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2143章   新的条件

第2143章   新的条件

2022-11-27 作者: 暗影熊
  第2143章 ( )新的条件

  在众人焦虑和忐忑的等待中,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

  很快,当双方依次进入谈判会议室后,作为参赛者一方代表的小安妮、白夜叉、逆回十六夜、黑兔、久远飞鸟、春日部耀以及熊头牌无名共同体名义上的首领拉塞尔等几人,便终于如愿见到了那个发动恩赐游戏并打算置他们于死地的始作俑者。

  和她们之前根据调查到的种种情报所做出的那些个不确定的判断差不多,那果然是一伙老秦人!
  而稍稍让众人有些意外的是,那为首的,竟是一穿着古代秦朝甲胄、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但却全副武装、黑发黑瞳,和久远飞鸟的身高差不多,且还扎着一个高高单马尾,看起来十分飒爽的英气女将军?

  当然了,除了那个为首的主办者,也就是那个作女将打扮,堂而皇之坐在中间的英气年轻女人之外,对方身边还坐着四名样式装扮基本一样的随从。

  他们男女各半,分别坐在那个女人的两边,不过,从他们那都戴着的几乎一模一样的鶡冠和行为动作上就不难判断,他们那四人,身份地位肯定就没有正坐在中间的那个女人高,估摸着,就只不过是那个女将的侍从或者副官之类的存在而已?

  自然,那种事情就并不是很重要。

  眼下重要的事情是接下来的谈判,毕竟那关系到熊头无名共同体以及整个城市地区数十万人的生死存亡,那才是目前压在参赛者众人心头的大事!

  “……”

  “……”

  “……”

  “……”

  所以,此时此刻,白夜叉、黑兔和十六夜等人就也同样并没有太在意那些个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们就只不过是面色凝重地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并正襟危坐、表扬严肃地和坐在长桌对面的那几个身为主办者一方的对手默默地对视着而已。

  当然了,也许,也可以将之称呼为‘对峙’?
  “……”

  “……”

  “……”

  而同样,对面的那几个恩赐游戏主办者,那个女将领和她带来的那四个随从也都没有要急着开口的意思。

  那五人就只是默默地和白夜叉以及十六夜等人对视着,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也没有那种露怯或者是想要先开口说话的欲望。

  当众人落座后,双尾狐耳莉莉便及时出现,并温柔恬静地给与会的所有人都倒上了一杯正冒着滚滚热气的红茶。

  但可惜,那五人却看也不看,也更没有道谢的意思,就只是端端正正地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直到莉莉的离去也没有作任何反应。

  “……”

  “……”

  “……”

  “……”

  就这样,双方一坐下来就开始默默地对峙着,且竟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都没人去主动说一句话,也更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大的动作。

  “……”

  (Д≡д)!?
  于是乎,由于之前已经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而现在又互相对峙了十多分钟,所以,某个糟心的小女孩就终于是先忍不住了。

  “那个……”

  ⊙﹏⊙‖∣°
  “时间不早了哦,你们能快点开始了吗?”

  (^o^)
  “要打架就赶紧打,要谈判就赶紧谈,像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难道你们还能从各自的脸上看出一朵花儿来不成?”

  (ˇεˇ)
  在所有人齐刷刷的的注视下,安妮一点都不路怯,只是用那种萌萌哒童音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朝着双方不住地催促和怂恿着道,且丝毫不介意表达她自己对双方那拿捏做派的不满。

  而且啊,听她的那语气,似乎她就完全没有那种身为谈判中的一方,身为‘参赛者’代表的自觉和立场?
  (……)
  (● ̄ ̄●)
  “!!”

  “那个……”

  见状,看到双方的表情都因为安妮的话语而出现细微的变化且气氛稍稍变得有那么一点点尴尬和缓和之后,身为裁判的黑兔便当机立断,赶忙从长桌中间的那裁判席位上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各位!”

  “安妮说的对!”

  “继续浪费时间对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好处,那么,我在此提议,交涉正式开始!”

  “下面,将由我先介绍一下参赛者一方的与会人员。”

  “嗯……”

  “首先!”

  “我是黑兔,也是之前发起‘审判权限’并让你们双方坐下来进行友好谈判和磋商的裁判,同时箱庭月兔一族的成员。”

  “这一位,是白夜叉,箱庭东区的阶层支配者,同时也是掌控太阳与白夜的星灵,大型商业联盟共同体‘千眼’的一把手!”

  “这是‘熊头’无名共同体的首领仁·拉塞尔。”

  “那边刚刚说话的那一位,是‘熊头’无名共同体的重要成员,恩赐能力为‘奥术大法师’的安妮·哈斯塔阁下!”

