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文娱之我只是个演员 > 第347章 考虑

第347章 考虑

2023-05-02 作者: 我就是红
  第347章 考虑
  叶旋嘀咕了一句,她自己并没有在意,可是站在她一侧的林佳栋和瘦长脸的张照辉在愣神了一刹那后,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

  不敬业?
  不敬业!
  这简直是瞌睡立刻就有人送枕头,拿着把柄往他们手里塞呢。

  此时,大高个、皮肤黝黑的姜浩文突然出声问道:“你们谁了解,昨天的王晖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以前他对内地的态度很,很不友善。”他又补充了一句。

  林佳栋摇了摇头,道:“杜sir说他也不清楚,据说王晖自己说他有难处,没法说。”

  叶旋当即道:“什么难处?肯定是见钱眼开,被人收买了呗。”

  林佳栋听着叶旋的声音肆无忌惮,道:“小点声,别被人听到了。”

  “那,那又怎么样?”叶旋反问了一句,可是声音仍很快低了下去,“他有脸做,还听不得别人说了?”

  上了年纪的卢海朋听着几人的讨论,道:“不敬业这个说法,对他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影响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尤其是没有造成破坏性的实质后果的情况下,如果他的经纪人团队处理得当,于他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儿。”

  林樰听着几人的嘀咕,感觉愈发怪异,这些个人,平时都不以聪明著称,鲜有干成正事儿的,可是怎么考虑起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儿来,反而面面俱到了。

  姜浩文此时突然道:“我去趟洗手间。”

  今天拍外景戏,尽管是在市区内,可是去厕所仍要走好几百米。

  林樰同样不想掺和这些,他只希望安安生生的把戏拍了,把钱挣了,然后趁早回去。

  两人并排走了一会儿,离众人远了,姜浩文摸出了烟,给林樰一根,自己点了根,道:“晚上放工了,我想让郑钊强老师做中,请徐容吃顿饭,你去不去?”

  林樰听到姜浩文的话,正点着烟的动作的手抖了下,火机喷薄的火焰燎到嘴唇,疼痛之下,他下意识地吐出了口中的烟,迅速拿手抹了两把。

  姜浩文对林樰的反应倒也不觉意外,昨天晚上回去之后,他打电话问了几个内地的朋友,向他们打听徐容的情况,毕竟就要站在对立面,总要有些了解才是。

  大多数关系一般的评价都差不多,脾气好、做人低调。

  只有一个关系不错的,用了三个词评价。

  精明、心黑、手狠。

  而且那个朋友当时还问了一句话:“你是不是也向其他人打听过他?”

  姜浩文很纳闷对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也没隐瞒对方,承认自己已经问了四个人。

  结果那个朋友听后就是一阵苦笑,道:“没有意外的话,伱打听徐容的事儿,他本人应该已经知道了,如果你们有什么矛盾,能过得去,我建议你去低个头认个错。”

  姜浩文总觉得那个朋友说得实在太过夸张,可是今天早上杜其峰介绍他跟徐容认识时,听徐容说了一句:“听说你在内地的朋友很多,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多在内地转转,了解了解大陆的风土人情。”

  那一瞬间,姜浩文瞧着笑眯眯的徐容,只觉头皮发麻,尽管对方脸上展露着毫不掩饰的和善,可他总有种被毒蛇盯上了的窒息感。

  林樰没去捡烟,就那么站着,仰着脑袋,愣愣低盯着姜浩文,他直到此时仍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姜浩文大高个,胳膊上的肌肉是那么的壮硕,脸上的线条是那么的硬朗,任谁看了,都不会怀疑这是个比石头还要坚硬的家伙。

  可是所说的话,简直超出了林樰的想象。

  姜浩文望着林樰讶然的眼神,道:“不用这么看着我,徐容是个孤儿,我也是,他今年二十五岁,我今年四十五岁,他是内地新生代第一人,我是香港诸多的艺人里不怎么起眼的一个,我们差不多的出身,他在二十五岁取得的成就,可能是我这辈子都只能仰望的,我跟他,根本没法比,无论哪方面。”

