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 第290章 掌握命运虚无之体,唯有过去才能主宰未来

第290章 掌握命运虚无之体,唯有过去才能主宰未来

2022-04-01 作者: 手摘枇杷
  第290章 掌握命运虚无之体,唯有过去才能主宰未来

  宇宙九重天上,诸多岛屿漂浮,一座祭祀神殿巍峨矗立。

  圣洁白袍单手紧握罗盘,体外隐隐有命运凝聚的祭祀长袍,复杂命数痕迹在流淌。

  用三千年后纪元灾难这个重大秘密做交换条件,终于说通了七冠王的老顽固。

  紧接着出动几个无上者围剿凰玄机,凰玄机早已窥探命数得知噩耗,疯狂在禁忌之地逃窜。

  可惜凰舞通过神族血脉感应,一直能锁定他的位置。

  毫无悬念,经过七天七夜的鏖战,宇宙规则都打碎成黑夜,凰玄机终是喋血殒命,亿万年道载烟消云散。

  这个曾经为了利益背叛七冠王的无耻之辈,也付出了无可挽回的代价。

  “轰隆隆!”

  星空泛起神异玄妙的涟漪,天地演化,混沌分开,甚至有光影重叠成一个个人影。

  徐北望披散的黄金头发上开始承载虚无缥缈的命数,整个人像是横渡未来的创世神。

  亿万异象祥瑞接踵而至,如月之恒、如日之昇、如忘川之堕,如黄金之瞳。

  命运虚无之体修炼到极致,于那琢磨不透的命运长河中,引发共鸣。

  不会沾染因果,更不会导致天罚天谴。

  但要说这种体质有多么逆天,那不尽然。

  相比宇宙星辰铸就的纪元不灭体,差距太大了,亦远远比不过阴阳道体。

  徐北望修炼它,只为了应对未来那个承载无穷无尽气运的大道之女。

  无敌道心坚信自己能独断万古,但不代表窥探危险什么准备都不做。

  那不是傲,那是蠢!

  大道无岁月,转瞬又是五年。

  期间日不落又开始夺命连环call,每天都有玉简绽放光芒,追问纪元灾难的详细情况。

  这群老祖宗还处于半信半疑中,自开天辟地以来一直运转的规律,怎么会在这个纪元时代颠覆掉?
  之所以带着一丝丝相信,完全在于太初疯子就是奇迹本身!
  从默默无闻到统治纪元时代,同辈间只手遮天,他创造太多不可能,缔造了前所未有的成就。

  他的话可信度再低,也必须慎重对待。

  徐北望没有回复,提醒一次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终归还要仰仗日不落第一序列的身份,他可不希望神族在纪元长河中损失惨重。

  “唳!”

  祭祀长袍破碎的声音好似神兽尖鸣,大殿崩碎成齑粉,白袍平静地走出九重天岛屿。

  ……

  无尽葬土。

  凰舞和凰如是屹立在残缺画卷,眸光有不易察觉的拘谨和尴尬之色。

  之前误会小望,差点因为七冠王叛徒跟小望生出无法弥补的裂痕。

  “无妨。”

  徐北望微微一笑,或许他自始至终都没放在心上。

  尊重她们,只是因为她们是娘娘的亲人,仅此而已。

  “小坏蛋,喵喵美嘛。”

  五年没见,红裙美少女哒哒哒跑过来,白皙的粉颈悬挂一条很普通的项链。

  这哪是炫耀项链。

  绿茶喵分明是挤了挤若有似无的沟壑。

  从以前的生涩的小苹果,规模如今到了大苹果。

  “丑。”徐北望懒得搭理她,走进葬土宫殿。

  软濡香甜的西瓜明显更香。

  “小坏蛋,五年了,你就不想喵喵么?”喵可爱委屈巴巴,又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徐北望止步,皱着眉头打量她。

  该怎么纠正她的绿茶属性呢?

  其实也难怪,毕竟蠢猫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整天被老大欺负,唯一学会的就是装可怜。

  长久以往,就养成了茶艺大师。

  “怎么想?”

  一袭曳地紫裙蓦然出现,如星海的碧眸透着深寒,直直盯着蠢猫。

  喵可爱脑袋一缩,咕哝道:
  “小坏蛋想喵喵了,那肯定更想你呀。”

  “不是有句情话是这样说的嘛,我和我的猫很想你,我没有猫,也没有你。”

  徐北望表情略显怪异。

  糟糕,绿茶喵还得往非主流的方向发展。

  “滚过来!”

  第五锦霜漠然地睥睨着狗腿子,转身走进宫殿,长裙一寸寸崩断,先是露出粉嫩圆润的足趾,随后是笔直圆润的大腿……

  这是扮演流么?徐北望瞬间出现在寝殿。

  “对了娘娘,等星空彼岸结束,咱们就成婚吧。”

  他突然开口说道。

  第五锦霜将足趾套进袜子里,手指突然一僵,黑丝就悬在脚踝。

  “为什么心血来潮?”她浓密的睫毛风情万种地煽动着,表情一如既往地清冷。

  “想成为夫妻,想娶你,想有这个仪式感,就这么简单。”

  徐北望踱步近前,帮她将丝袜捋上去。

  修炼命运虚无体质,隐约有种预感,自星空彼岸抵达生命禁区,他或许能通往第三纪元之前。

  也就是过去。

  届时不知道会停留多少修炼岁月。

  说白了,就是贪慕老大的身体呗,想早点阴阳交融,满足长达一千年的心愿。

  第五锦霜眼角压住了眸底的潋滟光华,沉默半晌,轻轻点了点精致下巴。

  ……

  琉璃色的苍穹,构造出春夏秋冬共存的诡异景色。

  春天万物生长、夏天的风爱慕发梢、秋天落叶积压满世界,冬天将山岳裹上寒霜。

  一切有生命的生灵都在传递惬意的情绪,犹如万古以来唯一的世外桃源地。

  这里没有混沌炁韵,甚至没有任何能量物质,连微风都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一袭雪白长裙静静屹立,天空烙印出一个金发白袍的俊美男子,双方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

  “别看了。”名唤清姨的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而来。

  白裙女子眉心微低,喟叹道:

  “我对不起他。”

  “没有您,也没有他啊,他也从没埋怨过。”

  清姨上前轻声安抚,天空这道虚影是她凭借记忆织就出来的。

  “他受了很多苦,是我狠心剥夺了他的气运……”女子依旧内疚。

  或许普天之下的母亲都一样,从不在意自己付出了什么,只会难过于没有给孩子遮风挡雨。

  清姨眼尾微挑,她怎么觉得徐北望过得很舒服啊。

  一副从未经受过坎坷的模样,唯有顺风顺水,才能养成泰然不惊、淡定从容的气度。

  “纪元长河、八个老东西共同缔造的大道之女,这将是他最难度过的灾难,可我却无能为力。”

  女子容貌完美无瑕,眉目精致到动人心魄,只有说起儿子,不可一世的气质才会转为柔情。

  清姨没再说话,第一纪元的使徒已经开始布局未来了。

  以毕生功力捏造一个未来的统治者,希冀于打破第三纪元之后的隔绝路。

  相比而言,主人的孩子没有任何优势,他也从未被命运眷顾过。

  清姨喟叹一声:
  “唯有过去才能主宰未来,他一定会安稳来到始墟时代,重塑宇宙秩序。”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