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怎么办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结局(上)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结局(上)

2022-12-01 作者: 沧笑笑
  直到萧沧箬二人离开后,一直站直的未茗也没有人注意到,或者说,就算有人注意也没有人在意。

  古玙停在空中,望着萧沧箬二人消失的位置,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萧沧箬这人,在面对与叶郁离无关的事情之上,真的是理智得近乎绝情。

  遗址,某处雪山。萧沧箬和叶郁离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山脚处。

  “你来这里是打算做什么?”叶郁离看了一眼眼前的雪山,有些不解,寒族的领土和这里有什么关系?她记得寒族的入口不是在星落森林吗?

  “虽然雪泠离开了寒族,但是对于寒族的了解,除了雪清霜,她是最了解寒族的人。”萧沧箬同样抬头注视着雪山,眸中划过一丝怀念。

  虽然她活了许久,但是以往的记忆加起来甚至都不如她作为萧沧箬这一世来的精彩。

  听到这话,叶郁离点了点头,寒族虽然超脱凡俗,但是却还是没有资格能让仙界帝女放在眼里,加上寒族原本就没有被造化和命运放在叶郁离这一生的经历之中。

  也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叶郁离对于寒族的了解其实并不多。而萧沧箬了解寒族,完全是因为这一世的经历以及萧寒天的存在,神族沧箬,自然是同样不会在这些所谓的低级族群之上浪费时间。

  “雪泠?”萧沧箬牵着叶郁离,缓缓踏上雪山。奇怪的是,原本有人靠近雪山都会现身的雪泠,这一次却没有了反应。

  越往山上走,萧沧箬越觉得这里不对劲。

  “这里……不对劲。”萧沧箬眉头紧皱,随后她松开牵着叶郁离的右手,双手结印,淡绿色的印记在萧沧箬手中凝实,最后缓缓升上天空,再然后直接印入整座雪山。

  “轰——”

  法印在接触到雪山的一瞬间,一道气浪以雪山为中心向周围蔓延,雪山周围的树木和灵植都被这气浪直接吹弯。
  “怎么会这么惨?”萧沧箬皱了皱眉,随后轻轻一跃来到叶郁离身边,牵着叶郁离的手,“走!”

  “嗯?”叶郁离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眼前的景象完全换了。

  空间一阵变换,萧沧箬和叶郁离二人来到半山腰,还是曾经萧沧箬进去过的那扇门,原本完好无损的大门已经破败不堪,在门前,还鼓着一个雪包。

  萧沧箬向前一步,在脚尖接触到地面的瞬间,一阵狂风刮过,原本的雪包已经消失,取而代之出现在原地的是一个黑白相间的身影。

  “雪泠?!”看到这人的瞬间,叶郁离赶紧上前查探着雪泠的情况。

  萧沧箬盯着眼前这个趴在雪地上的人,原本洁白的衣裙之上,沾染上许多鲜血,这些鲜血随着时间的流逝氧化变黑,最后在衣物上结块,让雪泠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狼狈。

  叶郁离半蹲在雪泠面前,一只手扶起雪泠,另一只手为雪泠输送着仙力。

  “小郁,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萧沧箬看着叶郁离,柔声开口,“等我回来。”

  “好,你去吧,雪泠交给我。”叶郁离点了点头,朝萧沧箬微微一笑。

  萧沧箬回了叶郁离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随后直接踏入了那一扇破败的门。

  几乎是在萧沧箬踏入那扇门的同时,萧沧箬眼前的景象就发生了变化,原本的雪山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原。

  这片冰原萧沧箬并不陌生,但是现在这冰原之上多出了许多尸体。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全部是尸体,除了尸体,冰原之上还有鲜红的血液,看起来这里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在一众尸体中央,还站着一个人,这人一头黑发随风飘扬,身上的衣服也沾满了鲜血,让人看不出布料原本的颜色。

  “又有人来?”还不等萧沧箬开口,那中央的人缓缓转过身来,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但是萧沧箬还是敏锐地认出了这个人。

  “师……尊?”萧沧箬怔怔地开口,因为眼前这个人,赫然就是萧寒天!
  “嗯?”听到萧沧箬对他的称呼,萧寒天歪着头,露出了自己的眼睛,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萧沧箬所在的地方。

  当萧寒天看清萧沧箬的面容之后,一双浑浊的双眼忽然划过一丝精光,“小箬?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我也想问师尊。”足尖一点,萧沧箬落在萧寒天面前,看了一眼周围的尸体,萧沧箬皱了皱眉看向面前的男人,“这些人,师尊为何下杀手?”