  林樰摇着头道:“你太妄自菲薄了,人的一生,不能简单的以名利来衡量”

  姜浩文打断了他的话,道:“不是我妄自菲薄,而是我知道,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不可能没有运气的成分,但绝不仅仅是依靠运气。”

  他说着,拿食指点了两下太阳穴,道:“这么说吧,就凭我的这个,加在一块,可能也玩不过人家。”

  林樰总觉他过于夸张了,摇着头,道:“谁都是一个肩膀扛两个脑袋,我不故意为难他,他总不能挖个坑等着我跳吧?”

  姜浩文犹豫了下,道:“昨天晚上林佳栋闹的时候,你难道没有一点感受嘛,他们几个抑郁不得志,心里有怨气,总觉得来了内地之后就必须得马上发大财,谁挡着他们发财谁就不得好死,可是看看王晖、郑钊强、罗金福、赵宝瑞的态度,要知道开机到今天才10天,10天啊,几个人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你觉得咱们能撑多久?”

  林樰其实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他之前总以为他们几个是看在徐容作为资方代表的面上保持沉默,经姜浩文这么一提醒,他仔细回想了一番几人的态度,脸色突然严峻了许多。

  林樰回过头,指了指片场的方向:“要不要跟他们说一声?”

  “没意义,他们根本听不进去,或者说,对于内地同行,他们根本没有半点敬畏之心。”姜浩文笑了声,颇为感慨地道,“你要是不信可以去试试,人家可未必会领你的情。”

  而另一边的徐容,听到杜其峰喊出了“卡”,总觉得心里有点膈应的慌。

  他总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不过是坐在驾驶位置上摆了个姿势,结果,一场戏就这么拍完了?

  就像他走到路上,遇到别人掉的钱,也从来不会去捡,更没去买过彩票。

  在很早以前,他捡过几次钱,可是后来却发现,每一次捡了钱,很快就会丢掉更多的钱,每一次都是如此,次数多了,再看到路上别人丢的钱,他已经不敢再弯腰去捡,至于彩票,他不怕不中,而是怕中了。

  眼下的情况同样如此,他的片酬不低,按照电视剧行业的片酬标准,一般情况下一部戏打包三千万,以一两个月为拍摄期限,一天下来就是五十万。

  正常拍戏,哪怕某天只有一场,五十万的片酬,他从来不觉得拿的心虚或者理亏,国内的同行,肯定有人能跟他呈现同等水平的效果,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而如果什么也没做,就平白无故的得了五十万,他真怕哪天自己遭了报应。

  “各位,回啦回啦。”徐容跟杜其峰打了个招呼,又和自己的左右护法郑宝瑞、罗金福摆了摆手,就要上车返回酒店。

  市区内的外景戏围观的群众太多,他不像林佳栋等人,没什么名气,扔到人堆里谁也认不出来,光他身边被郑宝瑞安排着保护他人身安全的两个场务,想不吸引注意力都难。

  接下来尽管还有戏要拍,不过都是孙洪雷的戏份,和已经没什么关系。

  走到车边,正要上车,他突然瞥见不远一群头发染的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气势汹汹地挤开人群,向片场跑去。   
  他眯缝着眼睛,垫着脚跟,望着那群打扮不像正经职业的年轻人,心下没来由的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立刻对李亘道:“快点去跟杜其峰说一声,让他安排一部分人保护好设备,一部分人抄家伙准备干架。”

  见李亘发愣,他又忙推了他一把,道:“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类似的事儿,他拍《雪豹》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只不过当时对方人多,大家伙见势不对,直接掉头跑路了。

  后来又林林总总的听说了不少,也明白的整体侧策略。

  今天瞧着模样,只有二十来号人,和剧组七十多口人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他实在担心杜其峰缺乏对内地“风土人情”的了解,让人把设备抢了。

  他站着瞧了一会儿,却发现事情并非如同自己所想的一般,杜其峰领着四十多口人,一个个手里拎着家伙,跟一群人对峙着。

  而此时,李亘一路小跑了回来,道:“哥,已经报警啦,说是过一会儿就来。”

  徐容朝着杜其峰所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亘摊了摊手:“还是中午的事儿闹的,当时剧组不是跟人发生了冲突嘛,虽然没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但有几个小年轻确实挨了揍,能跟剧组动手的,也是有所倚仗,据说是有组织的,这不,人家找上门要求来了。”

  徐容乐了,问道:“就凭他们这二十多人?”

