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时空 > 医妃独步后宫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她反对了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她反对了

2022-11-30 作者: 扶绘
  “够了!”这德全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竹子就大吼了一声。这样子失常的模样,让底下所有的人脑袋里面的弦都崩了起来。可是竹子压根儿就不在意他们的表情是什么,他狠狠地望着在座的所有人,那模样简直是让恨不得把底下的人全部都吃了一样。

  “这小孩子不懂事,难不成你们大人也要跟着不懂事吗?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皇上要把这个孩子放到我们这,就是让我们将功赎罪,当初我们已经冒着背叛,皇上的风险将楚岚给送出去了,现在又要把这个孩子给送出去,你们是真的以为你们脖子上面的那颗脑袋很稳固吗?”

  竹子的话,让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也许是因为见到了奕元太过高兴的原因,他们一个个的都想满足奕元所有的愿望。然而他们却忘记了,奕元的愿望是建立在所有人的姓名之上的,若是这一次他们真的把奕元给弄出去了的话,怕是他们就很难在这个皇宫里面稳定下来了。

  “竹子姐姐,我知道这件事情关系着所有人的性命,可是我也不可能把我的母后晾在那一边。”

  竹子若有所思。

  “现在你肚子里面已经怀得有龙种,我相信,就算这件事情发生了,皇上也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孩子,也是你们两个人唯一的结晶。”

  奕元如果不提这件事情还好,可是一提到这件事情,竹子的心情就一下子沉闷了下来。

  是,的确,他怀里面的孩子的确是他用十分卑鄙的手段拿回来的。可是这也是他费尽千辛万苦的药来的,好不容易他得到了窦弘毅的正眼相看,可是到了最后还是被楚岚的替身给替代了。

  他心有不甘,他甚至恨不得让楚岚早一点死,可是如果没有楚岚的话,现在的他根本就不会是这样子的状态,他会一辈子当一个奴隶,受尽别人的欺负,他根本无法恨楚岚,他也没有办法把楚岚抛之脑后。

  他肯定要去做这件事情的,但是到底应该怎么做?他还要仔细思考之后才能下定决心。而现在的他,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把奕元给送出去。

  见着底下的人都傻乎乎的把自己给忘记了,竹子仅仅是把自己的目光投射在了奕元的身上。

  “你给我进来一下。”话语刚刚落下,竹子走向里面的房间。

  底下的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奕元根本就不害怕竹子,刚刚准备往前面走的时候,德全却拉住了他的手。

  “奕元呀,也别怪我多嘴,进去说话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惹竹子生气了,他所说的这些都是为了我们好,你可千万不要再让他难受了,还有他现在肚子里面还怀着一个小宝宝的,若是你让他激动了,那这个孩子肯定会有不舒服的……”

  抱歉婆婆妈妈的说说,奕元却理解面前的人所说的所有的话,这一次他回来,自己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子的结果,刚刚也是他自己不理智一心想着自己的母亲,在别人的阴谋之内,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人的命却肩负着所有的人的命。是他唐突了,也是他太自私了。

  等到德全啰哩巴嗦完之后,奕元才慢慢地进入屋子里。

  而竹子早已经在屋子里面等着了,他默默地将一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全程连正眼都没有看一下奕元。

  “你知道我当初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把你跟楚岚给送出去吗,那时候的我心想,我好不容易嫁给了我喜欢的那一个人,我一定要把那个人守在自己的身边,不让任何人侵犯,然而最大的敌人就是楚岚,所以我联合了小红,联合了德全他们一起把你们给送出去,本来想到你们出去了之后我就能过上好日子。”

  竹子轻描淡写地说着,那一句又一句风轻云淡的话,也仿佛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样,奕元默默的坐走到椅子上面坐下,全程都不敢跟面前的人说一句话,因为这样子的主子是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过的,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的坚强,而内心早已经千疮百孔。

  “只可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我费尽了千辛万苦把你给送出去,结果窦弘毅都不曾看过我一眼,直到我怀上了孩子之后,他才把我当做楚岚一样的对待。”竹子说着说着便打开了面前的盒子。

