友,所以我们都很放心。”燕睢一五一十道。

  “你口中所说的大长老,是不是名叫杨海?”

  叶烟已经越来越确定自己心里的猜测。

  “对。”

  燕睢点头,疑惑的看了叶烟一眼,不知她此言意欲何为,“杨海长老是除了父亲之外,宗门内修为最高也是资质最老的长老,他和父亲当年可是师出同门的师兄弟,自然担得上宗门的大长老之称。”

  “小心你们宗门这位杨海大长老。”人家或许可不屈于当一个普通的宗门大长老,说不定想当个宗门掌门来玩玩呢。

  在原著中,这个杨海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自负又善嫉,城府极深,极善于隐藏。

  杨海从小就在修炼中展现了极强的天赋,深得其师尊和门派的重用,于是他便以为自己是神选之子,未来的吾剑派掌门人。

  然而,心高气傲的他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竟被师傅新收的小师弟处处压一头。

  这位新师弟自然就是少年时的燕弘方。

  后来老掌门羽化之后,宗门的掌门位置,则落在智勇双全的燕弘方手中。

  这番决定是老掌门亲自任命的,因为他再清楚不过自己两个徒弟的心性,杨海虽是一个合格的优秀修士,但其人气度太过狭小善嫉,平日里就喜欢以公谋私,并不适合担任一派之掌门。

  而反观燕弘方足够有天分,足够勤奋,也足够聪明大度,善用人才,是接任掌门职位的不二人选。

  杨海自然不服气,他没想到自己为宗门劳心劳苦了半辈子,却只落了个大长老的名号!

  所以他表面上兢兢业业辅佐燕弘方和其独子燕睢,暗地里却搞了不少小动作,将宗门的权力一步步向自己这边划分,就等着有朝一日扳倒父子俩,自己继承吾剑派大统。

  原著中,在当年的宗门大比,燕睢惨遭莫云寒斩断了本命灵器,遂元气大伤、修为倒退,甚至伤到了根基,这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元婴初期无法进阶。

  他手部的经脉也被雷霆剑意尽数斩断,日后再也无法持剑。

  这无疑让他剑修天才的前半生彻底沦落为人尽皆知的笑话。

  也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心魔梦魇。

  而杨海却故意借着爱才之名将莫云寒收为门下弟子,耗费无数资源,将其从元婴期培养成化神期,成为当世绝代的天才剑修,并经常用莫云寒刺激本就不太聪明的燕睢,无疑于日日揭开他的伤疤,在伤口上撒盐水……

  终于。

  燕睢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他变得整日疯疯癫癫,饮酒麻痹自己,一日饮醉酒后独自离开宗门,随不知所踪,彻底消失在了众人面前,直到大结局也生死未卜。

  燕弘方也由此受到重创。

  他爱妻早逝,从小捧着长大、被自己视为希望的独子也不知所踪,生死未卜。

  这一打击带给他的伤害无疑是沉重的
  心魔因此种下。

  毫无疑问,他渡劫失败,最终成了个废人。

  原著并没有说他的结局如何,但肯定也不是个好结局。

  而杨海则如愿以偿成为吾剑派的掌门,但在他的管理之下,综合实力位居八大仙门前三的吾剑派却与日式微,门派内人心大乱,最终他只好将盛名已久的莫云寒立为下任掌门,并为他开放剑冢,取得神剑龙骨剑……

  扯远了。

  话题再从原著中转到现实。

  虽然这一世,燕睢并没有走上原著上的老路,燕弘方也应该没有诞生心魔,但叶烟有预感,此事绝对跟杨海这个大祸害脱不了关系!

  燕掌门是个性格爽朗大方的大叔,平日里也帮了她很多忙,叶烟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如原著中般成为一个废人。

  “你在想什么?都走神了?”

  燕睢出声让叶烟回神。

  他依旧疑惑不解道,“大长老到底怎么了?”

  在燕睢这单纯傻孩子的心中,杨海一直是一位对自己关爱有加、值得尊敬的长辈。

  “杨长老跟我爹可是师出同门的师兄弟,两人之间情同亲手足,这次父亲闭关出现意外,他可是忙里忙外找了不少医修。”

  “父亲病重在床,宗门的上下事物也都落到了我们两人头上,如果不是他帮我一起打点,我都没时间过来见你。”

  叶烟看着燕睢一副为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宿敌努力辩解的模样,她真想给他一个大耳巴子。

  这孩子真是又单纯又傻。

  “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叶烟叹了口气。

  空口无凭,她要在父子二人面前,亲手揭开那个杨海的真面目。

  “掌门师傅那里,你也不必担心,我这里有种丹药或许可以救他,但是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找材料炼丹。”

  “在这段时间,你先回宗门好好呆着,照顾好掌门师尊,如果没事就最好不要离开宗门。”

  防止给其他别有用心的人提供害人的机会。

  叶烟话音一转,变得冷凛如霜,看向不明所以的燕睢严肃道,“一定要密切注意大长老杨海和莫云寒的动静。”

  “尤其是大长老杨海,切莫不要给他接近掌门师傅的机会,也不要任用他找来的各种医修……”

  “不要问我为什么,你照做就是,可懂?”

  燕睢一时语塞,垂在身侧的双拳紧了紧,喃喃道,“你的意思是说……”

  他只是单纯,不辨人心是非,但并不是傻。

  叶烟这一番话他自然听出了某些门道。

  叶烟欣慰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不会骗你,如若不信,一个月之后自会真相大白。”

  “好,那我先回宗门,等你一个月后回来。”

  话罢他便离开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