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时空 > 医妃独步后宫 > 第四百章  答应我吧

第四百章  答应我吧

2022-11-30 作者: 扶绘
  可是自从竹子怀了他的孩子之后,竹子的位子在他的心里不由自主地重了起来,这让他也不得不时时刻刻的注意到面前的人。

  本来以为面前的人会点一点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面前的人却轻轻地笑了一下。

  “皇上,你可真是多心了,臣妾从来都没有生过皇上的气,的确,今天确实是让臣妾感觉到了,有那么一点点的扫兴,可是如果没有皇上的话,臣妾连出去都没有办法出去,这一切都是皇上给的,至于什么时候收回,这也是皇上的事情,我没有任何的怨言。”

  皇宫里面的人都说过,虽然竹子是奴隶出身,可是他的训练可是一般人所不能比的,底下的人都曾向他建议,让他让竹子来当这个后宫之主,可是他却拒绝了,因为在他的心里,这后宫之主的位置一直都是楚岚的。

  然而今天听到竹子说的这些话,他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良心有些不安。

  “不过虽然臣妾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但是还是有一些事情,感觉要是不问出来的话,心里会有一些不舒服,可否请皇上能够让臣妾给问出来?”

  虽然窦弘毅并不知道面前的人究竟会说什么样子的事情,可是从他的表情里面,他大概能够猜出,面前的人所说的事情肯定是跟今天他带回来的这个人有关的。

  果不其然,这竹子一说话,窦弘毅整个表情都变了。

  “臣妾其实也不想问别的,就想知道,今天你带回来那个女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虽然长得跟小姐一模一样,可他毕竟不是小姐,我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将他收为妃子,你能否告诉我你究竟把他弄回来是为了什么吗?”

  眼神真挚地望着面前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竹子现在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有那么一些些的不安。但默默的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肚子,仿佛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给自己一些心灵的支撑一样。

  窦弘毅看着面前的人,心里不断的纠结着,他到底应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面前的人。他知道不管自己究竟怎么做,面前的人都不会对自己有任何的危害,可是他却害怕自己所说的会伤害到面前的人。

  这种纠结的心理让他作为你的爱,本来想要离开回避这件事情的,可是没有想到面前的人却早一步将他留了下来。

  “皇上,臣妾希望你每一句话都能跟臣妾实话实说,臣妾并不害怕伤心,臣妾害怕的是,在皇上伤心难过的时候,找不到任何人来倾诉,当皇上心里有心事的时候,找不到任何人,敞开心扉,我希望曾经是皇上唯一的那一个人,就这一点就足够了。”

  窦弘毅看着面前的人,又看着他那挺着的大肚子,最后终于还是决定把所有的事情给交代出来了。

  “不瞒你说,这一次我把那个女人留出来,是想要以假换真的,那个女人和楚岚实在是太像了,就连我都分不清楚,那个人和楚岚,想必李绍元也未必能够分得清楚,所以我想让他当我们的间谍,到时候将它放到李绍元的军营里面扰乱军情。”

  都说将军自古以来都是无情的,这下子竹子终于知道了这句话,在这么些年中,窦弘毅都一直执着于跟李绍元之间的战斗。

  今天以前,竹子一直以为窦弘毅之所以执着这件事情就是因为心里面有一个执念而已。

  只要他把所有的执念给放下来了,那一切的事情就能够顺其自然的发展了,而现在竹子才发现,这事情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因为面前的人,他对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执念,而是早已经走火入魔。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的事情能够阻止他做不出这样子的事了,就连楚岚都不可能了。

  他默默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勉强的人,可是他却不敢问。

  而窦弘毅又何尝不是竹子心里面的蛔虫呢?他虽然不知道珠子到底在想什么,可是他还是能够猜到这里面的一二,所以他根本就不用竹子问,就自己说出来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子做是特别的残忍呢,可是竹子,你仔细的想一想,我究竟是为了谁而变成一个孤儿的,我业务究竟是为什么?与这个皇位擦肩而过,明明这一切都是应该属于我的,可都是因为李绍元才导致我现在过着这样子的人生,我只不过是想要让他得到他应该的报应,这样子有错吗?”