  李亘低声道:“人家可是专业的,而且,谁也摸不准,回头会不会有更多的人过来。”

  “他们要多少?”

  “一个人两万块钱医疗费,一共八万。”

  徐容点了点头,八万块钱,多倒是不多,可是实在闹心的慌。

  而且他清楚的记得,先前起争执的时候,有推搡拉扯,但剧组的人都比较克制,并没有造成围观的群众受伤,对方此时的行为,明显就是讹诈。

  而就在此时,领着二十来号青年跟杜其峰对峙的大高个光头中年突然扭过头,朝着身后说了句什么,引起一阵轰然大笑。

  李亘道:“哥,已经报过警了,你还是先上车歇着吧。”

  “哥?”李亘瞧着徐容脸上奇怪的笑容,“哥,你看什么呢?”

  而在不远处,哈哈大笑的中年望着远处那个熟悉的人影,不由愣住了。

  他迟疑了下,对着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转头就要往徐容的方向走。

  徐容一看陈大年就要来找自己,先是冲他摆了摆手,而后拍了拍李亘的肩膀,道:“去跟他说,我在前边的路口等他,等一会儿让他上我的车。”

  “啥,哥,你开玩笑的吧?”

  “让你去你就去。”

  徐容不想跟陈大年扯上任何关系,尤其是大庭观众之下,在港台,和社团有关系,是底气,但是在内地,尤其是以他的身份,沾上了除了麻烦,没有任何好处。

  而之所以认识陈大年,是因为这家伙是先前体验生活期间的好兄弟之一。

  个子高、块头大,很能打,足足揍了三回才揍老实。

  而看到这一幕的人不多,但林佳栋恰巧是其中一个。

  他趁着没人注意,跟着中年人到了街口,远远地望着他上了徐容的车,过了约摸十分钟左右,他又走了下来,脸上嘿嘿笑着,而某一刻,车里突然伸出一只胳膊,直直地冲着中年脑门上招呼,只不过被中年躲开了,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怒意,仍呵呵笑着。

  望着中年脸上略带讨好的笑容,林佳栋只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意袭来。

  他不畏惧徐容已知的背景,徐容的确具备一定的能量,但是中戏的系主任这个头衔并不足以让他畏惧,在汹涌的舆论大势之下,一家学校的系主任,也很难力挽狂澜。

  但是徐容此时所展露的“能量”,让他感到畏惧,因为在一些人眼里,法律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

  其他人谁都可以独善其身,因为他们还没有跟徐容发生过正面冲突。

  但是他不能,昨天晚上,他刚刚闹了一场,恐怕早已经上了徐容的黑名单。

  晚上,九点钟,当徐容准备好了第二天的戏,门铃被再次按响。

  来的人不是外人,左右护法。

  “徐老师,你留点心,有人恐怕没安好心思。”

  徐容听到罗金福的话,点了点头,道:“怎么?”

  “我白天隐约听到有人嘀咕,要整你。”

  徐容听着罗金福口中明显意有所指的话,笑着点了点头,对此他早有预料。

  郑宝瑞站在旁边,脸上笑着,心中气的牙痒痒,罗金福这孙子简直就是个小人,一天让人围着几个香港演员,明摆着就是抱着打听了消息后来邀功的想法。

  徐容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罗导啦,对了,李亘把合同给你了嘛?”

  “给啦给啦。”

  “考虑好了跟我说。”

  “好的。”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