  那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个玉簪子。那是曾经窦弘毅送给楚岚的。只可惜楚岚从来不喜欢带这些东西,所以便把这些东西给收藏起来。

  而自从楚岚走了以后,竹子天天把这些东西戴在自己的脑袋上,一个是为了催眠自己,催眠自己就是楚岚,第二个是为了催眠窦弘毅,告诉他自己愿意当楚岚的替代者。

  “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特别的可笑,因为我宁可成为楚岚的替代品,待在窦弘毅的身边都不愿意放下现在的执念,去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可是当今天到了之后,我才发现我可笑的可不止这一点点。”

  再一次的把那个玉簪子戴在自己的头上,可是,奕元却很清晰的发现,这个玉簪子跟竹子的气质根本就不搭。即便是一个几岁的孩子,都发现了这个问题,那更别说是已经有着审美和思考的窦弘毅呢。

  奕元不能够思考出那个时候的窦弘毅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是它却能够看出现在的竹子,心里有多么的难受。

  “你知道吗?那个男人在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睛都钉在了那里,这个时候我便知道我永远都比不上楚岚了,哪怕是作为楚岚的替身,我都是不够格的。实际上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如同我和窦弘毅一样,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而楚岚和李绍元也是一样的,他们两个想要在一起,实在是太难了,并非我们两个人努力,这样能够改变,这个你懂吗?”

  说到了最后,竹子终于把自己的主题给说出来了,原来说到底,竹子还是希望面前的这个孩子能够死心。他不希望这个孩子成为第二个伤心的他,也不希望这个孩子因为这些执念,而伤到了自己。

  可是奕元却摇了摇头,他根本就不赞成面前的人的说法。

  “竹子姐姐,实际上我并不赞成你的这个说法,就如同你所说的那样,你明明知道皇上根本就不会把他的心放在你的身上,可是你还是爱了他这么久的时间,而我现在都还不确定之后以后究竟是怎么样的事情?我就是这样子放弃了的话,那以后我还能做些什么?”

  缓缓的上前轻轻地擦掉,竹子眼角的泪水,即便是不明白竹子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是他还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想要告诉面前的人,无论结局是怎样,他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决定做了,那他就永远不会后悔。

  竹子直直地望着面前的人,尝试过了千百次失望的他,竟然在奕元的眼睛里面,重新看到了希望。

  那时候的他明明也像奕元那样,即便是自己知道前路已经非常的漫长,可是他还是依然勇往直前。

  而如今,自己都已经有了窦弘毅的孩子了,可是现在他又开始退缩了,这又是为了什么呢?他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代替者,就像是楚岚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俘虏一样。

  既然他羡慕楚岚这样子的人生,那他为什么不做一些潇洒的事情呢?像是自己的心被面前的人给打开了一样,竹子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

  他这一辈子都跟楚岚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想要对楚岚见死不救,想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的,既然如此,他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可是现在这个皇宫里面,到处都是隔墙有耳,他不可能面前的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吧,你先在这里待下去你放心,这里都是你熟悉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对你不好的,好吗?”

  语气慢慢的变得缓和了起来,竹子已经接受了一切,他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小猫的肩膀。仿佛是要告诉小猫,不用担心一样,还故意让抓住他肩膀的手,使了一下力。

  小猫不知道面前的人究竟会不会帮自己,可是这么多年的相处,他对面前的人充满了信任,即便是他什么话都不说,小猫心里也感觉到了十分的安心。

  只不过小猫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顾虑,他顾虑的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他来到皇宫里究竟要干些什么呢?

  而在另一边的肖沁芸,
  刚刚的意外,差一点让他错失这个良机,他默默的看着窦弘毅送来的那一幅画像。如果上面的名字没有加上去的话,肖沁芸真的觉得这幅画就是在画的自己,这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和自己长得如此相像的女人?这简直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轻轻的用手摸着画像里面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肖沁芸只感觉到如坐针毡一样的感觉。他还是不服,为什么有着同一张脸?这个女人就受到这个王朝君王如此的爱戴,而他却成为别人的且受尽折磨,他不满上天对他的不公,他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事情。
关闭