  看着面前的人那几乎是肝肠寸断的模样,竹子是真的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什么样的话语,这清官难判家务事,更何况这件事情是关于朝堂关于京城,他更没有办法去分别这件事情究竟谁好谁坏。

  可是他知道的却是,小米虽然一直嚷嚷着想要为自己报仇,可是无论以前也好现在也好,他都是不快乐的。

  竹子不愿意计较,窦弘毅的不快乐究竟是谁给的?可是他只希望窦弘毅能够自己振作一起来,不要再被这样子的事情给纠缠了。

  看着不说话的竹子,窦弘毅心里感慨万千,虽然面前的人已经成为自己的人了,可是窦弘毅还是会害怕,竹子额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楚岚以及其他人,毕竟竹子待在楚岚身边这么长的时间,和楚岚没有联系,她是根本就不相信的。

  窦弘毅一把抓住了竹子的肩膀,终于完全不顾形象地说道:“竹子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对我也好,对楚岚也好,都是充满了嫉妒和愤怒的,可是你要知道,在我最无助最寂寞的时候,是楚岚陪在我的身旁,他现在是我生命里面唯一可以看见的明灯,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好吗?”

  那如同桃花一样的眼睛大大的睁着,那如同和尚念经的话语,一时之间让竹子慌了神。

  可是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在面前的男人眼睛里面看到了泪水,虽然那内吹只是一声而过,却如同一个烙印一样,直接印在了竹子的心里。

  在经过了翻天覆地挣扎之后,他从你在面前的这个男人殷切的注视下,说了一句好。

  面前的男人着实是开心的,然而他的心却如同刀绞一般,就连他的孩子也在肚子里面不停地踢着他,仿佛是在告诉他这件事情,是他做错了一样。

  然而此时此刻的竹子管不了这么多了,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边让他痛痛快快的发生吧,他不想去管,也不愿意再去管了,就让一切随波逐流,让答案自然浮现吧。

  天空越来越黑,京城的夜色因为月亮的点缀而变得十分的美丽。

  此时此刻的楚岚正坐在高高的城墙上,默默的望着天空的那一轮圆月,心里却有着说不出来的空虚,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他总感觉自己的左眼皮在一直跳。

  这外面的人可都说左眼跳灾,右眼跳财。这让她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紧张。

  “怎么了?半夜三更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睡觉,在这里吹着冷风,难不成是心情不好吗?”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李绍元,楚岚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明天就是你们两个人战斗的日子,你真的就不能放他一条生路吗?你应该知道这一辈子我欠他的有很多,如果你还了他的话……”

  “我还可以下辈子还他……”李绍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朝着楚岚吼了过去,可是他知道,如果现在不去阻止楚岚的想法的话,以后就晚了。

  “你应该知道的,我和他向来都是水火不容,如今他已经到了这样子的地步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也别怪我,至于我们欠他的,若是有下辈子,我绝对会全数还清的。”

  还想要继续讨论这件事情,可是面前的人已经将话题给转变了,楚岚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下定了决心,没有办法的她只好草草的结束了这次聊天。

  夜晚悄悄来临,由于两个人意见不合只好分道扬镳,李绍元默默地送着楚岚回了帐篷,才静静的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实在是不行的话,就听楚岚的劝吧,说不定把窦弘毅给放了的话,他还会感谢自己,可是这个想法刚刚一想出来,李绍元便否决了。

  窦弘毅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只要他留下来的话,必定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威胁,与其让他活着,倒不如让他一了百了。在纠结之中,李绍元终于下定了决心。

  而在房间里面的楚岚却始终有一些担心这件事情,本来想要出去,再去向李绍元求一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刚一出门就被一个人狠狠的抱住了,她刚想发出声音一张布就放到她的脸上,她整个人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时间终于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还没有等李绍元彻底武装好的时候,外面就已经想起了剧烈的声音,那是底下的战士们击鼓的激动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李绍元由衷的感觉到了开心,实际上经历了这么久的努力,狼主不说百分之百,自己至少都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将窦弘毅给一把拿下,他相信这一次的窦弘毅绝对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胸有成竹地走出军营,他朝着楚岚睡的帐篷那看了过去。

  李绍元本来还想要会一会楚岚,可是一想到楚岚昨天一晚上为窦弘毅求情的声音,李绍元便打消了刚刚的念头。

  这战争的还没有开始,楚岚就已经决定让他放水了,要是这个战争真正开始了,怕是这个女子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止吧,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李绍元只好选择让底下的人把门守住,而自己带着一大波的人来到了战场。

  此时此刻的战场可谓是人山人海,而旁边的窦弘毅也骑着马十分高傲的走了过来。

  “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再一次相见,我们两个人竟然在战场之上,怎么大尾巴狼,终于将自己的尾巴给亮出来了呀,既然你今天有胆子来,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有勇有谋。”

  两个人一触即发,那场战争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为了能够让百姓们得以生存,李绍元基本上分了一半的兵力,导致前期处于弱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