  “还有这边的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以及春日部耀……”

  紧接着,黑兔没有迟疑,直接落落方方地将她自己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概地介绍了一番,并很好地掩饰了她之前的忐忑和不安。

  “不对!”

  =('ヮ'=)
  “黑兔姐姐,‘奥术大法师’是职业,才不是什么恩赐能力呢!”

  (^~^;)ゞ

  然后,理所当然的,听到黑兔姐姐又说错了,安妮便赶忙举手并好心地纠正着对方话中某些的语病。

  “……”

  可惜的是,黑兔并没有去搭理安妮的话茬,只是绷紧着脸,略微有些紧张地看向了另一边坐着的那五人并忐忑地问道。

  “那么!”

  “主办者,你们能进行说明和介绍一下吗?”

  毕竟,即便是裁判,黑兔也并不知道前来参与会议的那五名主办者的真实身份,且箱庭中枢也没有任何的透露。

  “……”

  “……”

  “……”

  然则,那五人却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只是偶尔用那蕴含着杀气的眼神偶尔朝着黑兔扫去。

  许久!

  当黑兔以为主办方可能不会搭理自己,然后正尴尬地想着要怎么才能继续下去的时候,那个穿着古代秦朝甲胄、全副武装、黑发黑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和久远飞鸟的身高差不多,且还扎着高高马尾的英气女将军就终于开口了。

  “在下白姬!”

  “旁边的这些,是我的副将。”

  “不说也罢!”

  那个自称‘白姬’的女人用那种冷漠和略微有点低沉的女低音沉声说着道,且从她的声音就不难判断,她似乎对于这一次的谈判隐隐有些不满?

  不过不满也没用!
  毕竟,那可是黑兔发动的审判权限,在箱庭中枢的监视下,除非她们愿意看到恩赐赛被撤销,不然就必须是要到场的,而那,便是身为月兔一族的黑兔的真正价值。

  “噢?”

  “是白姬?”

  “不是白起吗?”

  闻言,对面的逆回十六夜心下一惊,然后忍不住轻声惊呼着问道。

  “……”

  可惜,对面为首的那个女将领,那个白姬却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十六夜而已,并没有去搭话和回答。

  “白姬?”

  “唔…….”

  “虽说从没有听过,但……”

  “从汝等的装扮上,咱隐约记得,大约是五百多年前?”

  “箱庭西区出现了一个名为‘秦’的共同体,那些人装扮和汝等很像,刚一出现便有上万人之众,且全都拥有控制陶土的神奇恩赐能力外加精湛的战技!”

  “之后,他们便迅速在西区站稳跟脚并很快发展壮大。”

  “现如今,他们那个共同体已经占据了箱庭西区很是不小的一片区域,隐隐有成为霸主的趋势。”

  “咱突然在想……”

  “汝等,该不会就是西区那个‘秦’共同体的人吧?”

  而就在这时,白夜叉开口了,并就如同是想要同时给在场的安妮、黑兔、十六夜等人去讲解和说明一般,直接慢慢将她这个东区阶层支配者所知道的所有相关信息都给尽可能详细地给说了出来。

  当然,她也一点都不去掩饰她语气中的意外,似乎连她白夜叉自己也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人专门从西区巴巴地跑到东区的这个边境城市来对她们下狠手?
  想想也是,箱庭世界可是一个有着恒星表面那么大的世界,而从西区跨越到东区,就算是沿着直线,如果没有她白夜叉的那种传送手段的话,普通的赶路方式,就算是用最快的那种飞行方式,也最少要飞上个一年半载的!

  “秦?”

  “白起……”

  “白姬?”

  “原来如此!”

  而听到白夜叉那么一说,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拉塞尔和春日部耀四人赶忙互相用眼神交流着,并很快就纷纷惊讶地惊呼出声,同时脸上也各自露出了那种了然的神色。

  很显然,他们知道,对方的那个共同体,很有可能就是某个位面世界的秦帝国由于某些缘由而在这个箱庭世界这里显现了。

  毕竟,箱庭世界是基于所有真实存在的宇宙位面世界而建立的‘第三观测宇宙’,所以,现在这里出现了他们熟悉的某些存在,出现了那种传说或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物和国家,那似乎也并不是太让人奇怪和惊讶?

  “不对。”

  “不是‘秦’。”

  然则,让白夜叉和十六夜等人再次错愕不已的是,这时候,那个女将领又开口了,并还用那种低沉且如同没有丝毫情感的语调驳斥了白夜叉的话。

  “竟然不是?”

  “等等!”

