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怎么办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能为力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能为力

2022-12-01 作者: 沧笑笑
  对于雪清霜这个人,萧沧箬自认为并不欠她什么的,在寒族的过去,她该做的不该做的可为寒族都做了,离开寒族的那一刻,她就再也不欠寒族什么了,更不欠雪清霜什么。

  听到萧沧箬这话,雪清霜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她……没有资格吗?连让她恨都没有资格吗?
  “既然如此,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雪清霜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然后直直地冲着萧沧箬就去了。

  在雪清霜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奇怪的红色物品。

  对于雪清霜的靠近,萧沧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左手神力一动,直接朝雪清霜的命脉而去。

  “住手!”就在这时,又一道身影出现在荒临冰原之上,并且一出现就朝雪清霜而去,试图为雪清霜挡下那道攻击。

  同时,古玙也想朝萧沧箬靠近,但是刚刚动了一下,古玙就发现了他全身上下就像是在有无数根针在扎他,如果只是疼痛古玙尚且还能忍受,可是,除了疼痛,他甚至无法挪动半分。

  “噗……”很可惜,这道身影还是晚了,萧沧箬的神力已经打在了雪清霜身上,雪清霜的血液顺着嘴角滴落。

  这个时候,雪清霜手中的东西也展示在了众人眼前,那是一个透明的瓷瓶,里面装满了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像是血液。

  当雪清霜的血液滴在瓷瓶中的那一霎那,整个瓷瓶的颜色忽然发生了改变,再然后,血液就像是煮沸了的水一样开始翻腾。

  最后瓷瓶更是直接碎裂,血液分成无数股细小的红色丝线,向萧沧箬缠去。在红色丝线接触到萧沧箬的那瞬间,萧沧箬脚底的白光忽然消失了。

  “万血缚?!”萧沧箬在看到这些血液的时候,也有些惊讶,神族超脱凡世,因此可在劫世来去自如。

  但有一种上古法术,可以让神族沾染上俗世的气息,从而让他们短时间离不开那个世界。

  萧沧箬震惊的不是万血缚本身,而是……雪清霜为什么会这个法术?

  “是……一个黑衣人,他曾经就让我看过你的结局,但是事情好像并没有往他给我看的结局发展。”雪无音来到萧沧箬身边,神色愧疚地看着萧沧箬,“抱歉,没有帮到你。”

  原来这个随后出现的人竟是雪无音。

  “无妨。”萧沧箬看了雪无音一眼,随后摇了摇头,随后再次看向雪清霜。

  黑衣人应该就是落闲了,只是,萧沧箬第一次知道,原来落闲对雪无音出过手?不过,萧沧箬有些不解,落闲为什么要给雪无音看她的结局?雪无音看到的,又有哪些片段?

  当萧沧箬看向雪清霜的时候,雪清霜的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意,就像是在说,‘真好,你走不了了。’

  萧沧箬再次抬手想到直接了结雪清霜的时候,叶郁离却忽然扯了扯萧沧箬的手,“箬儿——”

  同时,雪无音也往雪清霜所在的方向挪了几步,挡住了雪清霜的身影。

  “怎么了?”萧沧箬转头看向叶郁离,有些不解,她不懂,小郁和雪清霜应该没有什么交集才对,为什么小郁要阻止她杀雪清霜?
  “留她一命吧。”叶郁离对萧沧箬轻轻一笑,然后转头看向雪清霜,这人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对于雪清霜和萧沧箬的过去,叶郁离并不是那么清楚,可是她能从雪清霜的所作所为之中看出这人对于萧沧箬的上心。

  镜像世界的记忆,在很久之前叶郁离也已经消化掉了,所以,从寒族一行,叶郁离大概能看出雪清霜的本性。

  雪清霜,也不过是一个为爱疯魔的可怜人罢了。留她一命,叶郁离也只是想到了镜像世界的那个自己,那个时候,她亲手杀了萧沧箬。

  在她以为萧沧箬死了的那段时间,她和现在的雪清霜非常相似,甚至那时候的她比现在的雪清霜还要更加像是一个疯子。

  所以,情之一字,真的是最好的伤人利器,杀人诛心。

  虽然不清楚叶郁离为什么要为雪清霜求情,不过萧沧箬最后也还是放弃了取雪清霜的性命。

  不过现在,萧沧箬是真的一时半会儿不能离开了,不只是因为万血缚,而是因为……寒族。

  寒族严格上来说并不属于九州管辖,甚至也算不上严格的凡俗之地,失去生机之后会变成什么样,萧沧箬心里也没有底。

  想到寒族,萧沧箬忽然转头看向了叶郁离,“小郁……”