  “这些?”萧寒天环视了一圈,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我想出去,他们要拦着我,我就只能把他们全部杀了。”

  萧寒天理所当然地开口,仿佛自己做的事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出去?师尊现在不是应该在仙界吗?”看着萧寒天的表情,萧沧箬皱了皱眉,随后不解地开口问道。

  “我忘记了。”萧寒天摇了摇头,“我醒过来就是在这里了。”

  “嗯?”萧沧箬垂下的手飞速结印,随后一道绿光在萧沧箬双眸之中闪过。在虚无之眼下,萧沧箬也看清了眼前这人。

  眼前这并不是真的萧寒天,不对,严格来说也是萧寒天,只是这人的本体是一堆雪。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拥有萧寒天意识的雪人。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扬起了萧寒天额头的头发,露出了一个白色印记。

  ‘灵侍?’萧沧箬内心一跳,她怎么不知道师尊飞升之前留下了灵侍?这个白色印记就是灵侍的标记,她不会认错的。

  灵侍,也是一种算得上禁忌的法术。灵侍通常是用在一些秘境或者世家宗门重要后代的守护上,灵侍的身体没有什么要求,但是对制作灵侍的修士有要求。

  要想制作灵侍,首先得将自己的灵识一分为二,这第一个条件就阻拦了九成九想要制作灵识的修士。

  分割灵识,不仅要承受千刀万剐的痛苦,一个不慎,自己就会走火入魔,灵识受损,整个人就会变得痴傻,这修士也就废了。

  这一半灵识才只是制作灵侍的第一步。灵识分割完成之后,还要用秘术和真元滋养,帮助灵识衍化成真正的完整灵识。灵识完整之后灵侍就基本成型了。

  除了这个,还需要帮助灵侍修炼,毕竟分割出来的灵识是没有修为的,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是灵侍,他们拥有和修士本身完全相同的记忆。

  最恐怖的就是这一点,因为灵侍和修士本身拥有完全一样的记忆、再加上灵侍是由修士本身分离出去的,灵侍经历的一切会同步到修士的脑海中,但修士的经历却不会同步到灵侍的身上。

  正因为这个,很多时候,修士往往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自己本身还是灵侍。

  一旦修士自己的意识混乱,灵侍就有很大可能失控。因为灵侍的本体是灵识,一旦灵侍失控,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修士,就有可能被这些修士用秘法捕获然后吸收。

  毕竟能制作灵侍的修士,无一不是修为高深并且有秘密要守护的人,灵侍身上的记忆,对于这些修士而言,是极具诱惑力的存在。

  一旦灵侍被吸收消失,修士本身也会受到反噬,轻则痴傻,重则失去性命。

  因此,九州之内,很少有修士会选择制作灵侍,而且,也没有什么情况必须用到灵侍。所以,其实九州之内,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灵侍了。

  萧沧箬盯着眼前的“萧寒天”,眼神有些复杂,萧寒天留下灵侍,肯定不是为了她,那……是为了什么?
  “师尊想要出去,是为什么?”萧沧箬轻声开口问道。

  “我感受到泠儿有危险。”萧寒天怔怔开口,然后抬起手,在他的右手处,一个淡蓝色的印记正不停地闪着光,而萧寒天有印记的右手也是异常的红。

  见状,萧沧箬伸出手,一道绿色神力缠上萧寒天的右手,不过瞬间,萧寒天的右手就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她已经没事了,你跟我来吧。”萧沧箬看了一眼萧寒天的手,然后转过身去。

  在看到周围这些尸体的那一刻,萧沧箬咬了咬牙,随后双手结印,这些尸体都缓缓消失。

  在尸体之上,同时浮现除了各色的人影,不过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至于上半身,而且所有人都双眸紧闭。

  萧沧箬手中法印一变,这些虚影全部涌入了尸体。这时候萧沧箬忽然有些庆幸,萧寒天和她一样杀人喜欢留全尸,不然要想复活这些人还要麻烦上许多。

  当然,这些虚影萧寒天是看不见的。

  “小箬?”萧寒天疑惑地看着萧沧箬的背影,“你在做什么?而且,你身上,为什么没有真元波动?”

  “没什么,师尊放心。”萧沧箬回头朝萧寒天微微一笑,随后长袖一拂,她和萧寒天都消失在了冰原之上。

  在萧沧箬二人消失之后没多久,冰原之上的鲜血竟然缓缓流回尸体之内,而且这些原本的尸体竟然都有了要活过来的迹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