  “那汝等是……”

  脸上一怔,然后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记错了的白夜叉,便一边盯了一眼那个女将领的那张笃定的脸,一边缓缓端起她面前的茶杯喝着茶水掩饰尴尬并努力去皱眉重新思索起来。

  “……”

  “不是‘秦’,是‘大秦’!”

  万幸的是,这个时候,没有等号称在这个堪比恒星一般巨大的箱庭世界里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白夜叉继续去胡乱猜测,那个女将领便出声并纠正着,差点就没有让正在喝茶的她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

  “……”

  “……”

  “……”

  于是乎,觉得己方几人是被对方给蔑视和调侃了的白夜叉、十六夜和拉塞尔等人便纷纷怒睁着双眼着朝对方瞪去。

  “……”

  “……”

  “……”

  只可惜,身为主办者的对方却并不以为然,同时也不再去多说什么,只是回以白夜叉和十六夜等人一个个冷漠和无惧的眼神。

  “那个……”

  “请大家保持克制?”

  “可以吗?”

  不得已,看到双方隐隐有加深矛盾的趋势,黑兔赶忙出声阻止并提醒着道。

  “总之!”

  “我现在宣布:关于恩赐赛「长平之困」审议决议以及交涉正式开始!”

  “首先!”

  “受参赛者一方委托,现我正式向主办方提出交涉和质问:这一次的恩赐赛,那胜利条件,是否存在不完善的地方?”

  接着,不等众人继续说点什么,特别的不愿意看到某个正跃跃欲试的小家伙做出某种过分的举动并继续恶化双边关系,黑兔便赶忙正式宣布了交涉谈判的开始,并直接根据之前的某些商量好的情况向主办方发起了诘问。

  “没有。”

  “我方对胜利条件的设置没有任何不完善的地方。”

  “那是经过了严密的计算的。”

  “对此,我方不作任何解释!”

  这一次,那个女将领白姬没有开口,只是她身边的一个女随从直接出声并清脆且坚定地大声说着。

  “诶?”

  “贵方确定是这个回复吗?”

  “先声明!”

  “我的双耳能和箱庭中枢连接,如果贵方提供错误信息的话,会立即被识破并被箱庭中枢惩戒的!”

  听到主办方的话,黑兔一怔,接着便赶忙板起了脸并郑重地再次问询道。

  “……”

  “……”

  “……”

  可惜,主办方却又不开口了,就那么冷冷地瞥着她,示意黑兔可以继续了。

  “嗯……”

  不得已,黑兔的双耳开始抖动起来,如同天线般开始去连接距离东区边境这里不知道有多远的箱庭中枢来。

  “!!”

  “那个,各位,根据箱庭中枢的反馈……”

  “这一次的恩赐赛,确实没有任何不完善的地方……”

  “所以……”   
  很快,通过和箱庭中枢连接的黑兔在得到了反馈后,虽然她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但是,她却不得不对正翘首以盼的白夜叉和十六夜等人投过去了一个歉意和沮丧的眼神并如此说道。

  “喂!”

  “兔子,根据‘审判权限’中断比赛的原则,我方现在准备增加一个对我方有利的条件,没问题吧?”

  看到黑兔果然表示从箱庭中枢处获悉恩赐赛没有任何的问题后,那个女将领便又一次开口了,并直截了当地用那冰冷的语气表示着要增加难度。

  “…….”

  “是的。”

  “根据箱庭中枢的规定,作为中断比赛的惩罚,如果参赛者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在比赛重开的时候,确实是应该给主办方提供有利条件。”

  先是看了看白夜叉和十六夜等人,然后,虽然心下很是不忍,但是,黑兔就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表示确实是那样没错。

  “很好!”

  “现在我方决定!”

  “将恩赐赛胜利条件增加三倍!”

  “也就是……”

  “贵方需要在剩下的二十多天时间里,储备足够数十万人吃九年的粮食?”

  说完,那个女将领便冷冷地瞥了一眼桌上不知道是谁放的那张契约。

  “!!”

  “什么?!”

  “这!!”

  “这更加不可能完成了!!”

  “你……”

  闻言,在场的白夜叉、十六夜、黑兔以及拉塞尔等人便齐齐瞬间惊呼着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同时脸上还全都是那种难以置信和无比绝望的神色。

  因为啊,他们都看到了,此时此刻,原本已经显示‘百分之二十一’的储备量在对方的话音刚落的瞬间,就直接飞快地倒退并变成了那可怜的‘百分之七’?
  “这!”

  “我不明白!”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或者我们这个地区的人,好像从来都没有跟你们西区的人起过任何冲突,不是吗?”