  “我明白,我陪你。”叶郁离微微一笑,握紧了萧沧箬的手。

  就在雪清霜对萧沧箬施展万血缚的这么些时间,淬炎和太上、林桁、岳皎皎等人都已经消失在了荒临,很明显,他们已经回到了仙界。

  至于言央等人,也早就回到了仙界,萧沧箬最先送走的就是言央几人,因为仙界的事情,也需要处理。

  落闲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仙界那个帝子也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家伙。

  得到叶郁离的回答,萧沧箬轻轻一笑,随后左手单手结印,驱散了叶郁离脚底的白光,然后萧沧箬右手轻轻一扯,叶郁离就被扯到了她怀里。

  一时不察的叶郁离在闻到萧沧箬身上那股专属的竹叶清香时,脸上浮现一抹红云。

  不过除了这个,还有一件事吸引了叶郁离的注意力,那是从萧沧箬胸腔之内传出的,强有力的心跳声。不只是心跳,萧沧箬的身体也恢复了原有的温度。

  “箬儿,你……”叶郁离忽然笑了起来,看得出,这是发自心底的笑意。

  “嗯——”知道叶郁离要说什么的萧沧箬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肯定了叶郁离的想法。

  得到萧沧箬的回答,叶郁离脸上的笑意缓缓扩大,不过叶郁离也没有忘记现在是什么场合,缓缓从萧沧箬怀中离开后,叶郁离在萧沧箬身边站定。

  虽然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是此时的叶郁离看起来却无比的……柔和?
  此时,见叶郁离留下,风言的眸中忽然闪过一抹光,他朝萧沧箬和叶郁离行了一礼,“帝女、沧箬神上,帝女尊贵,身边不能无人可用,还请帝女允许属下留下。”

  听到这话,叶郁离和萧沧箬同时看向了风言,叶郁离是有些诧异,对于风言的性格她是了解的,上面这话怎么看也不像是风言能说出的。

  至于萧沧箬,只是看了一眼风言,然后就看向了不远处的扶浅,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片刻之后,萧沧箬再次抬手,留下了风言。

  “多谢帝女!多谢神上!”风言垂首行礼,然后来到叶郁离二人身后站定,仿佛真的只是为了效命而留下来。

  此时,连清冽和墨星夜以及莫泽天,已经由相关势力的人扶着,站到了人族势力之后。

  至于妖族势力,从出现到现在都是一声不吭,唯有站在妖族势力之中的一个黑裙少女,在淬炎消失的时候,一直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黑裙少女自然就是希苑。在淬炎离开后,希苑缓缓收回了目光,漠然地看向前方,像个没有感情的提线木偶。

  萧沧箬听到风言的话之后,没有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风言一眼,随后带着叶郁离去到了地面上。

  在人妖两族势力之间,萧沧箬带着叶郁离站在其中。

  “参见神上、参见帝女!多谢神上和帝女出手相助!”在两人双脚接触到地面的那一霎那,人妖两族所有势力同时弯腰单膝下跪,朝两人行礼。

  现在在场还站着的,就只有墨星夜、莫泽天、连清冽以及……希苑和未茗。

  希苑眼神空洞地转向萧沧箬所在的位置,在看向萧沧箬的瞬间,希苑的双眼才聚了些许焦,但看起来依旧无神。

  只一瞬间,希苑就和其他一样,朝萧沧箬二人跪了下来。

  墨星夜和莫泽天相视一眼,也朝着萧沧箬跪了下去。至于连清冽,望着萧沧箬淡淡一笑后,仍然还是站在了原地,并未下跪。

  很明显,神医谷的仇,连清冽还没有放下,所有他不会像叶郁离低头。

  之前那个冒牌货的存在,风言等人都没有看出来,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看得出来了。就算最后冒牌货身份暴露,被萧沧箬揪了出来,但是她做的事还是算在了叶郁离的头上。

  仙界众人虽然知道但是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冒牌货做的事也没有伤及仙界,更何况,冒牌货也只是想回仙界,这些从仙界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想回去?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没有人取追究冒牌货到底做了什么。这些人也不会想要去和九州这些在仙界眼中是低级生灵的人去解释,说他们是受了虚假的指令。

  而真假郁离的事情,也更加不会有人向九州的人去解释。也正因为这样,连清冽才不知道现在的叶郁离不是那个灭了他神医谷的人。

  萧沧箬和叶郁离环视了一圈这一大片乌泱泱的后脑勺,最后相视一眼,消失在了原地。当然,临走前,萧沧箬用神力扶起了在场的所有人。

  至于人族和妖族之间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解决。而古玙……萧沧箬知道,在古玙选择成为天道的那一瞬间,她和古玙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她和古玙牵扯越多,就越会影响他最后的衍化。萧沧箬同样知道,古玙很可能是因为她才会那么选择,但是她能做的,也只有……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一旦牵扯到天道,萧沧箬就算是神,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但这份恩情,她会永远记住,她也不会忘记,那个有着最难听名字的人工智……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