  不得已,此时心下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绝望的黑兔便没忍住,竟没有等白夜叉或者十六夜等人授意,就直接转头朝着那仍旧好整以暇坐着的五人瞪去并连声质问起来。

  “……”

  “这个问题我方本可以不回答的,但,既然尔等问了,那说说也无妨!”

  “其实很简单!”

  “原因就是,我‘大秦’觉得,你们存在着威胁?”

  接着,那个女将领白姬便将她们发起恩赐赛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原来啊,很久之前,‘大秦’共同体的斥候便发现了东区边境这里的黑兔并在持续关注着,并还准备在适当时候出手招揽?
  可惜,两个多月前的某一天,她们却突然收到情报,说是斥候察觉‘无名’隐隐有开始崛起的迹象?

  接着,她们还先后收到‘无名’共同体灭亡盖斯帕,再收珀尔修斯,接着还在北区那阶层支配者珊朵拉·特尔多雷克的诞生祭典中大放异彩,前段时间又招揽了一个本该灭亡了的强大马戏团,外加和东区阶层支配者白夜叉越走越近等等?

  于是啊,觉得继续放任下去很可能会让眼前这个‘无名’共同体真的会重新成长到当初那个将旗帜插遍东区的大型共同体的‘大秦’便毅然决定:必须要将‘无名’扼给杀于萌芽之中?
  紧接着,拥有着杀神‘白起’的相关恩赐能力的女将白姬便被派遣并来到了这里,并在悄无声息间布下了那个让‘无名’焦头烂额且近乎绝望的‘长平之困’恩赐游戏。

  “可是!”

  “我还是不明白!”

  “我们‘无名’和你们‘大秦’从未产生任何的交集,你们在箱庭的西区活动,我们在东区这里,而且还是边境的最外层,怎么就突然威胁到你们了?”

  “还有!”

  “就算我们‘无名’重新成长起来,恢复往日的势力范围,夺回自己的旗帜和名字,也和你们共同体无关的吧?”

  听到是那种无厘头且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可笑缘由,黑兔急眼了,并再次不等白夜叉和十六夜开口就再一次继续大声急促地反驳着。

  “哼!”

  “我大秦注定要在箱庭这里横扫六合威震八方!”

  “既然尔等拒绝招揽,与我为敌,就自然是需要将尔等扼杀于摇篮之中的!”

  “还有!”

  “尔等该不会以为……”

  “那贾尔德·盖斯帕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共同体而已吧?”

  很意外地,那个女将领在解释的同时,还再一次提起了某个‘老虎人’的共同体名字,并成功让黑兔、十六夜、飞鸟和春日部等人心下齐齐一震,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你们……”

  “……”

  这下子,终于获悉了某个关键缘由,知道对方并不是没有任何理由后,黑兔先是握了握拳,最后却又不得不松开并无话可说,只是脸色很是有些难看和沮丧,以至于这个交涉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主持下去了。

  “等等!”

  “咱有一个问题……”

  这时,看到黑兔终于不再吱声,白夜叉便赶忙阴沉着脸并对着那个女将领白姬缓缓开口问道。

  “汝等为何也将咱这个东区支配者给拉入了恩赐赛?”

  “咱记得……”

  “咱东区和汝等西区隔着很远很远的,对吧?”

  “汝等这么乱来,就不怕咱以后的打击报复?”

  白夜叉眯着眼一字一句地说着。

  而从她的语气就不难判断,她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一旦这一次的事情告一段落,一旦她真正脱困的话,想必就肯定会打击报复回去的吧?
  “打击报复?”

  “呵!”

  “是的,阁下是白夜叉,是掌控太阳与白夜的星灵,大型商业联盟共同体‘千眼’的一把手,同时还是箱庭东区的‘阶层支配者’,对吧?”

  “可……”

  “那又如何?”

  “正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眼下,吾等不费吹灰之力,不费一兵一卒,便将尔白夜叉困杀于此,尔纵有天大本事,又能奈何?”

  说完,那女人便挑衅一般抬头并冷笑着和白夜叉寸步不让地对视着,且丝毫不掩饰她对白夜叉那所谓东区阶层支配者身份的蔑视。

  “你!!”

  呯!
  猛地一拍桌子,白夜叉就站了起来,然后差点就没忍住要直接发飙。

  “不要!”

  “白夜叉……”

  幸好,这个时候一旁的黑兔拉住了白夜叉的手,并抿着嘴缓缓摇了摇头,同时还努力用眼神暗示着一些什么,好歹让白夜叉不得不又忍着怒气缓缓地坐了回去。

  “哼!”

  “明智的选择!”

  看到白夜叉最终选择忍让,那个女将领便难得地露出一个笑容并点了点头。

  当然了,那毫无疑问是得意和满足的笑容,可能在白夜叉看来,她如果不笑的话就才会更好一点?
  “况且……”

  “即便尔白夜叉没有被困住,眼下我‘秦国’共同体身为西区霸主,只怕也不会怕了你!”

  顿了顿之后,那个女人才这么再一次冷笑着补充道。

  “……”

  很难得地,这一次,白夜叉没有发飙,也没有作任何反驳,只是冷冷地盯着对方。

  不过,此时她脸上的表情看过去如同是挂霜一般,冷得有些瘆人。

  “好了!”

  “这个交涉没有任何意义!”

  许久,看看白夜叉一方的参赛者代表不再说话,那个女将领想了想,便有些不耐烦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尔等还是死了心吧!”

  “我方是绝不会做任何退步的,除非……”

  “尔等无名和白夜叉愿意无条件并入我大秦,并无条件听从我大秦的任何命令?”

  接着,说到这里,那个女人顿了顿,并再一次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

  但她很快就失望了。

  “……”

  “……”

  “……”

  “……”

  因为,此时此刻,她发现,即便是在绝望之下,即便非常地沮丧,即便是面对失败和死亡的威胁,黑兔、白夜叉和十六夜等人也都没有任何想要屈服的意思,只是用那种愤怒和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罢了!”

  “尔等看来是不愿意轻易屈服,那便拭目以待吧!”

  接着,看到白夜叉、十六夜以及黑兔等人虽然绝望,但仍旧还心存侥幸后,那个白姬便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便摆摆手,就准备带人退场。

  不管怎么说,对于这个谈判,她本来就没有抱什么太大的希望,且也不是她原本的意愿,那就不过是那只黑兔强行使用审判权限逼迫她们现身,然后让她们不得不来就范而已。

  而现在,既然走完了过场,那她就自然是该离开了。

  “等等!”

  ()
  终于,直到这个时候,之前一直都在看戏,一直都没有作任何干涉的安妮忍不住开口了,并还一个闪现,就出现在了那五人的跟前。

  “黑兔姐姐……”

  (ω)
  “虽然不能打她们,但是,抓起来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
  安妮完全无视了那四个护卫拔剑在手的戒备动作,就只是冲着黑兔大大咧咧地脆声问着,并还举起了她手里的小熊,似乎真个做好了随时动手,随时制服那个凶凶的女将领姐姐,直接来个擒贼擒王,将对方拿下充当人质的准备。

  “不要!”

  “不行!”

  “就算是只抓起来也不行!!”

  幸好,没等安妮真个动手,黑兔便急忙飞身一跃过去,并还死死地伸手拦在了双方之间。

  “安妮!”

  “任何一方发起任何敌对的攻击行动,都会被箱庭中枢判定失败的!”

  “你绝对绝对不能那么去做!”

  说着,拦住了安妮后,再看看白夜叉和十六夜似乎也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不得已,黑兔只得看向了那个女将领以及那四个已经拔剑在手的护卫随从,示意对方可以离场了。

  “……”

  “……”

  “……”

  见状,那五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新收起了长剑然后径直鱼贯离开。

  “喂!”

  ()

  “你们可别得意,人家可是有办法完成那个胜利条件的!”

  (`^)
  看到打也不能打,抓也不给抓,没办法,安妮只得恨恨地朝着那个正不慌不忙踱步离开的五人,特别是那个凶凶的大姐姐背后喊了那么一句。

  “噢?”

  “是吗?”

  听到安妮的话,很意外地,那个女将领竟缓缓地停了下来,并再次转过头来,轻蔑地朝着安妮上下打量着。

  “我听说过你!”

  “这样吧!”

  “既然你那么有自信…..”

  “咱们不妨更改一下失败的惩罚,如何?”

  接着,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些什么,那个女人竟没有再急着离开的意思,而是沉吟了一小会后,便阴恻恻地笑着看向了黑兔、白夜叉、十六夜等人,并在扫了几人一圈后才重新看向安妮并如此这般提议道。

  “!!”

  “这……”

  闻言,能做主的十六夜就当然是赶紧和白夜叉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开始考虑起来。

  “改就改!”

  (`^)
  “谁怕谁啊?就这么说定了!!”

  o(*`ー)o
  没有什么意外,这时,没有等白夜叉和十六夜想好,安妮便想都不想,直接迫不及待地满口答应了下来。

  (……)
  (● ̄ ̄●)
  ——————————

  ()记得投月票哦~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